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分類: 主日信息2019

經文:啟示錄三章1-6節


  或許你也曾有過這樣的經歷,被一盆極美麗的花所吸引,但細看後竟發現是人工做的假花,它只具花之名卻無花之實。當我們讀這給撒狄教會的信,也發現相似情況,因為主責備她說:我知道你的行為,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你的行為,在我神面前,沒有一樣是完全的。換言之,她的所行、所表現的,名不符實。在給這小亞西亞的七教會中,主對這撒狄的責備可說是最嚴厲。主的話也實在給了我們極嚴肅的提醒。


一. 撒狄教會仍為金燈台

  因主責備的話,使人懷疑這教會到底有得救的人沒有。然而,感謝主,主對約翰說,你要寫信……達與……撒狄……教會。撒狄教會的使者仍是在祂右手中的七星,她仍是七個金燈台之一。不錯,以七教會為教會歷史七時期的弟兄們說,撒狄乃代表更正教時期的教會。由於在改革運動中,故然有信心的工作,但同時也有為抵制羅馬的專政,起來幫助改教的人,這些人中借用政治力量的亦不少,在加入國教的人中,自有一些非真信徒,未得救的人。但是在撒狄教會裏仍是有真屬乎主的,所以在主眼中,撒狄仍是主的見證。然而,並不因為她仍被稱為教會,主對她就沒有要求。反之,正因著她是主用重價買贖的,她仍是主所行走在其中的金燈台,所以,對她現在所顯的光景,叫主的心極難過的情形,就不得不給予愛的嚴厲責備,呼召她悔改。


二. 教會光景與失敗之因

  主的責備指出,她是教會不錯,但卻是失去了教會的實際,人在其中看不見基督,所以主說:按名你是活的,但其實是死的,這死並不是說她沒有生命,乃是沒有活出主生命的樣式。她的行為一點也沒有符合主的要求。所以主說:你的行為,在我神面前,沒有一樣是完全的。就地理言,撒狄位於幾條內陸的交接點,形成了繁茂的貿易交通中心,是個相當活躍的城市。教會在那裏也有相當多的活動。他們人多財多,有知識才能者也多,教會有不少的工作,也積極參予社群活動,對社會言,是個受歡迎的教會,然而,這在世人眼中看為活潑的,卻在主眼中是死的。這是否說,教會不應關心社會?不!問題的關鍵乃是教會所行的,是按主的意思還是憑人肉體的熱心。我們的主成了肉身在世上,祂關心人的需要,但祂所行卻是因聽見父所說的,看見父所作的,祂才說才作。祂知道祂為甚麼而作。然而撒狄教會,今天的教會,隨從人意,肉體的熱心而為者甚,真按主的意思行的有幾?撒狄教會沒有像別迦摩教會受到巴蘭,尼哥拉黨的教訓所侵擾,也沒有像推雅推喇教會受到耶洗別教訓的影響,亦沒有像士每拿受到逼迫。換句話說,他們生活在安舒環境中,在真理上相信也有相當的基礎,然而可惜的,他們卻在屬靈的生命上沒有長進,只停留在過去的認識,甚至只在宗教的傳統儀文上,因著世界的環境而落在肉體的活動裏,半點沒有顯出基督的生命,行為與主的旨意相違。

  何竟如此?主對他們說: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說……主為甚麼特別對他們提到自己為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我們曉得,七在這書中是特別的數字,也是代表完全之意。主的話顯然是提醒他們,祂是那位有完全的聖靈與完全的權柄的。是的,教會一切所行的,必須是根據於聖靈,與順服在主的權下,離此一切所作的,即便人看為活,在主卻是死的,人看為完美的,在主卻是一樣也不完全。這實在當是我們的警惕。


三. 主對撒狄教會的呼召

  主說: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樣領受,怎樣聽見的,又要遵守並悔改。對於這樣一個活躍的教會,安靜回想確是一個極需要的事。今天我們有多少安靜主前回想主恩,回想以往與主的關係?主說回想怎樣領受,領受甚麼?顯然是主的恩典,而從主的自稱,這恩典想必指聖靈。我們如何領受這恩典?豈不是因信麼?因著信我們蒙恩,也從主得著聖靈。我們聽見的是甚麼?自是主的道,主藉著使徒把祂的道傳給教會,主的道理當規模我們的思想,信心當與所信的道調和,並遵守之;也當順從聖靈,靠聖靈行事。然而我們是否已像撒狄的教會,失去了這應有的光景?若然,應當悔改。

  在第二節主說:你要儆醒,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小字作死)。儆醒,自然與打盹睡覺相對。歷史家告訴我們,撒狄曾有兩次被敵人攻破,一次在波斯王古列手下,一次是被安提阿王所奪。都只因他們不儆醒。他們的城建在山脊上,惜在古列的時候,一崗上哨兵帽子掉了,沿山小路下拾,卻被古列手下一小將發現秘道,夜間率兵而上,未料城堡空無防守,撒狄城就此被攻取。二百年後同樣的失守。主對教會呼召要儆醒,一面,免得連那僅餘的,將死的也失去。這是甚麼?我們不曉得,也許是他們對主還剩的一點信和愛,也許在真理上的持守。主知道他們,祂的呼召為使他們不致全然失敗,這是主的恩典,今天主是否也對我們有這樣的提醒?儆醒,也為主的再來,因主說,祂來像賊,若不儆醒,主來就錯過了,就像那五個愚昧的童女,因打盹,夜半新郎來了,她們才去買油,就失去與王同席了。今天主來的日子實近,我們是否儆醒等候?

  感謝主,雖然撒狄大多的光景都失敗了,但主的眼中還有少數得勝者。主說:然而在撒狄你還有幾名是未曾污穢自己衣服的。衣服在聖經中多代表行為,換言之,這幾名是保守自己行為不隨波逐流,不隨從世俗的。主說他們要穿白衣與祂同行。說明他們要從主得賞賜,因他們是配得過的。主不只看見這少數的得勝者,祂也呼召所有在撒狄中的說:凡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他們的名字也必不從生命冊上塗抹。在生命冊上塗抹,讀來好像名字有可能在生命冊被刪去。在這書中,給我們看見,名字若不是在生命冊上的,那日就必拜那獸(啟十三8),也必被扔在火湖裏(啟二十15)。但在這裏所說,顯然是在於強調得勝者,他在生命冊上的保證,因為主的話接著說:且要在我父面前和我父眾使者面前認他的名。主的呼召乃召我們儆醒,當像這少數的得勝者,要保守自己常活在主面前,不隨從世俗,常回想是怎樣領受,怎樣聽見的,且遵守,這來當主再來的時候,就必不因打盹被撇下。但願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主說:凡有耳的都應當聽。我們都能聽見,願我們實在能儆醒,我們的心切向主呼求:主耶穌阿!我願你來。


問題一:撒狄教會的光景,對照我們現今屬靈的生活,有否給予我們甚麼反省、提醒之處?
問題二:教會的事奉、工作,當如何才不致若在如撒狄的情況中,只按名為活卻主看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