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分類: 主日信息2019

經文:啟示錄二章12至17節


  主藉著約翰把所看見的,並這將來必成的事,寫下達與小亞細亞的七個教會。但主的話也說,要把現在的事寫出來。現在的事,顯然就是指著在時間裡的教會的光景。所以在寫給每一教會的信,主都先說到他們各自的情形。為甚麼要先給他們看見他們的光景?自然主是要他們能在主話的光中省察,並回轉,以預備好迎見主來。這不只是昔日這七教會的需要,也是今天我們的需要。對照這七教會的景況,來省察我們的光景,否則我們就不能進入像約翰一樣的,對主再來的渴慕,能對主說:「主耶穌阿!我願祢來。」


一. 主對別迦摩教會的稱許

  若以這七教會為教會歷史的七個時期,別迦摩教會就是指繼士每拿教會之後教會的光景。因著羅馬皇帝君士坦丁歸信基督教,所以教會就受到厚待,不再受到逼迫。然而,教會在自由裡,屬靈上並沒有因此而較先前更成長,反倒落在世界裡,與世界聯合了。但這樣的景況又豈止在第四世紀呢,歷世歷代,教會豈不也有著同樣的試探與危機嗎?

  正如主給其他教會的信一樣,主總是先看教會那叫祂的心滿意而稱許之。主說:「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處。當我忠心的見證人安提帕在你們中間,撒但所住的地方被殺之時,你還堅守我的名,沒有棄絕我的道」。「座位」原文指寶座,說到權柄、掌權者之所在。撒但的座位就是指牠掌權的地方。牠掌權的地方在那裡?聖經說「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約壹五19)。主也明言撒但是世界的王(約十四30),保羅說牠是世界的神(林後四4)。所以簡言之,有撒但座位之處,就是指現今的世界。主說「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處」。讓我們看見,別迦摩教會所身處的環境,他們所面對的實在是有著相當的艱難,罪惡、偶像充斥。就歷史言,昔日在別迦摩,實為充滿偶像敬拜之城,各式偶像祭壇、廟宇林立,她還是羅馬帝皇亞古士督受崇拜之處,別迦摩人為其立像建廟。而因種種拜偶像的禮儀更帶進了荒誕淫亂之事。試想神的兒女處在這樣的環境中,所受的是壓迫是何等的大?然而感謝神,主說:「當我忠心的見證人安提帕在你們中間,撒但所住的地方被殺之時,你還堅守我的名,沒有棄絕我的道」。可見這別迦摩教會所曾顯出的美麗。

  安提帕,意思一是像父親;二是反對眾人。這名字聖經中只出現在這裡。他也許是別迦摩教會的使者(負責同工),若是,他實在是一位好的長者,為父者作了神兒女的榜樣。又或只是一個普通的弟兄,如果是這樣,雖然在人看他好像事事反對,但卻帶給教會多有反省。他作神兒女榜樣的,他所反對的,無非是那從撒但來的教訓,他堅守的是主的名被高舉,持定的是神的道不被棄絕。感謝神,他的為主忠心不僅使他從主得著賞賜,也讓教會被提醒,並蒙保守不致墮落在仇敵的網羅中。可惜,當這安提帕為主殉道後,別迦摩的教會就失去持守之心而在真道上失落了。


二. 主對別迦摩教會的責備

  雖然別迦摩在主面前有她被稱許之處,但主仍指出她的失敗,呼召他們悔改。主說:「然而有幾件事我要責備你,因為在你那裡,有人服從了巴蘭的教訓。這巴蘭曾教導巴勒將絆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叫他們喫祭偶像之物,行姦淫的事。你那裡也有人照樣服從了尼哥拉一黨人的教訓」。關於巴蘭,民數記廿二至廿四章給我們看見,當以色列人進迦南時,路經摩押人之地,但摩押人因以色列人甚多,又聽見他們如何擊敗亞摩利人,就大大懼怕,心裡憂急。摩押王巴勒就重金禮聘巴蘭來咒詛以色列民。神攔阻巴蘭,但他卻因貪愛不義之工價,就接受巴勒之請。然而神卻使那咒詛的言語變為祝福的話。但這巴蘭之後卻教導巴勒王,以女色引誘以色列人,叫他們一同給摩押的神獻祭,百姓就與摩押女子行起淫亂,且吃了那祭偶像的祭物。因此惹了神的怒氣,以色列人就受了神的審判。現在在別迦摩教會中,也有人起來以巴蘭的教訓教導,引誘神的兒女行得罪主的事。雖然這是昔日別迦摩教會的故事,但就是今天,難道教會就沒有需要在此生發警惕之心麼?不是也有人教導神兒女們說,宗教豈不都為導人向善,也都相信有神,所以與不同宗教聯合何妨?不是也有人說,偶像算得甚麼?斷章取義說保羅不也曾這樣說過嗎?所以吃祭偶像之物,向祖先遺相低頭豈不只是孝道之表樣而已,天主教向馬利亞,向使徒的像祈禱,心也是向神的,只是對先聖尊重而已。所以如此行何妨?豈不知這正是犯了屬靈的淫亂,失去了向主那純一清潔的心(林後十一2-3)。主怎能不責備?

  主說「你那裡也有人照樣服從了尼哥拉一黨人的教訓」。甚麼是尼哥拉一黨人的教訓?這裡沒有言明,但讀經者根據尼哥拉名字的意思「征服人民」而推想,這教訓可能是教導教會當有一些所謂屬靈的制度。然而從上文讀下來,主說,也有人照樣服從了尼哥拉一黨人的教訓。似乎就這教訓也和巴蘭的教訓有相關處。所以這尼哥拉一黨人的教訓,也許是指著有些人為著自己的利益,歪曲了在上有權柄人人都當順服他的真意,說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羅十三1-2),去游說神的兒女敬拜君王的像,順從羅馬皇帝的要求。使教會落在世界的組織中,把神的道出賣了,引動神的兒女去順應世界的要求,叫教會與世界聯合。這樣的光景,主豈能不責備?


三. 主對別迦摩教會的呼召

  主是那有兩刃利劍的,16節說「我口中的劍」,顯然這利劍就是指主的話。經上說:「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來四12)教會在主話語的光中,若仍沒有看見所處的光景,在主面前的問題而回轉悔改,到那日主必用祂口中的劍,祂的話來審判。為此,主的話說「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不僅聽且當行,行主所要求的。若有聽見主的話而回轉向主,行主所要求的得勝者,那日主必將「那隱藏的嗎哪賜給他,並賜他一塊白石,石上寫著新名,除了那領受的以外,沒有人能認識」。主自己就是嗎哪(約六31,35,51)。白石上寫上新名,顯然說出主對得勝者的喜悅與賞賜,也說出他們所為主經歷的,永蒙記念。這實在是主的恩典。但願主今天就使我們能曉得分辨這世代,並分別自己作個主忠心的見證人。願主恩待我們。
 


問題一:對照別迦摩教會,我們今天屬靈的光景如何?是否有能被主稱讚之處?
問題二:處在現今的時代中,我們當如何分別自己,作個主看為忠心的見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