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生活短文】

單身好時光

康登(Dana Congdon)


  這是有關結婚或單身的研討會。因此,如果你已經結了婚,對你來說這個研討會是太遲了。今天我要交通單身的事,或是從這角度來看,然後Shirley姊妹會交通有關結婚與單身[1],或是關乎結婚的一些事情。今天我先交通關乎單身的事。

  當然,你們大多數人都知道我並不是單身的,但神的話對這些事說得十分清楚,這也就是我所要交通的。我願意跟大家交通一些事情是你們可以在神的話語中找到的。我想我不能跟你們分享一些你們尚未看過的景象或是未想過的情況。然而,我想或許我們能夠藉著神的話彼此激勵。所以,讓我們來看看幾處聖經。

  我想有一段經文跟這個題目是非常有關係的,那就是馬太福音第十九章。在這一章那裏,耶穌正在講道,祂告訴人有關婚姻的嚴肅,以及其終身的委身。這句話是那麼強烈,以致猶太人質問祂,然後門徒對那句話也有點疑問:「門徒對耶穌說:『人和妻子既是這樣,倒不如不娶。』」(太十九10)但祂對他們說:「這話不是人都能領受的。惟獨賜給誰,誰纔能領受。因為有生來是閹人,也有被人閹的,並有為天國的緣故自閹的。這話誰能領受,就可以領受。」(太十九11-12)

  接著,當然也有哥林多前書第七章,因為這是關乎單身這題目十分重要的經文,我們先來讀:

  「我願意眾人像我一樣,只是各人領受神的恩賜,一個是這樣,一個是那樣。我對著沒有嫁娶的和寡婦說:『若他們常像我就好。倘若自己禁止不住,就可以嫁娶。與其慾火攻心,倒不如嫁娶為妙。』」(林前七7-9)

  「因現今的艱難,據我看來,人不如守素安常纔好。」(林前七26)

  「我願你們無所掛慮。沒有娶妻的,是為主的事掛慮,想怎樣叫主喜悅。」(林前七32)

  「丈夫活著的時候,妻子是被約束的;丈夫若死了,妻子就可以自由,隨意再嫁,只是要嫁這在主裏面的人。然而按我的意見,若常守節更有福氣。我也想自己是被神的靈感動了。」(林前七39-40)

  馬丁路德有一句很有名的說話。他說他在教會聚會的時候,他會為著基督的國度降臨禱告,而在他說過阿們之後,他離開聚會地方,走到家中,到後花園裏栽一棵蘋果樹。一方面,主耶穌今天回來,另一方面,假若這事不發生,他就栽了一棵蘋果樹。我們活在兩個世界之間的張力之中。只要我們仍舊活著,我們對兩個世界都有責任,我們應該感受到這兩個世界的張力。作為信徒,我們有天國,我們是天國的僕人,我們應該事奉我們的王,以此作為最優先的事,但我們也有我們所謂社會責任,例如家庭的事等。所有這一切都加在我們身上,成為重擔。在我所用的英文聖經中,希伯來書第十二章用了encumbrance這個詞(中文和合本譯作「重擔」,新譯本翻作「拖累」),我喜歡這個詞,因為它的意思是「精神包袱」(baggage)。沒有人可以活在世上而不感受到這兩個現實之間的張力。

 

當從國度和與國度的關係來看單身和婚姻

  讓我們直接來到所要講的重點。從保羅整體所關心的事,我們看見我們必須從一個較廣闊的基礎來看單身與結婚這件事,你不可以孤立地來看,或者彷彿視之僅僅為某種心理的現象。保羅是從一個較宏大的背景來看他所關心的事,在哥林多前書第七章卅五節他說:「我說這話,是為你們的益處,不是要牢籠你們,乃是要叫你們行合宜的事,得以殷勤服事主,沒有分心的事。」

