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刻、先知蒙召

  聖經記載先知以利亞出來事奉時,當時北國以色列是亞哈作王,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更甚,犯了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犯的罪,又娶了西頓王謁巴力的女兒耶洗別為妻,去事奉敬拜巴力。在撒瑪利亞建造巴力的廟,在廟裡為巴力築壇。亞哈又作亞舍拉,他所行的惹耶和華以色列神的怒氣,比他以前的以色列諸王更甚。以色列人進入最黑暗的時期,不但拜金牛犢,也拜外邦神祗,失卻對神獨一的敬拜。謁巴力的意思是「陪同巴力」,而耶洗別的意思是「讚美巴力」,這可以反映當時敗壞的光景。就在這最關鍵的時刻,神興起祂的僕人:以利亞,以利亞名字的意思是「耶和華是神」,神盼望藉祂的僕人扭轉以色列人的光景,他的出現説明惟有耶和華是神。以利亞向亞哈宣告説:他若不禱告,幾年就不下雨。果真以色列人就經歷旱災,我們曉得以色列人認為巴力掌管風雨和農業,當旱災和饑荒臨到以色列人,正向他們說明耶和華才是真神,勝過巴力。

  今天同樣是關鍵時刻,主再來的日子臨近,不法的事增多,人的愛心漸漸冷淡。神的子民面對裡外的攻擊,教會合一的破壞,外面的逼迫難處,世界的吸引和迷惑,衝擊信徒生命的成長。在這關鍵的時刻,神盼望祂的子民回轉,專一歸向祂,見証「耶和華是神」。


生命的經歷

  在列王紀上十七章提到以利亞奉神吩咐去了約旦河東,藏在基立溪旁,神藉烏鴉早晚給他叼餅和肉作供應,他也喝那溪裡的水維生。過了些日子,溪水也乾了,因沒有雨下在地上。神吩咐他往西頓的撒勒法去,住在那裡,神已吩咐在那裡的一個寡婦供養他。以利亞在寡婦家中經歷神的應許,罈內的麵必不減少,瓶裡的油必不短缺,直到耶和華使雨降在地上的日子,並且在寡婦家中也經歷了她兒子死而復活。以利亞因著順服神,帶進經歷神的預備和大能。這些經歷,也成為以利亞在事奉上的裝備,他不單宣告耶和華是神,更親身經驗耶和華是神。今天我們不單口稱耶和華是神,更要經歷耶和華是神!祂是我們生命的供應,掌管我們的生命。這也提醒我們學習服事的人,我們需要更多生命的經歷,帶進生命的事奉,才能以生命影響生命!

迦密山上的得勝:耶和華是神

  列王紀上十八章以利亞公開的事奉,在迦密山上大戰450位巴力先知,以利亞向以色列眾民說:「你們心持兩意要到幾時呢?若耶和華是神,就當順從耶和華;若巴力是神,就當順從巴力。」以利亞得勝,並殺盡巴力先知。他得勝的武器就是信心的禱告,所以禱告是非常重要,不是當我們沒有辦法時,才「惟有」禱告,而是在一切辦法之先,就要禱告。以利亞在迦密山上兩次求告耶和華,要使以色列民知道耶和華是神,並且知道祂使以色列民的心回轉過來。今天我們面對疫情,我們需要更多的禱告,這是屬靈的爭戰,使人知道耶和華是神,並叫人回轉。以利亞的職事是叫以色列民回轉,在瑪拉基書(瑪四5,6)和路加福音(路一16,17)也是這樣論述以利亞的職事。從聖經中瘟疫的出現,一方面提醒我們主快回來,另一方面神用瘟疫來審判人,目的是要人悔改回轉。因此我們要多禱告,也要自省:檢視自己那裡需要回轉悔改?我們對神是否心持兩意?


見這光景

  到了列王紀上十九章,情況好像急轉直下,以色列人大復興及回轉向神整裝待發之際,以利亞從他事奉的高峰墜下,本可趁機把以色列人全國轉向神,但他卻逃到南國猶大的別是巴,原因何在?列王紀上十九章3節指出以利亞「見這光景」,就起來逃命。「見這光景」可能指以利亞聽見自己被耶洗別追殺的威嚇,生命受威脅,所以懼怕起來,也可能是以利亞想到在迦密山上大勝巴力先知,這樣轟轟烈烈的得勝,卻未能影響亞哈及耶洗別回轉。更想到自己的事奉,為神大發熱心,換來今天孤單,無助乏力的光景,叫他心灰意冷。我們今天事奉神的光景如何?

