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生活短文】

服事兒童

吳林綺蘭


  柏姊妹和我都是在美國服事兒童和青少年,雖然他們的背景可能跟在遠東和東南亞的兒童和青少年不同,但是我想原則上我們的學習還是相似,因為我們只有一條路,主就是我們的道路。所以,我就交通一點點我們在南澤西(註:South Jersey,位於美國新澤西州的地方)所學習的。

 

主的愛是我們事奉的根源

  我在默想服事兒童這件事的時候,主讓我想起祂所說的話和祂對兒童所懷的心腸。我們來看馬可福音第十章第十三至十四節:「有人帶着小孩子來見耶穌,要耶穌摸他們,門徒就責備那些人。耶穌看見就惱怒,對門徒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裏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神國的正是這樣的人。』」主耶穌不但說不要禁止小孩子來到祂面前,第十六節說:「於是抱着小孩子,給他們按手,為他們祝福。」所以,我們看見主耶穌是何等愛小孩子。主耶穌的愛是我們對兒童的事奉之根基。主耶穌要服事這些小孩子,但是祂給我們有權利能夠參與祂的事奉,祂要用我們,叫我們成為祂愛和祝福的管道,讓祂的愛和祝福能臨到主擺在我們中間的孩子們。所以,主的愛是我們事奉的根源。

  雖然有些弟兄姊妹天然就很愛小孩子,但是我們的愛還是有限的,除非我們有主的愛,否則我們的愛有一天也會有盡頭。有些人像我那樣不是很愛小孩子(因為我年紀很大,跟小孩子之間好像就有點間隔),如果主的愛不在我的心裏,我就沒有辦法去愛這些小孩子。所以我們一定要從主支取祂的愛,那個愛才是真正的愛。

 

在南澤西服事兒童的情況

  另外,我要說我們在南澤西兒童的服事。我們中間的兒童事奉,不過有十幾年的經歷。我們的兒童班跟成人信息聚會是同一時間進行的,所以如果我們要服事兒童,就需要有所犧牲。但是如果主給我們愛,我們就願意放棄自己所要得的,而來服事這些小孩子。所以在這十幾年來,我真的看見主的愛在激勵我們。

  我們開始的時候,有些弟兄姊妹的孩子在主日學裏,所以他們就感覺自己有責任去服事這些孩童。現在我們第一班的兒童已經長大了,已在唸大學,但是這些作父母的弟兄姊妹們還是繼續服事孩童。感謝主,是主的愛激勵他們,給他們有愛,來愛這些主放在我們中間的孩子們。

  最近我們中間又開始有些新的小孩子,有的兩歲、三歲、四歲。所以主給我們一個負擔,我們應該再一次開始學前的兒童班。由於主的恩典,感動一些姊妹很自願來服事這班小孩子。這一班大概只有四個孩子,雖然有的時候可能只有一個孩子參加,但是那些姊妹也是願意服事這一個孩子。所以,這孩子的媽媽就可以專心在信息聚會中聽主的話語。

 

是主先服事我們,我們才服事孩童

  雖然我們是服事孩童,但是在我們的服事上其實是主先來服事我們。因為我們能見證說,雖然一方面我們需要付代價、有犧牲,但是當我們等候在主面前,領受祂要我們給那些孩童們的,我們所得着的遠超過我們所能給他們的。所以我知道在另外一處聚會,有肢體說:「主啊!我不要放棄服事這些孩童,如果我放棄,我就沒有機會來到你的面前,從你領受更寶貴的教訓。」所以我們能夠參與主的事奉,服事這些孩童,實在是主所給我們的福氣。

  我們那邊現在有四班,每班有三、四個老師,每個老師教一個月,差不多三、四個月就輪一次。所以每次到月底的時候,我對這些下個月要教兒童班的老師說:「下個月是你要去教了,可以嗎?」我常常這樣想:「如果他們說我下個月不能教,怎麼辦呢?」但是從沒有這樣的事發生過。所以我實在感謝主,實在是主預備服事兒童的同工,他們都有同樣的心志願意擺上。我交通這些的經歷,就是要鼓勵你們。或者有人服事之時,感覺蠻辛苦,但是如果我們的觀念改一下,看見這其實是我們的祝福,叫我們因參與服事兒童而從主有所領受。