  這裏,保羅所關心的重點乃在於,無論是單身或是已婚,我們都要先尋求神的國和祂的義。這正是問題的所在。當他談及結婚或是保持單身的時候,他乃是從天國和我們跟國度的關係來看。今天大多數人都在後花園栽了蘋果樹,然後,如果他們還有剩下的時間,他們就到神的家中禱告說:「願你的國降臨。」然而,保羅是非常清晰地指出,假若我們不把國度放在首位,我們最終就會以各種的妥協和分心的事作收場,而這些都會損害我們,而不是幫助我們,特別是就我們的屬靈生命來說。保羅所相信的,我們也相信的,就是我們有一位君王,並且我們說我們是僕人,因此他想我們得以殷勤服事主,沒有分心的事,以致祂得著我們的耳朵,得著我們的時間和全人。主説:「感謝神,你是單身的,你花時間來聆聽。」並且,作為僕人,我們要給祂時間。我希奇有許多基督徒在到達成年以前,從來沒有花一整天時間跟主在一起。他們可以跟表兄弟姊妹、阿姨、父母、兄弟姊妹或其他人去郊遊,但卻從未花一天的時間與耶穌去旅行。所以,主應當得著我們的時間,以及我們的耳朵,當然是因為祂是這樣一位慈愛的主人。祂應當得著我們的心。這就是保羅所要促進的事,這也是他交通關乎單身或結婚的上文下理。因此,我想從國度的角度來交通這整件事。

 

單身又服事主的人是寶貴而蒙福的

  保羅的看法是我們要從國度的角度來看,我相信這也是聖經的看法:單身而又服事主的人,他們是寶貴而蒙福的。這是主的極大尊榮。這些人在主的手中比較容易調度。保羅提倡這種生活,他沒有為此表示歉意,甚至在某幾次說:「你們當像我一樣。」那麼,有些人就說:「保羅嘛,你恨惡女人。」不,那並不是真的。保羅不過是太愛主了。保羅太清楚了,單身而又服事主是一件光榮的事。在第七章第七節那裏,我們知道保羅怎樣提及這件事,他談到結婚、單身、童貞等這一切事。第七節,他說:「我願意眾人像我一樣,只是各人領受神的恩賜,一個是這樣,一個是那樣。」弟兄姊妹,對某些人來說,獨身是一個恩賜,他在這裏說的確有一種恩賜叫人可以守獨身。

  我們若把這裏所說的跟馬太福音第九章放在一起,我們就看見事情的進步。神賜給某人有獨身的恩賜,那人為著神國的緣故自閹。也就是說,他把自己作為禮物獻回給主,並說:「主,我要事奉祢,我要守獨身。」但問題就來了,因為教會以為凡獨身都是終身的誓。然而,獨身並不必然意味著終身的誓。你們明白我所說的嗎?主給我們恩賜,叫我們能夠單身,而你怎樣對待這恩賜?你會否把這恩賜獻回給主?我們再看馬太福音,在那裏有一種感恩回報。祂賜給我們恩賜,我們應當有甚麼回應?馬太福音十九章十二節那裏有生來是閹人的,換句話說,他們是天然的被閹者。也有是被人閹的,也就是那些作奴隸的,在那時候,他們把奴隸閹了。另外也有為著天國的緣故自閹的,這並不是談及身體的舉動,而是談到有些人把生命奉獻給神,並說:「祢若願意,我就要守獨身,並且事奉祢。」這是一個恩賜,並且是雙重的恩賜:是從神而來的恩賜,也是回報給神的禮物。這在神的眼中看為寶貴。這也絕對是基督身體一個寶貴的財富,教會歷史中一直都有人已經這樣做。我知道教會主要是由已婚的人所組成,因為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這個恩賜。然而,在我的思想中一點也沒有疑問,那就是當你來讀歷史的記載,有一班獨身的弟兄姊妹對主忠心,為著眾人放下自己,他們的事奉和忠心都被記下了。這在神的眼中是寶貴的。在神的話語中,是這樣提倡的,但重點在這裏:如果你有這個恩賜,主給你這個恩賜,叫你有恩典能夠守獨身,你是否願意獻回給主?有些人獨身,卻花時間在栽一棵蘋果樹,這完全失卻獨身的意義。獨身恩賜的意義乃是為著可以殷勤服事主,沒有分心的事。可是,有些人說,好罷,我可以單身,那麼讓我作兩份工作罷。好了,我可以多賺點錢。因此,每一次你嘗試找教會中單身的肢體,他們總是有許多藉口,就如主所說的比喻中那些人的藉口:「我剛買了一塊地。」或是「我剛買了一對牛犢。」這樣,你肯定就沒有把恩賜獻回給主。

