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生活短文】

務要傳道

程蒙恩


讀經:
  提摩太後書四章1-2節「我在神面前,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著他的顯現和他的國度囑咐你: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


  這段聖經是使徒保羅行完他一生的路程,最後將他未完成的負擔交託提摩太,就像主耶穌升天之前,曾經給門徒一個使命:「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見太廿八19)然後,保羅在這處寫提摩太後書時,那時他快要殉道,但在見主前,他仍有一個很沉重的負擔,這個負擔就是囑咐提摩太說:「務要傳道」。其實他與提摩太之間的關係是非常友好,為著福音的緣故,他與提摩太之間的關係就如父子的關係。但弟兄姊妹,你們有否留意在這處有一個特別的口吻來發表他的負擔。他不是說:「我兒提摩太啊!你要去傳道。」因為彼此都很熟悉。但保羅反而在這時候說:「我在神面前,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著他的顯現和他的國度囑咐你:」換句話說,現在對你說的這件事太重要了,不容忽視,不可輕忽,因這個囑咐是從神面前發出來,是從神的寶座發表出來的。所以我們先思想一下幾方面。

 

要在神面前領受傳福音的負擔

  第一方面我們要說的,是要在神面前領受這個傳福音的負擔。保羅本身是一個活在神面前的人,所以,他發出這個使命的時候,他是充滿在神面前領受這個負擔的感覺。我盼望今天下午,無論我們的生活環境是怎樣,我們每一個都來到神的面前,忘記其他一切,都來到神面前,無論你聽過多少遍傳福音的道,我所盼望的是弟兄姊妹都一同來到神面前,重新領受這個負擔。甚麼是來到神面前領受負擔呢?我舉兩個例子。

亞伯拉罕為所多瑪城代求

  在舊約聖經裏面有一個人名叫亞伯拉罕,他是與神同行,神祝福他、憐憫他。但在創世記十八章的時候就記載一件事,有一天,耶和華同兩個使者去探望亞伯拉罕。亞伯拉罕見到祂的時候,很熱情的接待祂、服事祂。然後,神就將祂的心意啟示給亞伯拉罕,應許給他一個兒子,名叫以撒。亞伯拉罕已等了很久,他憑信心得著這個應許。

  這件事完了之後,神要離開。聖經記載耶和華與兩個使者面向所多瑪離去的時候,亞伯拉罕與神同行,神說:「我所要作的事豈可瞞著亞伯拉罕呢?」(見創十八17)然後,神便將祂的心意告訴亞伯拉罕,祂說所多瑪城和蛾摩拉城的罪惡甚重,祂要來毀滅這兩個城。當亞伯拉罕知道這件事時,因他是一個活在神面前的人,他第一時間就撇下自己的需要,為著神的需要來禱告,為所多瑪的人來禱告。雖然他渴望得這個兒子已很久,他還未得著所應許的。論需要,他仍然有需要;論應許,他還未得著完全的兌現。但當他聽到神要審判所多瑪的時候,他第一件事乃是伏在神面前,他說:「神啊!如果在所多瑪城有五十個義人,為著這五十個,你會否毀滅這城呢?」神說:「為五十個的緣故,我不毀滅。」然後,他怕神發怒,便說:「神,求你不要發怒。」他說:「神啊!如果所多瑪城有三十個義人,你會否毀滅這城呢?」如此類推,他向神三番四次的懇求,甚至冒著生命的危險,情詞迫切的向神禱告。他說:「神啊!為著所多瑪城有十個義人,難道你要毀滅這城麼?」因著他傾心吐意的禱告,感動神的心,所以神拯救羅得出來。神差派使者將羅得一家拯救出來。最終,羅得和他兩個女兒被救出來。

  親愛的弟兄姊妹,這個世界是將亡城,主說:「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見太七13)。每一天,我們都看見很多人離開世界;每一天,我們看到很多人往滅亡的路奔跑。但我們是否有這種感覺?有沒有為著我們身邊的人向神揚聲禱告:「主啊!求你給他們機會」?如果你是活在神面前的人,當神的心意向你啟示的時候,告訴你說祂有一天要審判全地,難道我們可以無動於衷嗎?如果你是活在神面前的人,我相信你每一天都有很迫切的禱告,為你的家人,為你的親戚、朋友、同事、同學,要在神面前禱告,說:「神啊!求你拯救他們。」

