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撒母耳記上一章28節


  撒母耳是以法蓮人(按歷代志上六章的家譜,撒母耳是利未支派,哥轄族的後裔。因為利未人在分地時沒有份,所以散居於其他支派的地,所以準確些他應該是居於以法蓮地的利未人),家住拉瑪‧瑣非。他父親名叫以利加拿,有兩個妻子,一名哈拿,另一名叫毘尼拿。哈拿受丈夫寵愛,可是卻沒有兒子。毘尼拿常常以此激動哈拿,以致她哭泣不吃飯。撒母耳便是哈拿在極度仇苦中向神禱告得來的。撒母耳這名字的意思是:祂的名乃全能神。

  撒母耳的出生背景是很特別的,他出生於士師時代,但他的服事卻橫跨士師與君王管治兩個時代。他可說是從士師時代結束,過度至君王管治時代的一個重要人物。所謂士師時代是繼摩西和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進到迦南地之後的最初四百五十年。在這時期,以色列中再沒有像摩西和約書亞這樣強的領袖去作以色列人屬靈上的帶領,當時各人任意而行,偏離神的道。於是神便興起外敵來侵略他們。當以色列民陷在困苦中呼求神,神便興起一些士師帶領以色列人對抗外敵的侵略,將以色列人拯救。當以色列回復太平的日子,他們便又再任意而行,進入罪惡的循環當中。直至他們落入另一輪的外敵侵略,才又求告耶和華。所以士師的工作多是短暫的,相對之下,君王的工作和地位都是有持續性的。士師好像神騁請的臨時工,完成工作後便功成身退,很快被人遺忘。百姓的心態是:有事便求告神,太平無事便沉醉於世界中,享受罪中之樂。

  撒母耳也是其中一位士師,並且是最後一位士師。因為神藉著他膏立以色列第一個君王,結束了士師時期。「從此,非利士人就被制伏,不敢再入以色列人的境內。撒母耳作士師的時候,耶和華的手攻擊非利士人……他每年巡行到伯特利、吉甲、米斯巴,在這幾處審判以色列人。隨後回到拉瑪,因為他的家在那裡;也在那裡審判以色列人,且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撒上七13,16,17)作為士師,神興起他帶領以色列人擊退非利士人。並且在民中作施行審判的工作。撒母耳作士師不像以往的士師,因他是終身作拿細耳人歸給神。他帶領以色列人擊退非利士人之後,仍持續不斷的在不同的地方作審判以色列人的工作,並且在家鄉拉瑪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表示他繼續服事的決心。撒母耳作士師時實在有君王的影子,帶出神在百姓中管理的權柄,只是沒有像君王一樣享受從百姓而來的進貢和崇拜。因此後來當百姓向撒母耳求立一個王來管治他們時,撒母耳感到被厭棄而向神禱告。神對撒母耳說:他們不是厭棄你,而是厭棄我。

  撒母耳不但是最後一位士師,也是最早被立為先知的(參撒上三19-21)。撒母耳是先知因為神將自己的話默示撒母耳。並藉著他所說的話一句都不落空。以致以色列人都知道神立他為先知。先知的工作是作神的代言人,向人傳遞神的信息。撒母耳作為第一位先知,他希望先知的工作有人承繼,因此創辦了先知學校,訓練門徒。「掃羅打發人去捉拿大衛。去的人見有一班先知都受感說話,撒母耳站在其中監管他們;打發去的人也受神的靈感動說話。」(撒上十九20)這裡提到撒母耳站在一班先知當中監管他們,其實正是訓練一班門徒作先知。一直到了以利亞和以利沙時代,也同樣有先知收授門徒的情況出現。

  撒母耳除了身兼士師和先知,他也是一位祭司。當以利和兩個兒子都偏離神的旨意,神便另立撒母耳作他忠心的祭司(參撒上二35)。他更在家鄉拉瑪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撒上七17)。

  祭司的工作,是將人帶到神的面前。先知是代表神來向人說話;祭司代表人來到神面前,藉著獻祭,為百姓和自己贖罪,或作出感恩和奉獻。今天我們不需要獻牛羊為祭,因為主耶穌己經一次獻上自己作為永遠的贖罪祭,叫我們藉著禱告直接來到神的面前。因此撒母耳作為祭司也是個經常禱告的人。在撒母耳的家庭中我們發現一件很重要的學習,便是禱告。相信撒母耳從母親的身教自少認識禱告的重要。

  撒母耳第一次正式的禱告是祭司以利教他的。有一晚神三次呼喚撒母耳之後,以利教他若神再呼喚他時便這樣回答:「請說,僕人敬聽!」我們有沒有經歷過神的呼喚?當我們不肯定這是否神的聲音時,我們會怎樣做?我們或許會作出很多分析和個人的判斷,但最重要是回到神面前繼續求問並等候敬聽。禱告不單是向神求這樣那樣,更是與神相交。溝通是相向的,所以我們第一樣要學習的,便是學習聽神的聲音。

  當撒母耳年紀老邁,兩個兒子都不行他的道,貪圖財利,收受賄賂,屈枉正直。以色列人也離棄他,要撒母耳為他們立一個王來管治他們的時候。撒母耳第一個反應是什麼?聖經說:「他便禱告耶和華。」(撒上八1-6)