  但在基督的身體中,曾有弟兄姊妹因著獨身而成為眾人的祝福。我只提歷史中的幾個例子。當然,我們知道我們的弟兄藍培德(Lance Lambert)是獨身的。也許我們想知道,從某一面來說,Halford House 的教會在許多年以前開始,當時有一班為數六人的單身青年走在一起,每天晚上禱告,禱告了六個月,求神叫復興臨到倫敦。在一九五零年代蘇格蘭的Hebrides Islands曾有一次復興,這些青年人聽見這消息,當時他們很年輕,大約十九、二十歲左右。他們彼此立約,要聚在一起每晚禱告,為期六個月。最後,有一個已婚的肢體可以做得到。我相信其他都是未婚的。經過那六個月的禱告聚會,主開始在倫敦作一些工,最終在Halford House建立了教會,藍培德過去就在那裏居住及事奉。當你到那裏訪問(我自己去了不少次),你會留意那裏有多少單身的人。他們四、五十歲,仍舊是單身並事奉主。主就在當地作了奇妙的工作。或許你們有些人知道,就大約在去年,我去了印度兩次。我第一次去印度,在一些聖徒中間服事,他們有些特別,就是有不少人單身而事奉主,而主在當地就作了奇妙的事。

 

學習生活得簡單,事奉得充實

  我不知道你們怎樣把自己代入其中,但重點乃是假若主給你一個單身的位置,就讓這個叫你能殷勤服事主,沒有分心的事,也成為一個機會,過一種沒有重擔的生活。希伯來書第十二章一節說:「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我喜歡我的聖經所說的。我們不是談罪,而是談到重擔,正如哥林多前書第七章卅二節,保羅在整段經文談到人結婚之後會發生事。他們要為著世上的事掛慮,那些事是在單身的時候不會去想的。因此單身的人應該生活得簡單,而充實地事奉。這就是那個思想和原則。如果你們有一份好的工作,你們這裏的人或許大部份都受過大學教育,因此你應該有一份頗好的工作,意思不是要用微波爐來烹調所有的膳食,但你毋須擁有和駕駛一輛福士汽車(Volkswagen),你可以有一輛很好的汽車,但重點是你可以生活得簡單一點,生活得沒有重擔,好讓你能夠充實地事奉。

  也請你們記得,我認為這恩賜是暫時的。有時候,有人在單身的狀態之中服事主好些年日,然後主就說:「好了,我現在轉軌了。」接著祂把某人帶進他們的生活中,然後他們繼續行走人生的第二階段。在莫拉維弟兄會(Moravians)和門諾會(Mennonites)中間,他們在賓夕凡尼亞州那裏仍舊是這樣做的,就是在他們中間的年輕人完成了大學課程後,就會用幾年時間服事主。他們在單身的時候很認真地事奉主。有些人會認為這完全是一種不好的想法。我認為我們其中一個真正的問題,乃是基督的身體並不鼓勵這種生活。我認為這是一種羞恥。世界那種叫人結婚的壓力滲進了教會,我認為這是一種羞恥。結果,教會中就有各種的媒人到處說些不好聽的話:「你為甚麼不結婚?」,彷彿是在說「你是不正常的。」這一切都走進教會中。我想要提醒這裏的弟兄姊妹,在二十世紀的開始,即使在西方文化中,保持單身也是沒問題的。一個男子以單身的身分一邊服事主,一邊又從事他的工作,這並沒有甚麼問題。女人也如是,沒有甚麼不對。不過是如今被視為一種負面的社會身分,彷彿那人是神經質或是可能心理不平衡,或者其他甚麼問題,使他們不結婚。問題是這樣,神按祂的旨意要某些人在某時候為著祂自己的旨意而結婚。教會可以對這事情醒覺,鼓勵單身的弟兄姊妹在教會中更多參與服事。

  現在我們也知道有些人沒有守獨身的恩賜。保羅也談及這方面。當然,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守獨身。事實上,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七章第九節只是說,有些人不能自制,就讓他們結婚。「與其慾火攻心,倒不如嫁娶為妙。」自制確實是一個問題。事實上,各人身體的構造和情緒的構造並不相同,有些人只有一個天職和生活,就是去愛兒女,服事丈夫,服事妻子。對於他們來說,婚姻是很重要的,他們似乎不覺得自己可以守獨身。

 