  自從我蒙召事奉主直到今天,多年以來,我一直覺得自己很蒙主的恩典,所以,我名叫「蒙恩」,就是這個意思,一切都是神的恩典。幾乎每一天的祈禱,我都為著十二億中國靈魂禱告,為著六百多萬香港人禱告。每天也會為著靈魂得救禱告:「主啊!求你將傳福音的負擔不斷加在我裏面。」你禱告多了,最蒙福的就是你自己,因為聖靈就會把這個負擔多方的加在你裏面。然後,主為我開很多傳福音的門路。舉例來說,就在香港的中學,過去半年的時間,我們到過三、四十間中學,舉辦連續數十場的佈道會,是全校學生必須聽的。因為有一個美國荷里活的歌星悔改歸向耶穌,她來到香港。她是真材實料的演唱家,她在佈道會中唱兩首福音詩歌,然後作了短短的見證。因她的緣故,很多中學的門都開了,那些學生聽完她唱歌後都熱烈鼓掌。然後,我便有機會用半小時的時間傳福音及呼召,每一次都有很感人的場面。我和她成了「最佳拍擋」。在剛剛過去的星期三,這次不是與她合作,而是與一隊菲律賓的基督徒,我也是講半小時的福音。在元朗一間中學,全校一千人,感謝耶穌,在呼召的時候,竟然有八成半的人站起來,一同祈禱接受耶穌,聲音響滿整個禮堂,我內心充滿感動。為甚麼主會開這麼多的門路?我做夢也想不到有這麼多的門路。我知道這是主的憐憫。

  親愛的弟兄姊妹,主巴望我們「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見提前二1)。可能你會說:「我有很多禱告主也未聽,我現在所經歷的難處,工作上或正找尋工作,或是我讀書的困難。」無論有甚麼壓力,主都知道。你可能經歷某一件事情主未曾答應,就像昔日的亞伯拉罕一樣,他等侯神給他兒子已十三年。八十六歲時,神向他顯現,應許給他一個兒子,到了九十九歲這應許才兌現,這個信心是經過試驗的。但我們看見亞伯拉罕雖然自己未得著神的應許,但他仍然有信心為著所多瑪人來禱告。為甚麼他能有這個負擔來禱告?因為他看到千萬人快要滅亡了,如果他不發聲禱告,就沒有機會了。親愛的弟兄姊妹,如果主真的開你心中的眼睛,叫我們看見周圍身邊有很多人往滅亡的大路去,我相信無論你多麼忙碌,無論你有多少難處,我們的主都知道,我相信我們向神有迫切的禱告,祂必定垂聽。

但以理為以色列人的歸回代求

  我們再看聖經第二個例子。第二個活在神面前的人名叫但以理,他是被擄去到巴比倫。他被擄到巴比倫,是帶著被擄及奴隸的身份,但他經歷神的憐憫,最後他成為總理。但以理書第六章記載說,但以理知道禁令之後,仍然在神面前,一日三次屈膝在神面前禱告。他屈膝禱告是打開窗向著耶路撒冷,一日三次的禱告。為甚麼他這樣禱告?論到他的環境,他非常亨通,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論到他的富庶來說,他非常富足,他可以不需要為其他人禱告,他自己已步步高陞。但他是一個活在神面前的人,是一位敬畏神的人,所以,他無論有多少亨通,他每天第一件事就是為著神的子民來禱告。所以,他打開窗向著耶路撒冷,代表他的心嚮往神的子民,嚮往神的國度,嚮往耶路撒冷,所以他就禱告。親愛的弟兄姊妹,如果你覺得在社會上很亨通,但請你不要忘記,在你周圍還有很多主所要拯救的靈魂,你需要來為他們禱告。

