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堂信息)

詩歌:464首


  「將近他們所去的村子、耶穌好像還要往前行。他們卻強留他說、時候晚了、日頭已經平西了、請你同我們住下罷。耶穌就進去、要同他們住下。到了坐席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謝了、擘開、遞給他們。他們的眼睛明亮了、這纔認出他來。忽然耶穌不見了。」(路廿四28-31)

  日頭平西和與我同住。是一首歌詞和音調都很美的詩歌。近年比較少唱,其中一個原因是弟兄姊妹以為這是給老年的基督徒,特別是快要見主的弟兄姊妹唱的,結果就差不多淪為喪事聚會的詩歌。

  這首詩歌,原本有八節。很多版本都只錄五節,有減去第三節,有減去第六節的。我們詩歌是有六節。嚴格來說,只有第二和第六節比較適合喪事聚會。

  作者萊特弟兄(Henry F Lyte, 1793-1847)生在蘇格蘭,他的母親很愛主,小時教他禱告唱詩。但好景不常,他年幼時,父親給他安掛了寄宿學校。隨著,在海軍當船長的父親離家,母親不久以後又去世。九歲喪母失怙持。還好校長看他天資聰穎,勤奮讀書,把他收為養子。長大後大學成績很好,讀了神學,要以牧師為職業,但還沒有清楚信主,並且嘲笑篤信聖經的同事。直到有天,他去探望一個年老垂死的牧師,長談之下,才認真去讀聖經,相信聖經。得救以後,整個人改變了。終生愛主事奉主。積勞之下,他有了肺病,在54歲就被主接去。他的一句名言是「與其鏽壞,不如磨壞」。在他離世三星期之前,準備寫自己最後的講章時,寫了這首詩歌。以後又配上聚會晚堂的音樂,流傳於世。是英皇喬治五世和喬治六世(英女皇的祖父和父親)最喜愛的詩歌。體育活動,甚至足總杯決賽也唱。

  當時是大英帝國最強盛的時代。英倫三島地方小,天然資源不多。當年的強大,是由於政府,人民篤信聖經,生活簡樸,努力,清廉。行公義,好憐憫,敬畏神。人民雖然教育程度不高,但簡單愛主,經常聚會。每一天有早堂和晚堂,又叫早禱和晚禱。晚堂音樂比較多,所以又叫作「晚歌(evensong)」。這首詩歌,就是配上一首晚歌的音樂而寫的;並不是為喪禮來用。

  與我同在,夕陽西沉迅速;黑暗漸深,與我同住,我主;安慰消逝,其他幫助俱無;無助之助,求你與我同住。

  先引用往以馬忤斯兩個門徒的情景,夕陽西下之時,求同行者與他們同住。他們不知道同行者是誰,但卻知道他能幫助他們,很珍惜他的同在;他的話能啟發他們信得太遲鈍的心。直到他們擘餅時,他們的眼睛明亮了,被打開了,才認出是復活的主,他們的心火熱了。今天,我們不需要往以馬忤斯去,我們主日來擘餅,就再也次面對面的看見復活的主。不來擘餅的弟兄姊妹,是錯失了這個福氣的。黑暗漸深,是每一天我們的經歷,但這裡是以景入情;今天我們的生活,社會,世界,不也是黑暗漸深麼?「因為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他的美榮,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乾怙,花必凋謝。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彼前一24,25)「安慰消逝,埃及的幫助是徒然無益的。」(賽三十7)無助之助(help of the helpless)何等難得,何等寶貴!求你與我同住。

  人生短日,轉瞬就已入暮,我樂漸殘,我的榮耀漸枯;四境所見,盡是變遷朽腐;永不變者,求來與我同住。「耶和華阿、求你叫我曉得我身之終、我的壽數幾何、叫我知道我的生命不長。你使我的年日、窄如手掌。我一生的年數、在你面前、如同無有。各人最穩妥的時候、眞是全然虛幻。」(詩卅九4,5)時間過得很快,所以日短,入暮了。青年人,中年人的樂,也會漸殘,;榮耀,也會漸枯。青少年人經歷少,但不是沒有。中年人可能仍在追求,享受中,但枯殘變遷朽腐就在前面。見過人生世面的人,就開始有經歷,有智慧了。明白「往遭喪的家去、強如往宴樂的家去、因為死是眾人的結局。活人也必將這事放在心上。智慧人的心、在遭喪之家。愚昧人的心、在快樂之家。」(傳七2,4)青年弟兄姊妹應當在喪事聚會中學習服事。看見年長的弟兄姊妹離去,自己家人的離去,自己思想,數算自己的日子,得著智慧的心。「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詩九十12)世界變,電腦變,社會變,愛情,友情,人事,財富,成功失敗都變。感謝主,我們有這永不變者,拋錨於永恆。

