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腓利門書15節


  保羅對腓利門說:「他暫時離開你,或者是叫你永遠得著他。」乍看此語,這好像是句給腓利門安慰的話,人的離開並不就是失去,反之更為長久的得著。但若細思,聖靈藉保羅所說的,卻有著更深的意思。不只給腓利門帶進屬靈的更高處,也讓我們在屬靈的認識與學習上,再給予提醒。


一. 暫時離開

  這節經文,英文的譯本,在之前有一個字是我們中文和合本沒有翻譯出來的,就是For(因為)。這樣就把前一節,或前一小段的話連起來了。在前幾節保羅說:「我現在打發他親自回你那裡去……我本來有意把他留下……伺候我,但不知道你的意思,我就不願意這樣行,叫你的善行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因為……」保羅不只把他的意願放下,改變不把阿尼西母留下的原因告訴腓利門,他接著更把腓利門帶進一個更深的屬靈認識裡。叫腓利門看見阿尼西母的離開至回到他那裡,原來這背後有一個更高的旨意。就是神主宰的手,祂在其中的管理。

  不錯,這奴隸阿尼西母的離開,是因他偷了腓利門的東西而逃走的,他的離去是叫腓利門受虧損了的。同時,按著當時奴隸制度,這樣的一個偷竊之奴,不要說他已遠走高飛,腓利門可能從此就找不到他;就是被遞捕了,也要處以極刑,在主人家的財物清單上報銷。所以對腓利門言,這阿尼西母從出去,可說就已是失去了。但現在保羅卻對腓利門說:他暫時離開你。「暫時」英文的譯本有翻作depart for an hour(離開一個小時),也有翻作for a while; for a little while(一會兒,一小會兒)。給腓利門看見,阿尼西母雖然離開他而去,但這只是短暫的,並且他的出去,並不是叫他永遠受虧,永遠的失去,反之讓他更加得著。保羅的話,是讓腓利門認識,這發生在他身上的事,這奴僕阿尼西母的事件,他的逃走,離去,至如今回到他那裡,這背後乃有著一個值得他思想的意義,就是神在主宰,都在主的管理裡,叫這離開了的再被得著。這叫失去的再被尋回,看來是虧損的成為益處。弟兄姊妹,在我們身上,是否也有一些事,是叫我們覺得受虧損,覺得所遇見的是不公平、不幸的?好像神是沒有看顧我們一樣?我們有否看見,原來所發生的一切的事,都是有神的手在管理,如果不是祂的許可,這事不會發生,而神讓它發生的,就更是有祂更高的旨意、目的?

  在創世記裡,我們都會記得約瑟的故事。這為父親雅各所最愛的兒子,卻被他哥哥們所賣了,甚至淪落到為奴的地步,而雅各看見孩子們帶回來的血衣,認定愛兒是被惡獸所吃了,痛不欲生。但有誰會想到,有一天父子竟能相聚?這些哥哥,豈會想到在他們面前的埃及地的宰相,竟是昔日被他們所賣的親弟弟約瑟?難怪在他們父親死了之後,他們要向約瑟請求原諒。但約瑟說:「不要害怕,我豈能代替神呢?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創五十19-20)人看這實在是雅各家的不幸,約瑟所遭無理的苦難,然而一切卻在神主宰,是在祂所命定,祂的旨意裡。聖靈藉保羅在此就是如此把腓利門帶進這更高的認識中,來接納保羅為阿尼西母向他的請求。


二. 永遠得著

  保羅說:「他暫時離開你,是叫你永遠的得著他。」這阿尼西母,他生來就是在腓利門家為奴的,他原來就是永屬腓利門的。不錯,他因犯罪而逃了,如今回來,腓利門若因在基督裡,而以恩慈待這逃奴,讓他仍在家裡當奴僕,這阿尼西母還是屬他的。但在這裡保羅卻說,是永遠得著他。這顯明所說的,不是指肉體的關係了。物質、屬地的關係是不可能永遠的。如今保羅就讓腓利門看見,這回來的阿尼西母,已經是在主裡一個親愛弟兄,這弟兄的關係就把他們彼此帶進永恒裡,所以他現在不是只得回一個奴僕,而是永遠得著一個在主裡親愛的弟兄,一個基督身上的肢體。今天,我們是否看見,我們與肢體的關係,乃是一個永遠的關係?就正如此,所以腓利門與阿尼西母間的嫌隙就必須解決,否則如何面對那永遠?同樣地,我們若與肢體間有難處,也必須在今天的時間裡,彼此包容,彼此饒恕(西四13),不是等到在基督的台前。另者,因這永遠的關係,我們也當學習更多的彼此相愛,顯出與蒙召之恩相稱的生活,因為愛弟兄就曉得已經出死入生了(約壹三14)。


三. 或者是叫

  保羅說:「他暫時離開你,或者是叫你永遠的得著他。」在這句話裡,保羅為甚麼說「或者」好像是不敢確定的?顯然阿尼西母的逃走,遇見了保羅而得蒙主恩歸向基督,又再回到腓利門的身邊,這全然是神主宰的手在管理。而因著神的恩典,更使得阿尼西母從原與腓利門只是主僕關係的,如今成了主裡親愛的弟兄,彼此能永遠的相屬。腓利門現在確實不是僅得回一個奴僕,更是得著了一位弟兄。保羅所認識這實在是神主宰的手在管理,是神的旨意。既是如此,為何還說「或者」,如此不敢確定?感謝神,就是這「或者」就讓我們看見,保羅實在是個忠心的僕人,他認識他的身份。他從不敢越過神而作主張。他認識神的道路永遠是高過人的道路的,這就如他在羅馬書裡所說的「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祂的判斷,何其難測,他的蹤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祂的謀士呢?」(羅十一33-34)。我們不要以為信心就必明瞭神完全的旨意,對神所作的仍看不清楚祂全盤的計劃,就屬愚昧人。受造的人豈能完全明白創造萬物之神的作為?在這裡我們看見,保羅就是站作主僕人的地位,以絕對肯定的對腓利門指出,「他離開就是為叫你永遠的得著」,吩咐腓利門必須收納阿尼西母。他只把腓利門帶到主面前。

  今天有些人對肢體,所欠就是這一種僕人的態度,總是站在像甚麼他都知道了,而要求別人照他的意思行,把神在弟兄身上的地位幾乎取代了。忘記了我們不是神,我們永遠不過是主的僕人,我們的服事只能把人帶到神面前,叫人看見是神所作的,叫人只與神發生關係,認識神的旨意而順從之。這實在是我們所當學的功課。願主恩待我們。
 


問題一:對第15節這經文,你先前曾否想過,保羅說這話的意思?
問題二:這經文是否給你有所提醒,知道如何作一個跟隨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