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沒跟大家見面,心裏很記掛着大家。特別是一些年長的肢體,因為年青的肢體還可以運用通訊科技溝通,年長的卻未必掌握得到。這些科技也有它的限制。現在大家可以透過電子屏幕看見並聽到我講道,但我卻看不見大家,不知道大家的反應如何,缺乏互動,感覺並不自然。過去的一段時間,實在感覺到人與人的隔膜愈來愈大。去年的「修例風波」使人與人之間出現仇恨和分化,現在全球流行的疫症則使人因恐懼而進一步孤立自己。人們盡量不出外、不接觸人,甚至有些人因防疫的原故要被隔離,許多大型會議和人多的聚會都要取消。聖經提醒我們在末後的日子,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因此感覺主回來的日子已越來越迫近了。

  馬太福音廿四章所記的有關主再來之前的預兆今日也一一應驗:包括假先知假基督的出現,民攻打民,國攻打國,到處有地震、饑荒,路加福音更加上瘟疫,並且人要彼此恨惡。很多跡象顯示主再來的日子近了。我們應該怎樣等候主再來?主在馬太福音廿五章接着講了三個比喻,都是提醒我們如何預備主的再來。


十個童女的比喻 (太25:1-13)

  這個比喻的背景是婚禮。當時的婚禮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說親,第二階段是訂婚,第三階段是正式的婚禮。在第三階段中,新郎由伴郎陪同到女方父家去迎接新娘子,在新娘父家興祝直至晚上,才攜同新娘子和一大班挑着燈的人浩浩蕩蕩的在街上遊行,然後眾人回到新郎家中舉行盛大的婚宴。因為是在晚上遊行,參加遊行的人必須自備燈火,否則便會被視為不速之客或盜賊。

  主在這比喻中提醒我們等候他再來的期間要儆醒,因為那日子那時晨,我們不知道。要怎樣儆醒?要預備足夠的油,好讓當新郎延遲回來時仍可以補充需要,讓燈繼續點亮。那五個愚拙的童女本來也有燈、也有油,但是他們以為油是足夠讓燈點亮直到新郎回來。豈料新郎比他們預期遲到,油用盡了,新郎這時才回來,以至他們要臨急去買油繼續點燈,錯失了挑燈參加遊行隊伍,繼而進入新郎家中享用婚宴的機會。她們買了油回來叩門時,新郎卻說不認識她們。這是否表示他們不得救呢?應該不是的,因這並不是救恩的門,而是進去享受婚宴的門。

  將燈點亮代表為主作見證。這是要付代價的,因為要去買油才可以點燈。十個童女都是願意付代價為主作見證的。只是那五個愚拙的童女沒有計算清楚。她們都有見證,但卻不能持續到主來。那五個聰明的付上額外的代價,不但燈內有油,器皿中也有油備用。所以最終可以進到新郎的婚宴中。

  其實十個童女都是願意付代價跟從主的。他們都以為主會快來,也希望主快些回來,所以便點亮着燈等候主隨時回來。讀這段經文的時候我感覺新郎對十個童女的要求是很高的,因為不單要求他們要有見證,也要求她們的見證要堅持到底,否則便會失去了享用婚宴的機會。大家有沒有去音樂廳聽古典音樂會?觀眾不單要有門票才可進場,還要準時。若是遲到,即使你認識那指揮,那守門的會說:我不認識你。要等奏完一首曲目才能讓你進去,可能已是半場休息時間,以至錯失了最精彩的一幕。所以我們服事主要堅持到底,否則便會前功盡廢。買了票也不能進埸,便十分可惜。

  聰明童女付出的代價雖然高,但卻是值得的。他們得的獎賞是與主一同坐席,是最高榮譽。因此有前面弟兄相信這比喻中的五個聰明童女便是啟示錄14章1-5節中在寶座前唱新歌的十四萬四千人。

  聖經說這些人未曾沾染婦女,他們原是童身。羔羊無論往哪裏去,他們都跟隨他。他們是從人間買來的,作初熟的果子歸與神和羔羊。初熟的果子通常都是最好的,因為吸收養份最快最多,所以也最早成熟。再看馬太福音24章40-41節:「那時,兩個人在田裏,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兩個女人推磨,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十個童女中也是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很可能那五個聰明的童女便是最先復活或活着被提的信徒,是非常蒙福的。主提醒我們要儆醒,使我想起藍培德弟兄的文章提到禱告上要儆醒不倦,就是在其他人仍酣睡時仍舊保持清醒作守望者,就是當發現油可能不夠用的時候便趕快去買,讓我們的燈可以繼續點亮。