  再說,昔日的但以理其實是個大忙人。今天很多香港人都說生活太忙,忙到沒有時間禱告,甚至禱告十分鐘二十分鐘已經是給神面子了。弟兄姊妹,想一想但以理,他是作總理的,他昔日所管治的地方比今天的中國還大,有一百四十四個省,當時巴比倫統管天下。接著,昔日的波斯帝國統管天下,但以理日理萬機,每一件事情都要面對,但他竟然一日三次迫切為著以色列人能歸回故土來禱告。所以,但以理書第九章記載,當他的禱告蒙神垂聽後,神就應允他以色列人歸回有望。親愛的弟兄姊妹,我知道今天你的生活都很忙,但我盼望你每一天都花點時間為香港人的得救來禱告。你算一算,香港現在大約有六百八十萬人,基督徒的人數是三十多萬。如果減去三十多萬人,還有六百多萬人還未信耶穌,到處都是未信主的人。求主給我們有感覺,求主給我們有負擔。我們每一天揚聲禱告:「神啊!求主睜眼而看這一個城市,求主側耳而聽,很多靈魂在罪中打滾,他們往滅亡的大道直奔。神啊!求你拯救他們,給他們機會。」噢!我們需要禱告。如果你每一日都是這樣禱告,包括為遠親近鄰禱告,我相信你的負擔就會加多,聖靈會將負擔加給你。

  論忙碌,但以理最忙碌,但是他是付代價來禱告,況且他昔日的禱告,是冒生命危險來禱告,因為他的同事正準備尋找他在工作上的破口,但他們找不到。他們想出一個方法,就是在他信奉神這件事來找出破綻。結果,便立一個禁令,三十日之內,除了向王以外,不可向任何人和神明求甚麼。但以理知道這個禁令之後,仍然冒生命危險為以色列來禱告,我們看到這一種代價。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巴望我們每一個都活在神的面前,無論在早晨、在晚上,只有一世間,常常活在神的面前,為著神的需要來禱告。一個顧念神的人就是一個蒙顧念的人。你要知道當神滿足的時候,你的心靈才會滿足,當神的心得著安慰的時候,你的心靈才會得著安息。否則,縱使你地上很亨通,縱使你各方面也得了很多,你的心靈仍會加倍的虛空,得不到安息,除非你滿足神的心。我巴望我們每一個都生命長大,更多顧到神的需要。但你說你有自己的事還未求,我自己的事情還未弄妥,怎還有心情去顧他人呢?請你牢記,耶穌說:「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六33)你信不信這句話仍然是主的話呢?當你信的時候,你天天先為神的國來禱告,為著福音的廣傳來禱告,神就顧念你,神就看顧你,這個就是蒙福的秘訣。

 

傳福音關乎在主面前的交帳

  我們再讀提摩太後書四章一節:「我在神面前,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著他的顯現和他的國度囑咐你」。請特別留意,保羅為甚麼說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呢?原來「務要傳道」這一件事是關乎到將來在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交帳的問題。他不直接說「在基督耶穌面前」,而是說「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因為這是關乎到在基督耶穌面前的交帳。弟兄姊妹,你有否想過那一天在基督臺前交帳的時候,主可能問你說:「你的父母在哪裏?你的兒女在哪裏?你的兄弟姊妹在哪裏呢?」你說:「主啊!我因為生活太忙,所以沒有心情傳福音給他們。」到那時候,我相信你一定很慚愧。

  或者有些弟兄姊妹說:「主啊!我很害羞,所以每逢見到他便不能啟齒去傳福音。」為甚麼會害羞呢?很多時候是因為我們沒有看見神審判的那種情景。如果你真看見的話,我相信你一點也不會害羞。

  容許我作一個比喻,假設我們對面有火災,而剛好你置身在火場裏面。你在火場裏,你是個很內向、很害羞的人,但唯有你找到一條逃生的路,你會不會不敢大聲呼叫:「火災呀!救命呀!」會不會因這樣呼叫便臉紅起來,不好意思呢?我相信你不會。當你真正看見這火災的場面時,縱使不為自己,為他人的時候,你也會叫:「火災呀!救命呀!」為甚麼?因為你真的看見這個情景。弟兄姊妹,巴不得主開我們的眼睛,叫我們看見地獄的火今天已燒著。除非你不相信有天堂與地獄(我相信你是信的),如果地獄的火、永遠的火是真實的,難道你會因為告訴人說這裏有一條生路,就會臉紅、不好意思麼?我相信你不會,因這是人命關天,這是救人呀!有弟兄姊妹說:「我膽小,我情緒低落,有很多事情煩擾我,以致我沒有心機去傳福音。」我說你還未看到這場面,因為這是關乎在基督耶穌臺前交帳的問題,甚麼是交帳?就是有責任的,要追究責任的。