  今天我們在生活上同樣面對一些境況叫我們懼怕,叫我們灰心失望。或許是疾病的纏磨、生活的困難、學業工作不如意、人際關係不好,社會動盪不安等,我們會否因「見這光景」對神失去信心?彷彿忘記了耶和華是神,叫我們信仰的路上卻步、灰心、後退?


靠己之力

  以利亞在別是巴將僕人留在下,自己在曠野走了一日的路程,來到一棵羅騰樹下,就坐在那裡求死,說:「耶和華啊,罷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因為我不勝於我的列祖。」「因為我不勝於我的列祖」這句話會讓我想到,我們會否曾這樣說:我不比某某肢體強,不能擔某某服事?但當我這樣說的時候,會否正反映在我的內心中,是想到靠自己的能力,並不是靠選召我們的主!這是否也是以利亞心中所想?「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林前一27)神揀選你我不是我們比別人優勝,乃是祂的憐憫,或許是你對神有點心,但絕對不是你個人的能力!所以今天若我們是靠著自己的能力來事奉,恐怕我們常常會說:主阿,我不比某某肢體強,以至推卻了神的工作!同樣地,今天我們是否靠自己來面對的「這光景」?當人忘記耶和華是神,恐怕就靠自己的力量面對。但保羅面對逆境,力不能勝時,他學習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林後一8)


背道而馳

  感謝神,祂總是體諒憐恤祂的僕人,祂沒有責備,卻差遣天使兩次預備餅和水,供應以利亞的需要,讓他體會神是與他同在,明白體恤他的境況,並要供應他肉身的需要。天使提醒以利亞,他當跑的路還遠,意思是他前面事奉的路途還遠。神總是盼望他的僕人繼續往前事奉,走在他蒙召的路上。但以利亞卻跑了40晝夜,到了何烈山,就是神的山,他繼續往南下,與他被召作北國先知背道而馳。我們的事奉、生活是否也是走下坡?


愛的呼喚:「你在這裡做甚麼?」

  「他在那裡進了一個洞,就住在洞中」(王上十九9),在那裡過夜。耶和華的話終於臨到他說:「以利亞啊,你在這裡做甚麼?」這句說話對一個僕人來說,實在是百般滋味在心頭。僕人當作主人所吩咐的工,但今天主人卻問他:「你在這裡做甚麼?」正說明他現在所作的,並不是主人所期盼的,但神不是責備他,卻是藉這問題使他自省!是愛的呼喚,彷彿昔日神在伊甸園呼喚亞當:「人啊!你在那裡。」一樣,充滿愛和挽回。以利亞面對種種困難和失望,叫他在作僕人的職分上迷失了。讓我們想起昔日彼得與門徒,當主復活後,他們往提比哩亞海打魚一樣,他們重操故業,失卻了主曾向他們的吩咐和呼召的目的,但感謝主,祂在岸邊為他們預備餅和魚,供應他們,祂的慈愛總是領人悔改,祂更讓彼得重溫主的愛,激勵他往前事奉。今天我們也要自省:「我在這裡做甚麼?」今天疫情下,我們很多事情活動都要停止,好讓我們想一想:「我在這裡做甚麼?」就是我們人生活到這一刻,自己是否仍活在主對我的期盼和使命中?有否背道而馳?怎樣規劃自已餘下的人生?


仍舊自我

  以利亞在這靈性低谷的時候,恐怕已落在自我中心的情況,他回應神說:「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熱心;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你的約,毀壞了你的壇,用刀殺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個人,他們還要尋索我的命。」他一面在神面前控告以色列人。另一方面在神面前自義:為神大發熱心、只剩他一人忠誠於神。我們也許希奇在以利亞心中,為何認為在當時耶和華的先知中,只剩下他一人?他理應知道最少還有一百個耶和華的先知,他們被俄巴底收藏起來(王上十八13),他們不像以利亞這樣公開的事奉。那麼是以利亞忘記了他們?還是以利亞認為先知應是像他作轟轟烈烈的事,隱藏不是先知該作的事?

  「耶和華說:你出來站在山上,在我面前。那時耶和華從那裡經過,在他面前有烈風大作,崩山碎石,耶和華卻不在風中;風後地震,耶和華卻不在其中;地震後有火,耶和華也不在火中;火後有微小的聲音。」(王上十九11-12)當時的現象說明神不在烈風大作,崩山碎石,地震和火中,這些轟轟烈烈的事情中,神不在其中,神卻在低微柔和的聲音中,似乎神正要讓以利亞曉得,事奉不單只是轟轟烈烈的事工上,隱藏的事奉,也蒙神悅納,並賜下同在。以利亞聽見,就用外衣蒙上臉,出來站在洞口。忽然有聲音向以利亞說:「以利亞啊,你在這裡做甚麼?」(王上十九13下)當以利亞經歷神的提醒和啟迪後,神再問同一問題,希奇地以利亞沒有改變,以利亞雖曾見過神的大能,但他卻沒有真正明白,還是在堅持己見,他的回應仍是一樣!