人得滿足不在乎結婚與否,乃在乎與主的關係

  我對這整件事情惟一的重點,就是我怎麼知道自己是守獨身或者是結婚的人。你知道你是單身的,因為你還沒有結婚。有許多東西已交錯成為一整個心態,這通常已很難在這種事上得以客觀視之。有許許多多的壓力已加在一些人身上。我願意強調一點,你不是要滿足人家的期望,而是要讓你的生命滿足神的旨意。我不喜歡見到他人的期望、父母的期望或者一切這種的事情都加在你們身上。

  你究竟真正想要甚麼?這常常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因為有這麼多人已經替你們回答了。因此我要說一句相反的話:「我相信人類可以終身單身生活,而仍是一個很滿足的人。」婚姻並不使一個人滿足,有兒女並不使一個人滿足,有妻子並不叫你滿足。我所認識百分之二十五的男性與他們的妻子結婚,是因為他們想有人替代母親的位置,而他們並不滿足。因為我們並不是因人生某階段的身分而得滿足,我們乃是藉著與主的關係而得滿足。我曾對許多人說過,我們的主耶穌乃是活在這地上的人之中最滿足的人,而祂從未結過婚。你和我是按著神的形像而造的,我們有慾望,有情感的需要,有性的需要等等,但我們也有意志,因為我們是按著神的旨意而造的。我們的主耶穌為著神國的緣故沒有結婚。靠著神的恩典,人可以控制他的情緒和慾望,甚至為著神的榮耀而使之昇華,或者用其他方法。主有祂恩慈的方法,因此人可以得滿足。

  有人從世界得來一個深入人心的想法(儘管這或許是有信仰的人所告訴你的),他們說滿足的生活乃是結了婚的生活。保羅說:「我願意你們有守獨身的恩賜,因為這樣能使你免去許多麻煩。」保羅說婚姻不是答案,反而是一個問題,而保羅是對的。(這需要有另一面的觀點,Shirley會告訴你們婚姻是很好的[2]。但我把這一面告訴你們。)按照保羅所說,婚姻的現實是這樣,除非你讀過這警告標籤,否則就不要結婚。我可以抽幾節經文來看,但你們要讀過整章。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七章卅二至卅五節的意思:「我願你們無所掛慮,這就是為甚麼我提倡獨身生活。」保羅說:「沒有娶妻的,是為主的事掛慮,想怎樣叫主喜悅。」這豈不是很好的事麼?能夠單單要知道怎樣討主的喜悅,這是很美妙的。「娶了妻的,是為世上的事掛慮,想怎樣叫妻子喜悅。」他們的關注被分散了。第卅四節:「婦人和處女也有分別。沒有出嫁的,是為主的事掛慮,要身體靈魂都聖潔。」再沒有比一個身體靈魂都聖潔的婦人更美麗,這需要有些工作和向著主的奉獻。「已經出嫁的,是為世上的事掛慮,想怎樣叫丈夫喜悅。」因此,配偶不一定是你問題的答案,反而會成為問題的開始。「我說這話,是為你們的益處,不是要牢籠你們,乃是要叫你們行合宜的事,得以殷勤服事主,沒有分心的事。」

  再看保羅在第廿八節那裏所說的:「你若娶妻,並不是犯罪;處女若出嫁,也不是犯罪。然而這等人肉身必受苦難。我卻願意你們免這苦難。」聽聽保羅所說的:「這裏有苦難,有問題。」當然這些事情都是真實的。保羅的重點當然不是禁止人結婚,因為他也想基督教會可以延伸超過一代。但他要向人逐漸灌輸兩樣事情:一方面是得以殷勤服事主,沒有分心的事;另一方面,儘管有人已經結了婚,他們應當怎樣生活。基本上,他說如果你結了婚,你應當生活得好像未結婚一樣。如果你有一份工作,你應當生活得不至於沉迷於那份工作。

  你看見在我們身上有這些人間壓力,成為我們生活中的張力,是你無法避免的。但如果有人要結婚,並且把自己完全投入這婚姻,你最好讀一讀那個警告標籤,因為神想你完成你的呼召。弟兄姊妹,我很嚴肅地告訴你們,我認識太多有呼召的弟兄姊妹,他們自從結了婚以後,就把呼召拋在一邊。如果有人得著呼召,卻為著揀選結婚的生活而把之放在一邊,他們最好學習怎樣在結婚之同時,也繼續服事主。主不會撤回那個呼召。哦,這個年輕人有許多潛質,也有一顆傳福音的心志,他過去一向傳揚福音的。可是他現在結了婚,退到跟他的兒女一起看電視。這就是主的旨意了。不,這並不是主的旨意。如果一個人為著婚姻的緣故放棄他的呼召,對於主來說,這不能成為藉口。因此,這是保羅所說的,不論是結婚或是單身。這裏的重點是,主若是你國度的君王,不要給他藉口說:「真抱歉,我剛結了婚。」或者你是單身的,向主說:「真抱歉,我剛開始了第三盤生意。」兩種情況都是無法辯解的。