  我舉一個例子,如果你在香港天文台工作,你預知明天香港會有七級地震,但你因今天心情不佳,情緒低落,便不報告,不予理會。到明天大地震的時候,很多人罹難,你會怎樣呢?縱使沒有人追究,你良心也要終身的追究你。

  試問當那天在基督臺前交帳的時候,主向你說:「你為甚麼這樣自私,其他基督徒為了你得救,為你禱告、禁食禱告,付很多代價,最後你得救了。但你得救之後,真的舉目不見一人(不是屬靈方面「只見耶穌」那一種,而是對人沒感覺,我希望你不會)。如果你對自己父母、兒女、兄弟、姊妹都沒有感覺的,你沒有負起傳福音的責任,將福音說給他們聽,給他們有機會知道。到那天,主會向你追討,主要追討那些靈魂呀!祂會追究這個責任。縱使主不追究,我相信你如果看見你至親的親人,在火湖那裏被燒的時候,他望著你在天堂裏那麼舒服,我相信你不能安樂,你望著他在火裏煎熬,永永遠遠再無寧日,他在那裏痛哭,在那裏呻吟的聲音,然而你在安樂的自私裏,你過得去嗎?親愛的弟兄姊妹,我說的不是笑話,我說的是事實。你有否看過聖經描繪樂園與陰間情景這一幕(就是路加福音十六章的拉撒路與財主)?那不過是陰間的情形,那種情景尚且如此,何況將來在火湖裏面!

  所以親愛的弟兄姊妹,不要再因沒有時間、沒有心情,而忘記自己的家人。縱使家人心硬,縱使他不肯信,但你有責任天天為他禱告,還有你需要讓他有機會聽見福音。神創造世人,給每一個人都有知情權,每一個人都有權利去揀選神,我們不能把他們那知情權抹殺。你不要說:「看他的樣子都不會信,所以我不講了。」如果是這樣,你便錯了。信不信是他的責任,對他說卻是你的責任。你怎知道他不會信呢?他當時可能罵你一頓,沒有多久後,當他生意破產的時候,生病進醫院的時候,聖靈便會讓他想起你曾向他傳的福音,那時他的心便軟化下來,就歸向耶穌基督。但如果你不傳,他從來不知耶穌是誰,他一生便沒有機會,不明不白地去到火湖,真是冤枉。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希望你進入這個感覺。傳福音不單關乎在基督臺前交帳的問題,更是我們的責任。

  有一次我看報紙,知道一個晨運客走到海邊,看到一個婆婆掉進海裏,他自己已五十多歲,仍跳進海裏把她救上來。那時,我內心感到很佩服,覺得這個人很有善心,因他救了一條命。有時候,我們看到外科醫生急救,手術完了,從手術室走出來。然後,他說急救成功,我們會帶著感激的眼光看著他,覺得這個人好,因他救了一條生命。

  親愛的弟兄姊妹,你知不知傳福音是甚麼?傳福音是將一個靈魂從地獄的邊緣推向天堂,是救他從今世到永恒,噢!這一個救才重要。今日主就要你我扮演這個角色。所以不要輕看傳福音,每一次的傳福音,就是「速興起傳福音,速搶救靈魂」,你需要有這一種感覺。當你帶著這種負擔的時候,聖靈會加給你力量,主會祝福。

 