  莫帶威嚴,有如王中之王,只帶慈惠,並你施醫翅膀,淚來洗憂,心來聽我求訴;罪人之友,請來與我同住。

  第三節,罪人之友。對福音朋友也適合。公義,審判的主,當然有威嚴,令人害怕,敬畏。王中之王,除了萬王之王外,有誰可稱?但萬軍之耶和華來的時候,並不是大張威勢而來;而是只帶慈惠,並施醫翅膀。淚來洗憂,「耶穌哭了。」(約十一35)心來聽我求訴,馬大和馬利亞向主的申訴。罪人之友,「有一回耶穌在一個城裡、有人滿身長了大痲瘋、看見他、就俯伏在地、求他說、主若肯、必能叫我潔淨了。耶穌伸手摸他、說、我肯、你潔淨了罷。大痲瘋立刻就離了他的身。」(路五12,13)古人最怕的是染大痲瘋。染了,就終身不潔淨,被人拒絕,厭棄,要離群獨居,六親不認,生不如死。別人不敢摸,連看一眼也不願意,因為怕傳染。耶穌卻伸手摸他,並醫治了他。大痲瘋就是罪。我們滿身罪污之時,主來摸我們,為我們死。公義之王,也是慈愛之友,會哭,會體會,經歷人生痛苦,悲哀,飢餓,疲乏,憂傷,拒絕,逼害,誤會等等。何等朋友,我主耶穌,擔我罪孽負我憂。請來與我同住。

  你的同在,時時我都需要,除你恩典,何能使魔敗逃,有誰像你,將我引導扶助;或陰或晴,求你與我同住。枝子和葡萄樹的故事。自以為強壯,脫離樹,沒有生命的流通,力量也就斷了。除你恩典,何能使魔敗逃,馬丁路德的詩歌:「仍是老舊仇敵,現在又來攻擊;詭計能力都大,恨毒,殘暴,兇殺,地上無人能抵他。」(詩歌332首)「我時刻需要你,與我親近;試探失去能力,當你來臨。」(詩歌342首)或陰或晴,跌倒時不一定是陰,更常是晴。眼看手機,撞柱,撞牆,撞人,撞車,掉進坑裡,甚麼都有。求你與我同住,叫我的心向著你。

  有你賜福,我就不怕受攻!病而不苦,流淚也不酸痛;甚麼毒鉤!甚麼死亡墳墓!依然勝過,若你與我同住。「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病而不苦,許多人說不怕死,並且以為死就像吹滅火柴,關燈一樣。但這是極少有的。死前通常就是病,病是無可避免的。痛,苦,許多人都怕。病而不苦,流淚也不酸痛,就是恩典,救拔,奇蹟。其實,說不怕死的人,如果沒有信主,很多都暗暗在心裡懼怕,而不願宣之於口。所以有「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來二15)人怕死,是知道死後有審判,「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來九27)「死阿、你得勝的權勢在那裡。死阿、你的毒鉤在那裡。」(林前十五55)「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羅八37-39)

  我正閉目,願你在我身邊,照明幽地,指我向著諸天;晨光破曉,夜影消散盡無;或生或死,求主與我同住。幽地,就是主未再來之前,所有死人都要去的地方,聖經中亦稱為陰間。財主和拉撤路的比喻,就說到陰間和陰間的兩部份,受痛苦的火焰裡和亞伯拉罕的懷裡。兩者可見,但不通。所以對信主的人,陰間並不可怕,比起地上的辛勞,病痛,真是好得無比。晨光破曉,夜影消散盡無;「每早晨顯明他的公義、無日不然。」(番三5)每早晨太陽出來,就題醒我們神是信實,公義的。「祂不誤事,因祂是神」(詩歌344首);就是從這應許而來。「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腓一20)無論是死、是生,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因有主與我同住。

  盼望弟兄姊妹,多唱這首詩歌,特別在晚禱時,也多因此經歷主的愛與主的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