  我們要先求祂的國,這些一切都要加給我們。如果我們有這樣的心志,無論我們是單身或是結婚,主的旨意也會在我們的生命中通行。因此,保羅給了這些勸勉。當然,不用多說,主在大多數的人的生命中,用婚姻來叫我們成聖,用婚姻來叫我們的呼召變得為明晰。我們從婚姻中學習許多東西。我從婚姻和養育兒女中學了許多功課。主使用我的婚姻帶來很多的祝福。因此,保羅並沒有貶低婚姻,他不過嘗試叫人先把焦點放在神的國和祂所想的事上。因此我們應當如何?結婚還是獨身?兩者都不是正確的答案。但讓我們先來看一看,要怎樣去活出一種充實的單身生活。這正是我所想要談的。

  我剛才總是提及接受神的恩賜來守獨身的人,他們把這個獻回給祂,好讓他們可以成為主的僕人。我不想太多提到這方面,因為這跟某些有這恩賜的人有很大關係。第一類是我稱為因環境所造成的單身者(single by circumstances),這一類或許與最多人有關。也就是你尚未需要決定是否要獨身,你不過想知道怎樣找到合適的對象。或者你認為你已經有對象,但他們不同意。無論是甚麼情況,這就是我所稱為因環境所造成的單身者。讓我們來談談在這情況下如何活得充實。我想在與國度的優先次序有關的前提下,因環境所造成的單身者可以有三方面的操練。如果一個人愛主,並且願意在這三方面接受操練,他們就會有一個充實而蒙福的生活。

 

信靠的操練

  第一方面的操練是信靠的操練。這是一個操練,因為我們說我們信靠主,但我們在黃昏之前便收回這信靠,那並不是操練。信靠的操練是一件寶貴的事情,當然這個操練對任何人在基督徒生命中都可應用,但我特別想到因環境所造成的單身者的生活怎樣應用這操練。讓我們來看詩篇第卅七篇三至五節:「你當倚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實為糧,又要以耶和華為樂,祂就將你心裏所求的賜給你。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祂,祂就必成全。」你有沒有留意第三節開頭的「倚靠」,有沒有留意第五節的結尾「倚靠」,如果你知道兩個之間,在一天的開始,當你踏出家門的時候,你倚靠主,在一天的結尾,也倚靠主。那麼,實際地就著單身者來說,如果你真的認為你想要結婚,我想你應當告訴主。「結婚這事,對我已經太遲了。」你們大多數人都覺得這樣,但是或許你們應當把心中的願望告訴主,彷彿祂不知道一樣。你可以告訴主說:「主,我相信我真的喜歡結婚,我想我能夠以家庭的方式來服事祢,我在一切的事上都把國度放在首位,我真的想把自己交給祢。」這就是告訴主的方式。你告訴祂之後,那個倚靠就來。不要收回你對主的信靠。在你告訴了主之後,倚靠的操練的意思就是,你一旦告訴了祂,你現在相信神為著你今天的旨意就是單身。你明白我所說的嗎?為著今天感謝神,因為你把事情交託了給祂,祂想你今天單身。你已經告訴祂,祂已聽見了,你是否倚靠祂呢?那麼,就為著你今天單身來感謝神,因為祂正想你在今天活出充實的單身生活。這是神的旨意。祂說:「這不但是我為著你今天的旨意,我也可以叫你今天活得充實。」這就是倚靠的操練。若有人這樣把結婚的事交託給主,並把所有的事情告訴祂,這人是何等的蒙福。

 

知足的操練

  接著,就是第二種操練。第二種操練就是我所要稱為「知足的操練」。這個操練是以第一個操練作基礎。這裏我們發現在詩篇第卅七篇中,有人「以耶和華為樂」,那是何等的滿足。我們來看腓立比書第四章十一至十三節,他在主裏面喜樂:「我並不是因缺乏說這話,我無論在甚麼景況,都可以知足,這是我已經學會了。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饑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祕訣。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保羅所說的話,是我們所有人都需要明白:我們所處的景況都是暫時的,我們要知足。你如今已結婚嗎?要知足。也許因著離世或其他原因,有一天你會不再在這個狀況。你如今是身體健康嗎?這不過是暫時的。你如今有病患嗎?這也是暫時的。你現在是單身,並已為此向主禱告?要知足。