保羅傳福音的榜樣

  所以我盼望我們在主面前接受這個負擔。保羅說:「我在神的面前,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要在審判的主面前囑咐你這一件事,因為將來我們也要在基督臺前來交帳。」保羅就因這個緣故,他的一生可以說是個傳福音的人。他蒙召之後,從耶路撒冷開始,直轉到以利哩古,到處傳揚基督的福音(見羅十五19)。不錯,他建造教會,他看到教會的異象,但他本身是個傳福音的人。如果你思想保羅的一生,他所受的苦,幾乎八成是從外邦人的逼迫而來。有猶太人的逼迫、外邦人的逼迫,為甚麼?因為他是站在最前線去開荒傳福音。他傳福音到以弗所的時候,傳到一個地步,全亞西亞每一個地方的人都聽見耶穌是救主,甚至那裏的人形容保羅像瘟疫般,是攪亂普天下的,是福音的瘟疫。姑且這麼說,散發得太快了!他可以傳到那些作偶像生意的人也關門,所以,那些造偶像(銀像、銅像)的人也常常與保羅為敵,到他晚年殉道之時也面對這個難處。保羅在提摩太後書四章十四至十五節說:「銅匠亞力山大多多的害我;主必照他所行的報應他。你也要防備他,因為他極力敵擋了我們的話。」為甚麼一個銅匠與他為敵?因為銅匠是造偶像的。保羅傳道傳到造偶像的都關門,所以他們聯合起來控告保羅。

  保羅最後在羅馬殉道。為甚麼保羅在羅馬殉道?因為他最後傳福音,是幾乎整個羅馬城也傳遍,下至平民,上至皇室,都聽見福音。他在該撒的臺前作見證,他不單腳帶鎖鍊在亞基帕王面前作見證,甚至在羅馬皇帝該撒面前作見證,所以該撒家裏很多人信耶穌。到最後,保羅寫書信說:「在該撒家裏的人特特的問你們安。」(見腓四22)所以,連皇室成員都信耶穌,甚至連兵丁也都傳了。你讀腓立比書第一章,你就會看到保羅說在御營全軍和其餘的人中,都知道他受捆鎖是為福音的緣故。為甚麼?因為保羅在羅馬那兩年的時候,每天也有一個兵看守他,輪更每天換一個士兵,他就每日向他傳,每日傳一個。兩年後,羅馬御營全軍個個都聽見福音,雖然不一定每個都信了主,但保羅是帶著這一個負擔:「無論是希利尼人、化外人、聰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們的債,所以情願盡我的力量,將福音也傳給你們在羅馬的人。」(羅一14-15)他要盡他的力量。

  試問我們是否為福音盡上我們的力量,或只是隨便的說兩句?抑或我們在神面前盡我們的力量去傳?這裏有一個人名叫保羅,他腳帶鎖鍊的時候,仍不顧自己的安危,只顧到神的需要,在那裏迫切的傳福音。親愛的弟兄姊妹,在我們周圍身邊有很多靈魂未得救,我們有責任把福音傳給他們,好像還債一樣,這是主託付我們的,如果我們不傳,我們怎可以空手見主面呢!

 

傳福音關乎主的再來和得主的賞賜

  弟兄姊妹,特別留意這處所講:「我在神面前,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著他的顯現和他的國度囑咐你:」請留意他為甚麼要這麼囉嗦地寫「憑著他的顯現和他的國度囑咐你:務要傳道」呢?原來傳福音不單是從神發出來的使命和在基督臺前交帳的問題,更是關乎到主顯現的問題。主的顯現就是說到主的再來。弟兄姊妹,你盼不盼望主快些回來?主怎樣能夠快些回來?聖經給我們看到:「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太廿四14)就是天國福音傳遍天下的時候,得救的數字添滿的時候,主就回來了!為甚麼主還未回來呢?因為他願意人人都悔改,不願意一人沉淪。神願意萬人得救。噢!我們的神有一個願望,祂巴望萬人得救。誰能滿足神的心?誰能滿足主的心呢?我們需要體貼基督耶穌的心腸。主快要回來了,但祂看到很多靈魂還未得救,需要添滿,巴不得我們同心合意起來興旺福音。親愛的弟兄姊妹,主需要你這一份,弟兄是,姊妹更是。主要得著我們,在你的家中,在你的學校,在你的公司,在你工作的地方。噢!你在這處為主發光,來興旺福音,能作為福音的見證人,人從你身上來認識耶穌基督。主很快便回來,還有很多得救的數目未添滿,需要你天天代禱,然後把握機會來傳揚福音。