  為何以利兩個兒子犯罪遭神責罸,但撒母耳的兩個兒子同樣犯罪卻沒有被神指責?以利兩個兒子是作祭司,而撒母耳的兩個兒子是作士師。可見神對祭司的要求是較高的。以利雖然有勸誡他的兒子,但卻沒有為他們禱告。聖經沒有記載撒母耳有否勸誡他的兒子,但他第一個反應便是禱告耶和華。我們曾否為一些親人或好友信主禱告,或求主挽回一些離開了主的肢體而禱告?這種禱告的感覺,就好像放風箏一樣,風箏是靠一條線連系,若這條線斷了,風箏便會飛走,最終可能跌入叢林中,再也找不回來。這條風箏線就好像我們的禱告,是不能讓它斷的。所以當以色列民知道求立王一事是得罪耶和華時,撒母耳說他斷不停止為他們禱告(參撒上十二17-23)。禱告是他作事的法則,無論面對跟敵人打杖、百姓犯罪、兒子背道,他都覺得若停止為他們禱告便是得罪耶和華。

  撒母耳的出現也是源於他母親哈拿的禱告。接著我們來看看這個蒙神應允的禱告(參撒上一10-22)。從哈拿的禱告我們可以重溫一些個人禱告的學習。

  第一是要向神求:「你們貪戀,還是得不著;你們殺害嫉妒,又鬥毆爭戰,也不能得。你們得不著,是因為你們不求。」(雅四2)我們遇上難處時,第一時間大多會用自己的方法去解決。口罩很缺乏時,會到處張鑼、排隊搶購;受到上司無理對待,第一時間便是據理力爭。到我們辦法用盡,才會去求問神。這樣叫我們走了很多寃枉路。聖經說我們用許多的方法,無論怎樣貪戀,如何嫉妒,甚至明爭暗鬥,也可能得不到解決,惟有向主求便能得著。哈拿的禱告,是傾心吐意的禱告,她將自己的難處坦誠地向神傾訊,以致以利以為她是喝醉了酒。所以我們遇有需要或難處,第一時間是要專心求告神,主必垂聽,給我們解決的方法。

  第二是不妄求:「你們求也得不著,是因為你們妄求,要浪費在你們的宴樂中。」(雅四3)哈拿求告耶和華不但是為自己需要,也想到神家的需要。一方面求神賜她兒子,另一方面又願意將神賜給她的兒子終生作拿細耳人獻給神。她既求神給她兒子,為何又將兒子歸給神呢?因為她知道她真正的需要是甚麼,是自己的專嚴多於擁有一個兒子,她求的是藉著得一個兒子,除去在她身上的羞辱。藉著禱告她知道神的需要,便是一個可以歸給神使用的器皿。神悅納了她的奉獻,後來更另外賜她三個兒子,兩個女兒。我們求的時候有沒有想到神的需要,是否合神的心意?是否我們的真正需要?例如當我們求主給我們考試有好成績,會否帶著一個心願,將來用我們所學的知識去服事神?我們求很好的成績或高的職位,還是求主預備適合我們的前路?得到超出自己能力的成績或職位未必是好事,就算可以達成自己的理想,但若能力及不上,或跟自己性格不合,反會令自己承受很大壓力。

  第三要信:「所以我告訴你們,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甚麼,只要信是得著的,就必得著。」(可十一24)當祭司以利向哈拿說:「願以色列的神允准你向他所求的!」哈拿的反應如何?聖經說她便走去吃飯,面上再不帶愁容了。我們遇上極大困難的時候,許多時禱告了仍會面帶愁容,顯示我們禱告時沒有憑信心交託,依然背著許多重擔。「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四6-7)大家禱告後是否有平安,或是仍有憂慮?我們可以藉此省察自己,知道自己信心是否足夠。若有信心不足,便需求主幫助。這樣禱告本身便能帶給我們平安,成為我們的力量。當禱告沒有信心時,可嘗試回想以往的禱告有多少是蒙神應允的?

  第四心裡不可注重罪孽:「我若心裡注重罪孽,主必不聽。」(詩六十六18)哈拿不停地受毘尼拿言語上的羞辱,但在她禱告中卻沒有心存半點怨恨嫉妒,只專注為自己和神的需要祈求,所以蒙神垂聽。我們曾否禱告時求神懲罰一些惡人或欺負自己的人?這樣的禱告是不合神的心意的。因主教導我們要饒恕人七十個七次。我們可以向主伸冤,但若對人心存仇恨,便是注重罪孽,是不會蒙神垂聽。

  第五不可灰心:「我因被人激動,愁苦太多,所以祈求到如今。」(路十八1-8)哈拿的禱告是不斷的禱告。越是愁苦便越迫切需要禱告。耶穌設一個比喻,是要人常常禱告,不可灰心:一個不義的官,尚且因一個寡婦的不斷苦苦哀求而答應為她伸冤,何況我們的父神?所以我們禱告不要輕易放棄,只要不是妄求,神就像父親一樣總會應允祂的兒女所求的。有時神有祂的時間,需要我們等候。到了時候便會成就。

  像撒母耳一樣,我們今天面對著一個將有重大轉變的時代。我們不免會遇上困惑、憂慮。我們需要藉著在隱密處的禱告常常來到神的面前,說:「請說,僕人敬聽!」仰望神向我們開啟祂的旨意,成為我們隨時的幫助。「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詩九十一1)我們的神是全能者,祂絕對有能力保護我們,帶領我們越過一切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