授命交棒

  接著「耶和華對他說:『你回去,從曠野往大馬色去。到了那裡,就要膏哈薛作亞蘭王,又膏寧示的孫子耶戶作以色列王,並膏亞伯‧米何拉人沙法的兒子以利沙作先知接續你。將來躲避哈薛之刀的,必被耶戶所殺;躲避耶戶之刀的,必被以利沙所殺。』」(王上十九15-17)「你回去」是命令語法,新譯本譯作「你回去罷」,以利亞既然仍堅持自己的看法,神就命令他去作神的工,神命令以利亞要膏哈薛作亞蘭王,又膏寧示的孫子耶戶作以色列王,並膏亞伯米何拉人沙法的兒子以利沙作先知接續他。這讓以利亞看見立王廢王都在神手中,即或是外邦的王,都在神的掌管下。「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但四25下)並且看見神所命定要被殺害審判的人,怎也逃不了。同樣神所看顧的僕人,就如以利亞,縱然面對耶洗別的追殺威嚇,神仍是掌管祂僕人的生死!所以弟兄姊妹今天耶和華仍然是神,他掌管一切。面對疫症、社會動盪分化、生命的威脅、不公的事情,我們仍要知道祂是神,祂仍坐著為王。

  膏以利沙作先知接續以利亞,說明以利亞先知的職事快完結。邁爾弟兄曾用「勇士何竟仆到」來形容以利亞在列王紀上十九章的光景,一位曾在迦密山上大勝仇敵的先知,邁爾說:「現在正是最需要以利亞出面的時機,拆毁的工作已經開始了,百姓決心要作一番徹底改革,局勢已改變了,正開始轉向神,極需要他出來指導,使百姓終於他們的選擇,完成重建的工作……以利亞自從走錯了那一步,以後再也無法恢復他對以色列國的影響力,他失去了一個永不再來的機會,這是我們都當嚴謹思考的事情!如果我們片刻任己意妄行,就可能作出粉碎我們影響力的事情,而永遠將我們放在另一個地位上,那與我們繼續忠心所能得著的地位是完全不同的,作為兒女,我們可能得到赦免;但作為僕人,我們將永不能復職,也不能再像從前那樣被信任。」所以在這關鍵時刻,我們彼此勉勵,求神幫助我們,「因為還有一點點時候,那要來的就來,並不遲延;只是義人必因信得生。他若退後,我心裡就不喜歡他。」(來十37-38)。

  並且神回應以利亞,祂為自己在以色列人中留下七千人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與巴力親嘴的(王上十九18)。這一方面回應以利亞以為只剩下他一人作先知,並說明是神自己預備祂的僕人,不是人自己大發熱心就可以,神的僕人必需是神所揀選、預備和差遣,其他人也許不知,或許他們的服事不是明顯的、轟動的,但神自己卻十分淸楚,並且記念他們。這也提醒我們在神前要自卑,我們所知實在有限,更不要論斷、甚至控告別人。縱然以利亞或許知道一些先知被收藏起來,但他以為他們都是隱藏的,不像他轟轟烈烈站出來對抗亞哈,所以在他心中就只有「剩下他一人」作先知的想法。但作僕人最重要是忠於主人,就是不向巴力屈膝、親嘴,他們所作的事工無論顯赫或隠藏,仍蒙神悦納。所以,弟兄姊妹,我們對神向我們的選召,有否迷失了?以致神要提醒我們說:「你在這裡做甚麼?」

  雖然以利亞有他不足軟弱的地方,但以利亞的得勝是信心的禱告,他的職事是叫整個以色列國民回轉,這是非常重要的。他是活著被神提接的僕人,不經過肉身的死亡,並且他與摩西在變化山上與主一同顯然,成為先知的代表人物,這些實在是神對以利亞極高的評價!


結語

  昔日亞哈作以色列王,以色列國落在最黑暗的光景,神興起先知以利亞見證耶和華是神,盼望使以色列人回轉。今天同樣是關鍵時刻,主必快來,仇敵興起各方的攻擊、誘惑,但願我們都堅信耶和華是神,他掌管一切,縱使面對逆境疫情,祂仍是我們的供應,掌管我們的生命!盼望藉以利亞的一生,提醒我們恒久靠主,常常醒察自己,曉得今天「我在這裡做甚麼」,活在祂的旨意和使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