  還有,祂的顯現關乎主的賞賜。噢!那日見主面的時候,我們巴望的是能得著主的賞賜。弟兄姊妹,你希不希望得著主的賞賜?有些弟兄姊妹很客氣,他們說他們將來不需要賞賜,只要天堂有一角可以讓他們棲身便可。他們這樣說是因為未認識這種賞賜是甚麼。如果你看到將來這一種榮耀,你就會愛慕這種賞賜,就會愛慕這種榮耀,是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但以理書最後一章提到:「那使多人歸義的,必發光如星,直到永永遠遠。」(見但十二3)到那日,日有日的榮光,星有星的榮光,這星和那星的榮光也有分別,這是跟死人復活所得的賞賜不同。

  親愛的弟兄姊妹,主快要回來,在主顯現之時,我不盼望我們空手見主,我們所巴望的是那日我們能安然的見主,歡喜快樂的見主,因為知道在祂裏面的勞苦不是徒然的(參林前十五58)。在這個世界上,有千萬種勞苦。無論你在社會上多亨通,多有成就,好多種勞苦的結果就是步所羅門的後塵,是捕風捉影,然後是「虛空的虛空」。但是唯有一種的勞苦,就是在基督耶穌裏的勞苦,這一種勞苦不是徒然的。太有福了!這種勞苦是去到永恒的。原來你派一張單張,天上會記念。你說:「主啊!我怕他罵我一頓。」如果你知道有賞賜,就像耶穌說:「人若因我辱罵你們……你們就有福了……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見太五11-12)如果你真知道這件事,真信這件事,你真的要對罵你的人說:「你多罵兩句啦!讓我多得著賞賜。」當然不是故意叫人罵你,我意思是說能為福音有一點勞苦,多麼有福呢!不要擔心說:「我邀請我的父母,他們便罵我」,於是我膽怯不邀請。千萬不要這樣!親愛的弟兄姊妹,有一種的勞苦,是為福音的勞苦,派單張也好,或送福音錄音帶給人聽,或用各種的憑藉邀請人聽福音,或是直接向人傳福音,所有的勞苦都不是徒然的。不是你帶人得救才算,你願意去傳,已經有福了,記在天上了。歷史上有很多宣教士來中國傳福音,他們花費一生的時間,其實得不著很多人,但是他們的事蹟記在天上。

  我們看國度是關乎得勝者的問題,所以我們知道如果我們願意廣傳福音的時候,主回來,在地上建立一千年榮耀的國度。你巴望成為得勝者(今天的主題不是得勝者的呼召,我們只是少少談及),如果你建立一個傳福音的生活,顧念他人的需要,我相信你的生活也會得勝很多。因為基督徒的特點是:你願意為別人祝福,你就蒙福。因為生命的水流就從你身上流出去祝福他人。如果你只是自私為自己,遲早你會感到乏味,因為生命不得流出去。

  同樣你為著傳福音時,你會更加留意自己的行為,你會更加需要神,你多禱告,主的同在也多,因為主說:「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見太廿八20)你盼望更多主觀地經歷主的同在嗎?你要傳福音,就會經歷到主的同在,是很喜樂的。有時主日聚會完了,我帶弟兄姊妹到醫院傳福音(要經過申請批准的,一個月有一次),有時其實很疲倦。完了後,我問弟兄姊妹:「大家覺得怎樣?」他們不用講,我也知道,因為每個都滿臉笑容。為甚麼?雖然疲倦,但很喜樂,這就是傳福音的賞賜,不需說將來的賞賜。你是否很久沒有開心過?當然不是,但是你如果巴望多些喜樂,我就希望你多些體貼主的心意去傳福音。你有否見過佈道會後,很多弟兄姊妹都很開心?因為主將得救的人加給教會,聖靈將喜樂印證出來。親愛的弟兄姊妹,得勝者的生活有一樣特徵,就是不顧自己,只顧神。當然我們今天不是講得勝者的問題,但傳福音是與帶進主的國度有直接的關連。

 