  現在詩篇第卅七篇對此說得很清楚。詩篇第卅七篇是怎樣開始的?這是在單身的人中間我所發現最普遍的問題,他們收回對主的倚靠,埋怨主不聽禱告。但保羅的意思簡單來說,就是:「我甚麼都能作。」他的意思是:「我可以處饑餓,可以處飽足,我已學會在任何景況下怎樣調整自己,都為著我的生命來感謝神。」讓我用另一種方式來表達。如果你把自己的生命交給主,而你現今是單身的,那麼我要給你一個好消息:你有恩典來過單身的生活。不要一直埋怨說:「我沒有單身生活的恩典,我一定要結婚。我就是沒有那種恩典和自制。」你忘記了主所說的話,如果我們今天是單身的,我們就有恩典來過今天的生活。我們知道我們的主說:「不要為明天憂慮,今天的難處今天當就夠了。」(見太六34)不要為明天憂慮,你們明白我所說的意思。當然,並不是對你生活一切事都閉上眼睛不理。我發覺有些人有恩典在今天活得滿足,卻因為憂慮十年後衰老的景況而失去了恩典的感覺:「神啊,求求你在我成為老骨頭之前讓我結婚,因為那時候再沒有人會跟我結婚的了。」但恩典保守我們不至被壓垮。在我的思想中,一點疑問也沒有,就是如果神的旨意是要我今天單身,就必有恩典今天活出充實的生活。有充足的供應來面對自制的問題,有充足的供應面對孤單。這是恩典。因此這是知足的操練,這是主很喜悅的。

  我發現神有時候是很奇妙和充滿幽默感,祂對付又對付一個人,最後這個人說:「我對於單身生活很知足。」接著他就找到妻子。知足是主所喜悅的,因為那顯示你真正倚靠祂。祂知道甚麼是對我們最好的,祂知道祂時候的安排。我不知道為甚麼有些人找到伴侶。至於我,我在十九歲時結婚,我並不要求任何人跟我一樣,但我肯定為著我仍是已婚和有一個很好的妻子而歡喜。有些人似乎在人生較遲的階段才結婚。我認識一個律師,他四十五歲才與一位女士結婚。他是基督徒,忠心地事奉神,傳揚福音,一個月有三個週末到處去服事。我知道他想結婚,卻無法找到對象。後來他找到一個四十五歲的姊妹。他現在六十五歲了,他們仍然在蜜月中。他對那些單身的日子並沒有遺憾,因為他在那段時間服事主。我們若取用祂的恩典,生命是很滿足的;我們若不取用祂的恩典,無論是結婚與否,生命都會痛苦不堪。今天許多已婚的人是很痛苦的,因為他們沒有取用恩典。

 

追求的操練

  第三個操練是追求的操練。這是甚麼意思呢?在詩篇卅七篇三節:「你當倚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實為糧。」克服孤單和肉體情慾的方法乃是積極的追求。加拉太書第五章十六節那裏說:「我說:你們當順著聖靈而行,就不放縱肉體的情慾了。」這裏有一個真空問題。我們若隨從聖靈而行,我們就有動力,主使用我們,我們忙碌,我們歡喜和滿足。我們若停止與主同行,我們在週二晚、週三晚、週四晚都追看電視。因著我們不再隨從聖靈而行,沒多久那個真空就掌權,然後注入我們生命的就是我們所有的私慾、情慾、負面的感受,以及其他的一切。你們看見,一旦你停止隨從聖靈而行,肉體的情慾就進來,從背後襲擊你,開始蠶食你的生命。你若一直隨從聖靈而行,就越過那些問題。你若停下來,那些問題就爬到你身上來。無論你年紀多大,情況也沒有分別。不要幼稚,不要以為肉體的問題和一切這些事情不過發生在二十多歲的人身上。你一旦停止與主同行,那些事情就從背後襲擊你,把你拉倒。你們當順著聖靈而行、就不放縱肉體的情慾了。假若你行走的時候有正面的追求,這是一個操練:一直行走,繼續追求,但這確實是很重要的關鍵。

