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個月前還是夏天,有一段時間天氣非常熱,有一天我放假,較平時遲離開家門,那天太陽十分猛烈,陽光照射到皮膚有灼熱的感覺。從地面反射的日光刺眼到睜不開眼睛。鄰近地區南韓、日本等地方也錄得異常高溫,更有熱死人的報導。想起聖經也有提到太陽會用火烤人,於是翻查一下聖經,原來已是啟示錄所記末後第五碗的審判。因此感覺主回來的日子已越來越迫近了。馬太福音廿四章所記的有關主再來之前的預兆今日也一一應驗:包括假先知假基督的出現,到處有地震,饑荒,民攻打民,國攻打國。很多跡象顯示主再來的日子近了。我們應該怎樣等候主再來?主在馬太福音廿五章接著講了三個比喻,都是提醒我們如何預備主的再來。


十個童女的比喻(太廿五1-13)

  當時的婚禮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說親,第二階段是訂婚,第三階段是正式的婚禮。在第三階段中,新郎由伴郎陪同到女方父家去迎接新娘子,並在晚間攜同新娘子和一大班挑著燈的人浩浩蕩蕩的在街上遊行,然後整班人回到在新郎家中舉行婚宴。因為是在晚上遊行,參加遊行的人必須自備燈火,否則就被視為不速之客或強盜。

  主在這比喻中提醒我們等候他再來的期間要儆醒,因為那日子那時晨,我們不知道。要怎樣儆醒?要預備足夠的油,好讓當主延遲回來時仍可以補充需要,讓燈繼續點亮。那五個愚拙的童女本來也有燈,也有油,但是他們以為油是足夠讓燈點亮直到新郎回來。豈料新郎比他們預期遲到,油用盡了,新郎這時才回來,以至他們要臨急去買油繼續點燈,錯失了挑燈參加遊行隊伍,繼而進入新郎家中享用婚宴的機會。她們買了油回來叩門時,新郎卻說不認識她們。這是否表示他們不得救呢?應該不是的,因這並不是救恩的門,而是進去享受婚宴的門。

  將燈點亮代表為主作見證。這是要付代價的,因為要去買油才可以點燈。十個童女都是願意付代價為主作見證的。只是那五個愚拙的童女沒有計算清楚。她們都有見證,但卻不能持續到主來。那五個聰明的付上額外的代價,不但燈內有油,器皿中也有油備用,所以便可以進到新郎的婚宴中。

  其實十個童女都是願意付代價跟從主的。他們都以為主會快來,也希望主快些回來,所以便點亮著燈等候主隨時回來。渴慕主的都希望主若早來便好,可以早日息去地上的勞苦。但愛世界的人總希望主遲些來,因為可以給他多些時間留戀世界的東西。所以十個童女都是渴慕主返來的。

  讀這段經文的時候我感覺新郎對十個童女的要求是很高的,因為不單要求他們要有見證,也要求她們的見證要堅持到底,否則便會失去了享用婚宴的機會。大家有沒有去音樂廳聽古典音樂會?不單要有門票才可進場,還要準時。若是遲到,就算你認識那指揮,那守門的會說我不認識你。要等奏完一首曲目才能進去,可能已是半場休息時間,以至錯失了最精彩的一幕。所以我們服事主要堅持到底,否則便會前功盡廢。買了票也不能進埸,便十分可惜。

  聰明童女付出的代價雖然高,但卻是值得的。他們得的獎賞是與主一同坐席,是最高榮譽。因此有前面弟兄相信這比喻中的五個聰明童女便是啟示錄十四章1-5節中在寶座前唱新歌的十四萬四千人。

  聖經說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他們原是童身。羔羊無論往哪裡去,他們都跟隨他。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作初熟的果子歸與神和羔羊。初熟的果子通常都是最好的,因為吸收養份最快最多,所以也最早成熟。再看馬太福音廿四章40-41節,那時,兩個人在田裡,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兩個女人推磨,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十個童女中也是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很可能那五個聰明的童女便是最先復活或活著被提的信徒,是非常蒙福的。主提醒我們要儆醒,使我想起藍培德弟兄的文章提到禱告上要儆醒不倦,就是在其他人仍酣睡時仍舊保持清醒作守望者,就是當發現油可能不夠用的時候便趕快去買。