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

  然後第二節說:「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甚麼是不得時?約翰福音第四章記載主在撒瑪利亞的時候,祂當時走了半天的路程,很疲倦,是不得時的時候,沒有食物吃,又渴、又餓。門徒進到城裏買食物,主竟然就把握機會向一個來打水的撒瑪利亞婦人傳福音。就因為祂這樣傳,原本祂是在最不得時的時候,但祂把握機會傳福音給撒瑪利亞婦人,最後合城的人都歸向耶穌基督。早陣子,因主話語的激勵,我也經歷到這一種味道。我記得在粉嶺有一間中學,我們傳完福音,又趕到市區另一間中學,十二時半從這處趕到那處一時半開始的佈道會。我們坐車一同去到,聚會已經開始了。(有些學校不會留意你們口渴及吃東西的問題,到學校傳道我們會特別客氣,甚麼也不要求。其實,有機會給我們傳福音,我們已經謝謝他們。)去到那裏,水沒有喝,也沒有吃東西,就繼續拼上去。完了以後,我們很開心,肚子不覺餓。實在很開心,開心到怎樣呢?那個外國人習慣擁抱著我,那時他就很開心地擁抱著我,他說:「Amazing!」感謝神,那麼多人信耶穌,他開心到跳躍,他忘記他自己的疲倦。然後我們去到一個附近的屋村吃下午茶,比一般便宜,他因這麼便宜而開心。感謝主!我們不是因為一頓便宜飯而開心,而是因為很多人得救而開心。

  我再說一個小小的經歷,有一次在旺角,因為駕駛執照到期,要到運輸處排隊換領新的。因為排了很久,排隊到下午一、二時才完,我便急忙找一間快餐店吃飯。我進去,坐在一位婆婆的對面。我急忙叫了一個快餐,伙計給了我一杯茶。那個六十多歲的婆婆便向我說話,她說:「你這杯茶是很骯髒的。」因她看見那處的伙計用洗過筷子的茶給另外一些客人飲用。我說:「我不會喝這杯茶。」在那時候,聖靈感動我傳福音給她。我心裏想說:「主啊!我這麼久沒有喝水、沒有吃東西,她快吃完了,只剩下一杯茶。」不久,我的食物到了,但心裏有感動要傳福音給她。我就隨著感動向她傳福音,我說:「婆婆,你有沒有聽過耶穌呀?」她說:「我曾聽過。我年少時是天主教徒,但已是數十年之前的事了。」然後,她開始講她的歷史。幸好她講她的歷史,我便開始吃飯。年紀大的人,是需要時間給她講,她會覺得很舒服的。她看到你留心聽,便很開心。我邊吃邊聽,直至吃完後,便一邊喝東西一邊傾談。她從抗戰時期開始講,講述怎樣從重慶來到香港,然後怎樣怎樣的經歷。最後,她說一生沒有結婚,現在住在單身老人公屋內,但與她同住的單身住客時常打她、欺負她。原來她是處於這種處境。結果,我將福音傳給她。最後感謝主,她信了耶穌,我帶她一起祈禱。在嘈吵的餐室時,我帶她祈禱接受主,我祈禱一句,她跟我祈禱一句。我還記起祈禱完後,她眼中有淚水。然後我教她以後怎樣祈禱,也把教會聚會地方的電話號碼寫給她。過了幾天,因我忘了告訴教會的一個姊妹,這姊妹打電給我說:「有一位名叫Mary Hung的人打電話給你。」我就說:「這人是在旺角的一間餐室信耶穌的。」感謝耶穌,後來她來參加教會聚會。就這樣,主救了一個靈魂。