 

服事兒童要以基督為中心,不是以兒童為中心

  第二點,我們服事的對象不是這些孩子,我們乃是服事主對這些孩子的心意。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就需要將主給我們最好的來給這些孩子,因為主乃是要把最好的賜給我們。

  我們在剛開始服事兒童的時候,我們所用的課程是從外面買的。這些材料在基本信仰方面是合乎聖經的、是不錯的,但是我們發現這些材料有很多都是傳統基督教的觀念,卻是不合乎聖經的。

  我們也知道孩子們(特別是年幼的),他們好像白紙一樣,如果我們不小心,很容易就給他們錯誤的觀念。如果我們以兒童為我們事奉的目標,我們所用的材料就會以他們為中心。我們知道這些材料對兒童來說是很有趣的。比方講到挪亞的故事,買來的那些圖畫裏,那個方舟有很多很多的窗,好像長頸鹿伸出牠的長頸來。這樣,一下子是很有趣的,但是你知不知道聖經說挪亞方舟有幾個窗?只有一個,且是向上的。所以我們看見這個材料的時候,有一個姊妹跟我說,我們要將這些圖畫都更改,要將那些動物和窗都擦掉,在上面再畫個窗。因為我們給這些小孩子甚麼,他們就吸收進去了,所以我們不應該給他們錯誤的觀念。

  我再舉另外一個例子,最近我聽江守道弟兄交通的錄音帶,江弟兄講中文,另外一個弟兄翻譯成英文。他講到東方的博士,但那個弟兄翻譯作三個博士。我趕快回帶,想再聽清楚。是江弟兄講三個博士嗎?原來,江弟兄沒有說三個博士,但是那弟兄不知不覺就說三個博士。我們知道聖經說幾個東方的博士,並沒有說三個。因為他們帶三種禮物,所以我們就說一定有三個東方的博士,一個人帶一種禮物,但聖經並沒有說是三個。所以你看,一個觀念很容易就進到我們腦子裏面,要更改就比較困難。一不小心,這些錯誤就出來了。所以主慢慢使我們看見,這些材料不是很適合。比如談到聚會的地方,他們總是說尖尖的上面有十字架的那種建築物。所以我們又改了另外一個出版社的兒童教材,但是結果還是一樣的。而且聖經上面有很多很寶貴的教訓,孩子們可以領受的,他們沒有放在他們的材料裏面。

  所以,大約在一九九二年的時候,主對我們說:「你們給他們吃罷。」我們對主說:「主啊!我們沒甚麼可以給他們。如果我們所給的材料,不像這些出版社那樣有許多色彩,那樣有很多好活潑的作業給小孩子。」但是主好像向我們指出約翰福音所講到主分餅給五千人吃飽的那個故事,那裏說:「祂自己原知道要怎樣行。」(見約六6)所以如果主要你們換一個方向,主實在會供應所需要的。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就跟小孩子們唸聖經,從創世記一直唸到啟示錄。我們以為有很多東西孩子們不會了解的,但是主給孩子們能夠吸收和接受主的話語。主自己的話語就帶着祂的能力,而且他們也能接受。

 

要教導孩子成為討主喜悅的孩子

  當我們這樣子跟他們唸的時候,主給我們有很深的負擔,就是不要以孩子為中心,而是以基督為中心。因為我們可以教導他們很多好的功課,好像學習怎樣順服父母,我們可以談到主耶穌十二歲上聖殿的故事,後來祂就跟祂的父母回到拿撒勒,雖然祂認識天父比父母認識得更多,但是祂順服祂地上的父母。我們當然可以用這個故事教導小孩子:「你們要順服你們的父母。」我們可以教導他們很多這樣類似的事情,但如果我們就停在教導他們作乖乖的、好好的小孩子,要學習順服、學習忍耐、學習愛人。但是這還是不夠,我們還需要提醒他們,如果要作好的孩子,就要作討主喜悅的孩子,所以我們不是單單教導他們甚麼是對、甚麼是錯,而是靠着主的恩典,我們要教導他們怎樣討父神的喜悅。