  二千年前,保羅等使徒已說主快來,怎料過了二千年主還未來。我們要知道主遲來不是因為他耽延,是因為寬容我們,他不願有一人沉淪,但願人人都悔改(彼後3:9)。我們不要因為主遲遲未來便鬆懈,要不斷讓聖靈充滿能以不斷繼續發光。不要像那五個愚拙的童女,半途而棄,白費了我們之前的功夫。
按才幹分派銀錢作工的比喻(太25:14-30)

  這個比喻跟前一個比喻同是關於天國的,與獎賞有關。主要提醒我們要忠心運用主給我們的恩賜,殷勤不可懶惰。這裏對僕人的要求似乎比對童女的要求低,最少他們不用自已付出本錢去作買賣,主人已按各人的才幹將本錢供給他們。只要他們肯去運用便能夠得到主人讚賞。甚至他們若是稍為懶惰的,只將主人給他的銀子存到銀行收取利息,便可以向主人交賬。當然主人最後也是按多勞多得的原則去給予賞賜。並且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

  不要以為這些僕人只是代表有參與服事的肢體們,這些僕人是指着所有信徒。羅馬書6章22節:「但現今,你們既從罪裏得了釋放,作了神的奴僕,就有成聖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因此我們蒙恩得救的人都脫離了罪的捆綁,作了主的奴僕,所以我們每人都應該是服事神的人,並且主都給我們各人有各人的恩賜來服事神。我們都需要結一些果子歸給神。不要以為我只是平信徒便不用參與任何服事,這樣你便等於將你的恩賜埋在地裏,將來受主的責備,為又惡又懶的僕人。結局是被丟在外面黑暗裏;在那裏哀哭切齒。按前面弟兄的領受。這代表千年國度時的獎賞。若我們今天在世上的數十年,因貪一時的安逸而換來將來一千年的懊悔,實在是不值得。


綿羊山羊的比喻(太25:31-46)

  這個比喻是向萬民的,即包括信徒和非信徒。就着綿羊和山羊的分別,有解釋為教會中的真信徒和假信徒。他們的分別不在於他們作些甚麼,有沒有恆常聚會,讀經讀了多少遍。而在於他們生命的表現。綿羊和山羊都是羊,但卻有不同的生命,綿羊有綿羊的生命,山羊有山羊的生命,所以假信徒表現出來的生命,跟真信徒表現出來的生命是不同的。從他們生命的表現便能夠將他們分別出來。就是主說:「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裏,你們來看我。」(太25:35-36)「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40) 總括來說這就是彼此相愛,也是主的命令。若是真信徒必有主的生命,也會遵守主的命令,就是彼此相愛。因為這些事你們既做在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主身上了。結局就是承受那創世以來為我們所預備的國,就是要到永生裏去。相反那假的信徒卻要往永刑裏去。這是很嚴重的問題,因為關乎永刑與永生。我們有沒有主的生命?有沒有重生得救?若有主的生命必會遵守主的命令。我們有沒有關心弟兄姊妹的需要?還是輕看別人,彼此相爭,叫主的名被羞辱。主不是要求我們做大事,就是倒一杯水給弟兄喝主都會記念的。

  在今次疫症期間,石蔭家收到一些肢體送來的防疫物資,這些捐獻者有在本家聚會的,有從相熟教會送給我們的,更加有遠在美國西雅圖寄運過來的。不管他們的捐獻有多少或是否合用,他們記掛肢體需要的心實在激勵我們,主必賞賜他們。

  去年12月政府出了一個《2018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按政府對貧窮的定義,全港的貧窮人口原來有一百四十萬之多,即是說每五個香港市民之中便有一個生活於貧窮線以下。所以在我們需要留意我們身邊的肢體,實在有很多肢體是需要我們關心和幫助的。

  「親愛的弟兄啊,神既是這樣愛我們,我們也當彼此相愛。從來沒有人見過神,我們若彼此相愛,神就住在我們裏面,愛他的心在我們裏面得以完全了……這樣,愛在我們裏面得以完全,我們就可以在審判的日子坦然無懼。因為他如何,我們在這世上也如何。」(約壹4:11-12、17)

  各位弟兄姊妹,甚願我們等候主回來的時候,都能像那五個聰明的童女,成為初熟的果子獻給神,若我們沒有付代價的決心,錯過了主為我們擺設的婚宴,也不要將神給我們的恩賜埋在地裏,以免將來向主交賬時痛悔。即或不能得到千年國度的獎賞,也絕不可作個掛名的基督徒。真信徒必有主的生命,將來會進到永生;否則便要面對永刑,實在是很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