  二千年前,保羅等使徒已說主快來,怎料過了二千年主還未來。大約廿年前聽過有弟兄說相信主在他有生之年便會回來,但現在那弟兄被主接去,但主仍未回來。令我想起詩歌359道:「但一天天又一年年的過去,我們等候你卻仍未回來。」我們要知道主遲來不是因為他耽延,是因為寬容我們,他不願有一人沉淪,但願人人都悔改(彼後三9)。我們不要因為主遲遲未來我們便放鬆,要不斷讓聖靈充滿能以不斷繼續發光。不要像那五個愚拙的童女,半途而棄,白費了我們之前的工作。


按才幹分派銀錢作工的比喻(太廿五14-30)

  這個比喻我相信大家都很熟識,主要提醒我們要忠心運用主給我們的恩賜,殷勤不可懶惰。這裡對僕人的要求似乎比對童女的要求低,最少他們不用自已付出本錢去作買賣,主人已按各人的才幹將本錢供給他們。只要他們肯去運用便能夠得到主人讚賞。甚至他們若是稍為懶惰的,只將主人給他的銀子存到銀行收取利息,便可以向主人交賬。當然主人最後也是按多勞多得的原則去給予賞賜。並且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

  不要以為這些僕人只是代表有參與服事的肢體們,這些僕人是指著所有信徒(參羅六22)。但現今,你們既從罪裡得了釋放,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因此我們蒙恩得救的人都脫離了罪的捆綁,作了主的奴僕,所以我們每人都應該是服事神的人,並且主都給我們各人有各人的恩賜來服事神。我們都需要結一些果子歸給神。不要以為我只是平信徒便不用參與任何服事,這樣你便等於將你的恩賜埋在地裡,將來受主的責備,為又惡又懶的僕人。結局是被丟在外面黑暗裡;在那裡哀哭切齒。按前面弟兄的領受。這代表千年國度時的獎賞。若今天因貪一時的安逸而換來將來一千年的懊悔,實在不值得。


綿羊山羊的比喻(太廿五14-30)

  這個比喻是向萬民的,即包括信徒和非信徒。就著綿羊和山羊的分別,有解釋為教會中的真信徒和假信徒。他們的分別不在於他們作些甚麼,有沒有恆常聚會,讀經讀了多少遍。而在於他們生命的表現。綿羊和山羊都是羊,但都有不同的生命,綿羊有綿羊的生命,山羊有山羊的生命,所以假信徒表現出來的生命,跟真信徒表現出來的生命是不同的。從他們生命的表現便能夠將他們分別出來。就是主說:「……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太廿五35,36)「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廿五40)總括來說這就是彼此相愛,也是主的命令。若是真信徒必有主的生命,也會遵守主的命令,就是彼此相愛。因為這些事你們既做在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主身上了。結局就是承受那創世以來為我們所預備的國,就是要到永生裡去。相反那假的信徒卻要往永刑裡去。這是很嚴重的問題,因為關乎永刑與永生。我們有沒有主的生命?有沒有重生得救?若有主的生命必會遵守主的命令。我們有沒有關心弟兄姊妹的需要?還是輕看別人,彼此相爭,叫主的名被羞辱。主不是要求我們做大事,就是倒一杯水給弟兄喝主也知道的。

  我們石蔭家有位肢體經常駕車接載弟兄姊妹往返聚會。有一段時間他更換了一部七人車,因為他兩夫婦沒有孩子,相信是為著方便弟兄姊妹的原故,實在是很好的學習。

  石蔭家過去每年都有辦午間福音茶聚,當中除了福音短講,還有量血壓服務,健康講座和免費午餐供應。參加人數每年都有增加,甚至最近兩年有些婆婆帶備膠盒來打包。一方面我們為免混亂有相應措施維持秩序,另方面也想起她們確實有缺乏才會這樣作。

  最近政府出了一個有關貧窮人口報告,按政府對貧窮的定義,全港的貧窮人口原來有一百一十萬之多,即是說每八個人之中便有一個貧窮人,跟一向的印象很不一樣。所以在我們週圍實在有很多弟兄是有需要幫助。

  「親愛的弟兄啊,神既是這樣愛我們,我們也當彼此相愛。從來沒有人見過神,我們若彼此相愛,神就住在我們裡面,愛他的心在我們裡面得以完全了……這樣,愛在我們裡面得以完全,我們就可以在審判的日子坦然無懼。因為他如何,我們在這世上也如何。」(約壹四11,12,17)

  各位弟兄姊妹,甚願我們等候主回來的時候,都能像那五個聰明的童女,成為初熟的果子獻給神,若我們沒有付代價的決心,也不要將神給我們的恩賜埋在地裡,以免將來向主交賬時後悔。即或不然,也絕不可作個掛名的基督徒,因為永刑實在是很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