  再多講一個經歷。有一次八月份,我站在巴士站,天氣很熱,那天是要去探望一個姊妹的媽媽。排隊的時候,在我前面有一個婆婆,她跟我聊天,她說巴士怎樣怎樣來,我便回應她幾句。在回應她的時候,內心有一種感覺,要傳福音給這位婆婆。在她說話之時,我便開始與她交談,後來講起福音。巴士來到,我們上了車,我特意坐在她身旁,把福音講給她知道。感謝耶穌,我看我快要下車,她是遲些才下車,這個時候要收網了,不要再談下去了。我對她說:「你要把握機會,跟我一起祈禱接受耶穌,可能我們以後再沒有機會見面,但我希望你能得著耶穌成為你的幫助。」感謝主,她跟我一起祈禱。祈禱後,她很開心握著我的手,她說:「先生,多謝你,我以後是不是祈禱說:『主耶穌啊!求你幫助我。』就是這麼簡單?」我說:「是的,你向主耶穌常常說:『主耶穌啊!我將每一天交託給你。』」她告訴我,原來她過幾天就要返溫哥華她兒子那裏,我叫她到那裏一定要參加教會聚會。雖然以後沒有機會再遇見她,但我很清楚她已得著耶穌。
還有一次在飛機上,我從美國坐長途機回來,看見一個香港的女學生。我太太坐在旁邊,由於是長途機,所以我們坐久了,就換了座位。我因坐近這女學生,便有負擔傳福音給她。我抓著機會將福音傳給她。感謝耶穌,她在飛機上信了耶穌。她說:「我以前很抗拒福音,竟然在飛機上因回來探親而信了耶穌。」後來,她非常開心說:「我要告訴媽媽,我在飛機上信了耶穌。以後回學校要參加團契。」

  是的,弟兄姊妹,任何時候都是我們傳福音的機會。所以,你傳福音的靈怎樣能夠加強呢?你需要無論得時、不得時,記得總要專心。今天很多人在學業上專心,事業上專心,愛情上專心,但是否能在福音上專心。使徒們說:「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見徒六4)我盼望每一次傳福音的時候,你都能夠專心、誠懇、認真,讓聖靈能夠祝福。我們身邊有太多人需要傳福音給他們,但願我們體貼主的心腸,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

 

速興起傳福音

  最後,我們把這節聖經讀一遍,我今天把這一節聖經送給大家:「我在神面前,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著他的顯現和他的國度囑咐你: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我們沒有時間講後面的經文,但是,盼望我們在主面前都來領受這個負擔。我們唱一首詩歌《速興起傳福音》。

  請弟兄姊妹原諒我,我今天有一個感覺,當我們再唱這首詩歌之時,我希望如果主對你有呼召,你說:「主,我樂意為著祢的福音,我再一次有個奉獻的心。」你的奉獻不代表說要全職事奉主,而是說一生肯為福音來擺上。可能你是學生,但你願意在讀書的地方,在工作的地方,願意為主發光,要來傳福音。如果你肯將自己獻給耶穌,為著福音來奉獻自己,我們唱的時候,你可以靜靜的站起來唱,在主面前有這個奉獻。不需要勉強,只要順服聖靈的感動。我們再唱的時候,如果聖靈感動你,你說:「主啊!我答應你的呼召,我在這裏,為你的福音擺上我的一份」,你就可站起來唱。

  親愛的弟兄姊妹,主是將傳福音這個託付給了教會,教會今天是金燈臺,甚麼是金燈臺?金燈臺就是襯托主耶穌基督這個真光,所以燈臺就是見證光。今日金燈臺在香港這個城市上面,就容許香港人因為燈臺而看見光。所以,昔日的腓立比教會,他們在這世代中就如同明光照耀般,將生命的道表現出來。他們怎樣如明光照耀呢?因為他們是「從頭一天直到如今……同心合意的興旺福音。」(見腓一5)。今天教會是金燈臺,主將我們擺在教會裏面,我們要同心合意興旺主的福音,擺上我們的一份,所以我深信主是悅納我們。站在這裏的每一位,你在主面前的奉獻,主是悅納的。我想花一點時間,我們每一位在主面前有些禱告,無論站著的、坐著的,都在主面前有一個禱告。你為自己獻給主來禱告,為著福音來禱告,回應信息的禱告,然後我禱告。


編者註:這篇信息是程蒙恩弟兄在1999年4月2至3日,在馬鞍山烏溪沙青年新村舉行的「荃葵退修營」中所傳講的兩篇信的第一篇,從錄音整理出來,並加上題目及小標題,盼望讓更多弟兄姊妹得著激勵,在傳福音的事上體貼神的心。信息記錄未經講者校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