  另一方面,我們要盡可能在教導他們的事上,讓孩子們知道甚麼是神永遠的旨意,要不然我們的注意力就會以人為中心,而不是以神的心意為中心。所以當我們唸主耶穌的生平之時,講到道成了肉身,主給我很重的負擔,不但要告訴他們好像主耶穌誕生在伯利恆的事,我們要讓這些孩子至少知道主為甚麼要成為肉身,在道成了肉身這事上,主付了多少的代價。我們要學習怎樣能將主放在中心,而不是以我們所服事的兒童為中心。

  我們也學習到我們不能夠單單將一些聖經的知識交通給他們,主所要的是生命。所以我們不能只是靠我們所給他們的知識,我們要同時仰望主叫祂的聖靈將這些話語在年幼的孩童心裏變成生命。所以我們只有依靠聖靈來作這個工作。

  有時候孩子們也不是那麼聽話,有時候沒有看見甚麼效果,所以主就一直提醒我們,好像保羅說:「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長。」(林前三6)所以我們在服事兒童上,我們不過是撒種的人而已,我們仰望主有一天讓這些種子活過來,在這些孩子漸漸長大的時候,主得着祂應該得的果子。

 

服事兒童是全教會的事奉

  另外一方面,我要交通的,兒童的事奉不是我們這些服事兒童的同工們的事奉,這個事奉乃是全教會整體的事奉。第一方面,我們支持家長對他們孩子屬靈的教育,因為我們知道我們一個星期只能夠跟孩童接觸一兩個小時,父母卻是整個禮拜都跟孩子一起。可能有些父母期望把孩子送到主日學,就把他們教得乖乖的,其實不是這樣的。我們要知道主所量給我們的分是甚麼,我們只是支持我們的弟兄姊妹來教育他們自己的孩子。

  那麼我在這裏舉幾個例子,在我們那裏怎樣幫助這些父母。第一,就是大概十年前我們開始給孩子們功課。有一個弟兄提議我們應該給他們功課,功課的目的不是要他們作功課,因為我們知道孩子唸書、作功課作得很辛苦,不需要再加主日學的功課。但是照他的感覺和觀察,看見父母很難跟孩子有所謂屬靈的交通,所以在功課上總是寫着要請父母幫助孩子回答功課的問題。這樣子,就給父母有一個機會,最少跟他們的孩子談到他們所學的功課。

  到如今差不多有十年了,我們還是給年齡較大的那班孩子有功課。最近,有一位一直服事孩童的肢體提醒我,三至四年級的那一班孩子還未開始有功課,所以我就想怎樣跟這些姊妹說要開始給他們功課。但這些姊妹不想這樣做,因為她們已經很辛苦,而且很多姊妹在外面也有工作,所以能夠服事已經很好了。但是有一位姊妹是教這班的,自己有七個孩子,她一直在家裏教孩子,因為在美國有些父母感覺在學校裏把許多不好的思想灌輸在孩子裏面,所以他們就在自己家裏教。

  這姊妹跟我說:「我想我們應該給他們一些功課。」所以有的時候給他們一些名字或名詞,來讓孩子找出來配對,或是讓他們背誦幾節聖經,這不是很難的功課。但是可以給孩子們有機會在家裏作這樣的事,讓爸爸媽媽有機會跟他們談談所學的。