  請聽著:你現在沒有拖累是有其目的。想一想:你得著一個權利,可以自由,可以成為一個追求的人。你沒有重擔,你沒有包袱,結了婚的人卻有重擔和包袱。我的兒子和媳婦帶著兩個幼小的兒女來參加這次特會,他們幾乎需要一輛貨車才可到這裏來,帶著嬰兒用品、兒童汽車坐椅、尿片袋等等。他們基本上是奴隸,這是他們這些日子的情況:拿著一包一包東西上去下來。他們是背著重擔的。你們如今沒有重擔,是有其目的。不要誤以為你們不過是有時在孤單的夾縫裏。剛好相反,這裏是詩篇第卅七篇所說的。我不過提起這三件事來,你們可以繼續找到更多。但那詩篇是這樣開始:「住在那地」。一個沒有拖累的基督徒應該參加每一個聚會,這是何等的機會。你毋須留在家中看顧小孩子,有孩子的人卻要這樣,他們無法前往聚會。你可以參加每一個聚會。你想要事奉主,把國度放在首位?請去參加每一個聚會。我發覺在許多教會中,單身的人並沒有在聚會中露面。神叫你單身是讓你可以出席聚會!你是單身的,可以追求「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實為糧」。我喜歡希伯來文的說法,因為意思是「Eating the Amen」(新譯本譯作「以信實為糧食」)。「阿們」這字在希伯來文的意思是「信心」。「Eating the Amen」是與追求的操練有關。當你耕種,就會有成長。這豈不是很好嗎?試試從積極方面去想。

  不知道你們覺得怎様,如果我今天是單身的,我會去修讀一些課程,我會修讀希臘文、希伯來文。我會報讀函授課程,我會修讀教會歷史,我喜歡這些東西。多好的機會!學習應是終身的追求。如果你讀得懂希臘文,那是很好的事。這並非是不可及的事。如果你讀得懂希伯來文,那是多麼好的事。當我四十歲時,我到紐約當地一所大學,因為那裏有一個拉比教授希伯來文。我到那裏去修讀希伯來文。你可以建立你自己家中自修課程,事實上我見過由一些聖經學校所辦的函授課程。我卻有一個更好的想法。從Christian Tape Ministry那裏取得某一個題目或某一卷書的有關錄音帶,聽過所有的帶,做筆記。這樣,你會比在任何函授學校的任何科目學得更多。你有這個寶庫,裏頭有史百克(T. Austins Sparks)的錄音帶,藍培德和江守道的就更不用說了,還有其他的信息。

  當藍培德弟兄仍在Halford House的時候,他所作其中一個計劃,就是當時有從歐洲各地到那裏去的學生,他們會在Halford House 住上一年的時間。他們住在單身宿舍,有男生宿舍,也有女生宿舍。這些都是大學生,各人去的時候都住在宿舍。他們在那裏的時候,會做一些體力勞動的工作,實際就是在修葺聚會的地方,他們也聽這些錄音帶。藍培德和其他弟兄給他們一大堆問題。這樣,他們就對教會生活有了第一手的體驗。他們也參加那裏的福音聚會和其他聚會。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實為糧。」

  這裏有另外一點。你們若打開提摩太後書第二章,你們都知道這些事,但在這裏再強調一下。這裏我們再發現我們的追求之負面和正面的觀點,就在提摩太後書第二章廿二節所說:「逃避少年的私慾」。那麼,你怎樣逃避少年的私慾呢?是藉著與清心禱告主的人追求公義、信德、仁愛、和平。單身的弟兄姊妹與其他敬虔的弟兄姊妹一同追求這些敬虔的事,這是很寶貴的。如果你與那些清心的人追求這些事,你就能逃避少年的私慾。

  因此,我們有這三個操練。第一有「信靠的操練」。你若倚靠主,祂必不叫你失望。然後有「知足的操練」,意思是當你發覺自己在埋怨,就提醒自己,再次相信主知道祂在作甚麼,把自己交託在祂手中。然後有「追求的操練」,追求主和主的事,因為箇中的秘密乃是,許多時候你和你的伴侶也在追求主。這就是事情發生的方式。主喜歡這樣。看見這個人在追求主,那個人也在追求主,何不把他們放在一起?他們碰見對方,就一起追求主。

