經文:腓利門書1-3、23-25節


  這腓利門書固然是給我們看見,逃奴阿尼西母的蒙恩,生命的改變,保羅為他向他主人腓利門求收納。同時,也給了腓利門在屬靈上的幫助,以使他能更顯出與他蒙召的恩相稱的生活。除了腓利門和阿尼西母,保羅在這信中也提到另外八個人的名字。感謝主,他們各人在行事為人上所顯與他們蒙召的恩相稱的生活,同樣給我們激勵與提醒。


一. 亞腓亞、亞基布與提摩太

  我們曾說過,讀經者多認為亞腓亞乃腓利門的妻子,亞基布是他的兒子。但亞基布蒙恩,顯然也為主所召成為一個服事主的人,因為保羅稱他為與我們同當兵的,同時,在歌羅西書裡,他也請教會(相信是指負責同工)對他說:「務要謹慎,盡你從主所受的職分」(四17)。可見他在神家中服事的職分,對教會的幫助。雖然聖靈沒有藉保羅給我們看見亞腓亞是如何,但她與腓利門同心服事神的家卻是可肯定的,因為教會就在他們的家中。同時,相信她蒙恩,也必活出如保羅所教導的,沉靜學道,一味的順服,順服自己的丈夫(提前2:11,西3:18)。否則,對保羅要求腓利門收納這虧負了他們家的奴隸阿尼西母,她豈會沒有意見呢。但感謝主,她顯然在行事為人上是實在與她蒙召的恩相稱。腓利門的家實在像約書亞,他和他家都事奉耶和華(書廿四15)。今天我們蒙恩,我們的家是否也如此?

  對「提摩太」我們並不陌生。在保羅寫給他的書信中,稱他為「真兒子、親愛的兒子」(提前一2、提後一2),當然這是因在主裡的關係,所以保羅說:「因信主作我真兒子」。使徒行傳讓我們看見,他父親為希利尼人(可能很早離世,所以聖經沒有怎樣提及他),母親為猶太人。感謝主,提摩太從小就得著他敬虔的外祖母和母親在屬靈上的幫助,因為保羅在給他的信上說:「想到你心裡無偽之信,這信是先在你外祖母羅以,和你母親友尼基心裡的,我深信也在你心裡」;「並且知道你是從小明白聖經」(提後一5、二15)。在此,我們看見,家庭、父母對兒子是何等的重要,作為一個基督徒的家庭,理當在屬靈上認真的從小就建立在孩子身上,使他們從小就明白聖經,在信仰生活上作兒女的榜樣。當保羅第二次外出佈道到了路司得,遇見了提摩太,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都稱讚他,所以保羅就帶他一同去,在屬靈上栽培他。感謝主,提摩太待保羅也像父親一樣,並且與他同勞,興旺福音,求耶穌基督的事,關心神的教會(腓二20-23),如今他也與保羅一同坐監。至保羅被釋放,經過了以弗所,在往馬其頓去的時候,就勸他留在以弗所幫助那裡的教會(提前一3)。到保羅第二次在羅馬被囚,他照著保羅的吩咐,再往他那裡去(提後四9)。以後他也為主被關鎖了,但感謝主,在主的時間裡,他得著釋放(來十三23),得在服事到見主。在本書和歌羅西書保羅均以弟兄稱之,可見提摩太屬靈生命上的長進,保羅能以他一同服事教會,並腓利門所遇見的問題。在保羅與提摩太身上,我們看見一同真實蒙召的人,乃是能服事出後輩來的,而另一面,作為年輕的肢體,也當長進,竭力追求,以能合乎主用,接上見證的棒。


二. 以巴弗,馬可,和亞里達古

  我們也略提過,以巴弗與腓利門都是歌羅西人(西四12),他可能也是在以弗所遇見保羅的,但也許蒙恩信主早一點,在得救的同時蒙召服事,保羅形容他為忠心的執事,歌羅西教會在福音上就是從他得幫助的(西一6-7)。他也實在忠心服事歌羅西的教會,就是和保羅在羅馬獄中,仍常為他們竭力祈求,盼望他們能在神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而站立得穩。他為老底嘉和希拉波立也多多勞苦(西四12-13)。以巴弗的服事實在給我們的提醒,我們的服事,是否使人明白神完全的旨意,以致有充足的信心,就是經歷試探、考驗,仍能站立得穩?還是被服事者,心仍在主之外,受世界所吸引?

  馬可,他在保羅第一次行程,就作他和巴拿巴的幫手。只是因服事道路之難,就回耶路撒冷母家去了。雖然未幾他再回來,但在第二次旅程,保羅就不同意再把他帶著同往了,這事與巴拿巴意見不同,甚至彼此分道揚鑣(徒十五36-41)。惟感謝主,及後在巴拿巴的幫助,並彼得的帶領下(彼前五13),他再被主得著,且寫了《馬可福音》。後更與保羅同工(提後四11)。在此,我們看見在生命成長與服事上,我們人的軟弱,但感謝主,他藉像保羅一樣的長輩提醒我們,也藉如巴拿巴及有過同樣失敗經歷的彼得來幫助我們,使我們仍能為主所用,顯出與蒙召的恩相稱的生活、事奉,這實在是主的恩典。

  亞里達古,他是帖撒羅尼迦人(徒二十4、廿七2)。或許也是在那裡聽見保羅傳福音得救的,以後蒙召一直跟隨保羅而服事。從使徒行傳十九章23-29節的記載,可見他是個勇敢堅強的人。感謝神,不管我們是甚麼性格,只要願意奉獻自己,在主的手中,他都能用著我們。而從亞里達古身上,我們也學得功課,服事雖會遇困難,但當求主賜勇敢的心。


三. 同工的底馬,和醫生路加

  關於底馬,我們不曉得他何時蒙召,並在甚麼時候開始與保羅同工,因為聖經沒有告訴我們。但從本書並提摩太後書四章的記載,他在保羅第一次和第二次在羅馬坐牢的時候,都陪伴在一起。只可惜他不能在這跟隨主,服事的路上堅持到底,保羅對提摩太說:「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離棄我往帖撒羅尼迦去了」(10)。亞里達古能勝過帖撒羅尼迦的世界,但底馬卻軟弱而被世界吸引去。這實在是我們在跟隨主,服事主的路上的警惕,求主叫我們更多認識自己的不可靠,也更多靠主,使能忠心跟隨主到底。

路加,是個醫生(西四14),他也許在特羅亞蒙召,並加入了保羅的傳道行列。因為從特羅亞之後,使徒行傳的記述,筆法由第三者就改作第一身「我們」。我們曉得,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都是聖靈藉路加所寫的,所以「我們」顯然就是包括了路加自己。他從蒙召就一直跟隨主的引導,陪伴保羅,就是別人都不在了,他仍和保羅一起(提後四11)。他默默的服事,卻是把重要的信息帶給了眾教會,叫我們能更仔細的認識我們主的生平,並使徒們的腳蹤,福音的如何照主的吩咐從耶路撒冷傳到那時候的地極,教會在各處被建立。他所顯出的生命,主呼召他所走的道路與服事,都給我們留下佳美的榜樣。
 

 


問題一:今年再讀這腓利門書並信息的分享,有一點給你最深刻的提醒或幫助?
問題二:在保羅代問安的這些肢體裡,他們的故事,是否有給你反省或激勵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