  另一方面,我們開始給他們教材的時候,每一班都是用同一樣的教材。因為以前我們在大的一班講大衛打歌利亞,小的那班就講到挪亞,所以如果一家有好幾個孩子,他們所學的都不一樣,作父母的就比較為困難。我們想如果每一班都是同樣的,大班的當然他們可以學習的會多一點,小班的可能就講到一個重點,至少他們回家後就可以交通到我們這個禮拜的功課是甚麼。這樣子,在家庭裏面就能幫助父母帶領孩子們,父母也可幫助他們溫習主日學所教的。我知道有一個媽媽,她也是教主日學的。她是很殷勤的,雖然不是她教的那一次,她也問我要一份教材,她就可以跟她小兒子在家一齊溫習這些內容。所以這樣你就看見,主叫我們這樣作,也真的能幫助一些家庭,父母能跟孩子有屬靈的交通。

  此外,主要我們認識到兒童服事是教會服事中的一個服事,教會禱告的時候要為兒童事奉來禱告。有的時候我們忘記了,主就會提醒我們。有時候,一些班的小孩子比較不聽話,教那些班的姊妹們就在教會禱告聚會提出來,我們應該為我們的那一班來禱告。每一次這樣經過,都看見主真的是聽了禱告。所以主實在要我們看見,服事兒童不是我們幾個人的服事,乃是全教會的事奉。因為兒童服事是為培育屬靈的下一代,而不只是幾個姊妹和弟兄的事奉,而是全教會的事奉。
事奉上需要同心和彼此交通

  我們在過程中也學到功課,就是在事奉上要與弟兄姊妹同心。有的時候有些問題發生,我們在一起彼此交通的時候,主在我們的交通和禱告中就給我們開了一條出路。就好像最近我們大班的孩子們,他們感覺已聽了我們所教的內容很多次(大概他們最少聽了第三次,因我們兩三年會重覆),所以他們好像對這些沒有興趣。我們就想為甚麼我們不讓他們交通已經認識的功課的不同的點。大班的功課每次課程至少有四或五點,我們就把他們分為四、五個人一組,他們一起交通,來教他們的同學。真的,主就給我們這個方法,他們就真的很用功回家就唸了,他們就彼此交通。所以主給我們看見,有時候我們服事年齡比較大的那班,不是他們坐着那裏聽,我們來教他們,而是讓他們交通以前所聽過的,他們現在可以用自己的話來教同班的朋友。這是主的恩典,不是我們想出來的辦法。

  教大班的老師告訴我,以前開始上主日學的時候,就叫孩子自願來禱告,他們不願意,所以要點名叫他們禱告。但現在主真的在他們心裏作工,他們願意禱告,所以這個給我們看見,不是我們能作,如果我們讓主來作,在主是沒有難成的事,所以主不斷的鼓勵我們在服事的事上。所以如果我們自己單獨在想,就沒辦法想出主的路應該怎麼走。但是如果我們一起交通、一起仰望主的時候,那麼主就指示我們應該怎樣來服事主放在我們中間的孩子。

 

總結

  所以實在感謝主,給我們有機會參與,看見主怎樣事奉他們。主事奉了我們,讓我們可以事奉他們,所以我們在主裏面不是單單事奉,並且也在主裏增長。主從來不虧負我們所擺上,祂要增加更增加。所以實在是感謝主,叫我們有分於在祂的事奉上面。我想你們在座都是服事兒童的,願你們在你們的事奉上得着主的鼓勵,知道我們所事奉的不但是這些孩童們,而是事奉主對孩子們的心意,所以那樣子我們就是事奉主。我們要讓主在服事上教導我們,我們要認識我們的主,除非我們來到主的面前,有主給我們的負擔,我們就失去認識主的機會。


編者註:
  2002年2月13至17日於台北舉行的第十一屆基督徒事奉特會,除了主題信息「合乎主用」之外,下午也有專題交通,從八方面的服事來分享。本文是吳林綺蘭姊妹(即吳和西弟兄的妻子)在「兒童事奉」這專題交通中所分享的,由邱克倫弟兄從錄音整理而成,未經講者審閱。題目、分段及小標題,均由編者所加。吳師母現於美國東北部新澤西州South Jersey Christian Fellowship 聚會和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