  在印度,他們有一個很不一樣的作法,我在這方面並不是專家,但我知道在印度的弟兄姊妹中間,當他們服事主的時候,實際上某些在事奉中負責的弟兄們在事奉主的時候,他們在察看,他們看見一個弟兄追求主,又看見一個姊妹追求主。有一天他們對這二人說:「我想你們兩位應當禱告一下,或許你們應該一起追求主。」許多時候,一個有分辨力的弟兄能夠幫助他們找到對方追求主。然而,忘記那些媒人,我沒有打算把自己獻身於這方面的服事。但我所要說的乃是,如果你追求主,你所得的已經超過那些到處尋覓的男孩子。你已得著主,祂以祂的智慧知道甚麼時候你會經過這階段,你應怎樣單獨或是與人一起事奉。其實,單身的人不是單獨地事奉主,他們乃是在基督的身體中事奉主。在許多地方都是這樣實行,這是一件寶貴的事,就是有時候你無法說出誰是單身,誰是已婚,我不知道,因為他們是這樣合而為一地服事主。

  好,讓我在追求主這事上再附加一個註腳。這是我的意見。我認為單身的人應該使用所擁有的豐富資源來事奉主。我認為單身的聖徒(因著你們有自由)若出門去參加大型聚會和特別聚會,以及去探訪不同地方的教會,乃是一件很寶貴的事情。在其中有很多東西可以學習,你們將會很蒙祝福。你們為甚麼不這樣做呢?甚至可以參加國際性的聚會。在座有一些弟兄是從其他國家前來的,這是很好的。為甚麼你們不去?這是你們的損失。你們知道有一些很好的大型聚會,在台灣和香港有訓練的特會,去參加吧,你們會很蒙福的。我們在這裏的特會中,有些弟兄姊妹是從西岸來的,你們可以去那裏探望他們。有些弟兄姊妹是從亞里桑拿州來的,你們最好在十二月探望他們,那時他們有一個很不錯的特會。照我所知,在西岸他們差不多每年的每一個假期都有小型退修會,那是很寶貴的時候。你們應該多點遠行。如果你是單身的,你的單身是有其目的。我們需要這種互相激勵。

  在我所在的教會中,我們需要有人回來,把巴西的負擔告訴我們。弟兄姊妹確實接觸過,也為他們禱告,他們有生命的接觸。有人到了當地探望聖徒兩個星期,然後回來給我們一個很有生命的匯報。跟著忽然之間,我們的禱告聚會就點燃了生命。你們知道最好的方法就是藉著人與人的接觸所帶來的生命。所以你們要去,並回來匯報。許多時候我所在地方的聖徒,他們會拿捐款送往某些地方。他們把款項送往哪裏?就是送往我曾去過並帶回報告的地方。又或者其他人曾經到過,然後回來的地方。我們有一位姊妹到過巴西,及後回來。巴西的聖徒在每年的新年都有特會。那姊妹從我們的教會到那裏去,並且帶來報告說,當地有姊妹設立一個家是為著那些被遺棄的孩童,已收容了大約四十名小孩在她家裏。在紐約的聖徒聽見了,就說:「讓我們籌集款項送給他們。讓我們保持連繫,知道那些小孩的進展,並代禱。」這一切事的發生是因為有人到過那裏,然後回來。我們不想只拿起一張宣教士的名單來支持他們,我們想要與這裏和那裏的弟兄姊妹有一種生命的交通,好叫我們可以知道,為他們禱告並支持他們。單身的人就是這種資訊的關鍵。凡二十歲以上的單身者都應該有一本護照。


編者註:

  1996年的基督徒家庭特會(Christian Family Conference)在美國維珍尼亞州里次蒙巿(Richmond, Virginia)舉行。除了有主題信息之外,下午也有專題研討會,由不同講員交通有關家庭各方面的題目,其中由康登弟兄(Dana Congdon)及Shirley Woods姊妹負責交通「單身或結婚」(Single or Married)。這篇文章由邱克倫弟兄節譯自康登弟兄所交通有關單身的內容。康登弟兄在美國紐約巿居住和服事,在十多年前曾來港帶領青年特會,近年也曾在遠東的基督徒事奉特會擔任講員。文章的題目、分段及小標題都是譯者加的。

 


[1]  編者註:有關Shirley姊妹交通結婚的內容,請參閱另一篇生活短文《結婚》。

[2]  請參閱另一篇生活短文《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