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分類: 主日信息2019

(第二堂信息)

詩歌:與我同住(464首)


  「那時、你們與基督無關、在以色列國民以外、在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並且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弗二12)


  「但願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將諸般的喜樂平安、充滿你們的心、使你們藉著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羅十五13)


  「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但基督已經從死裡復活、成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林前十五19,20)


  「等候得著兒子的名分,乃是我們的身體得贖。我們得救是在乎盼望。只是所見的盼望不是盼望。誰還盼望他所見的呢。但我們若盼望那所不見的、就必忍耐等候。」(羅八23-25)


  羅馬書是保羅在主後57年冬,至58年春時在哥林多所寫的。那時保羅已經完成了兩次的旅行佈道,並在於第三次旅行佈道之中。保羅要到三年後,才到羅馬。當年的羅馬帝國可稱世界第一強國(中國處於東漢初年),是世界政治,經濟,文化,科學,藝術,交通的中心。羅馬書除了把「因信稱義」的真理說得最清楚之外,也有許許多多的真理主題,「盼望」就是其中之一。也因為是寫給當年的首都教會,有特別的份量,所以對歷代的知識份子也成了影響力最大的書之一。盼望,不單只是當年基督徒在羅馬帝國的手下受逼迫才需要。教會歷史中,曾受逼迫的事件很多,直至今天仍是如此。就算是自以為幸福,沒有受外面逼迫的信徒,一樣需要「盼望」作我們日常生活的提醒和勉勵。神的話不是單對某些人說的,而是對歷世歷代所有的人,有耳有心的人的宣告和訓誨。


  自從始祖受引誘墮落犯罪以後,人是無望無救的。我們又不是神的選民,在神的諸約上是局外人,救恩無路。或者我們不完全認同自己是無望無救的人;不過,當神開我們的眼睛,我們在擘餅親近主,摸著主的愛和主的死時,許多弟兄姊妹都自發性禱告說自己是無望無救的人。


  一個近代無望無救的故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德國是全世界最先進最強盛的國家。當時德國的元首是希特拉。他是個很煽情,很有說服力的演說家;對群眾演講很有氣勢。叫當年的德國人深信他們是是強盛的國家,是最高等的文化,最優越的種族,應該成為全世界的統治者。但在戰爭靠近末期時,節節敗退;因為希特拉下令不可投降,許多城市都被炸為平地。那時有一個德國青年,正要進大學時被徵入伍。他目睹自己的城市漢堡被炸成廢墟,朋友們死的死,傷的傷。最苦的是發覺自己和千萬的青年人被謊言所騙。他的信念完全粉碎,煙飛雲散,國亡家破;跟著又被俘虜,送到英國的俘虜營去。他所有的信念,盼望;都破裂消失了;真的是無望無救。在營裡有牧師送他一本新約和詩篇。他在無事可作之下去讀,結果就得救了。在戰爭結束之後,他進大學讀神學。最後成為神學教授。他寫了一本400多頁的名著,名為「盼望神學」。他從無望無救中,成了講盼望最多的人。今年四月還過來香港,92歲了,精神還很好,講了2小時書。他在絕望之中,認識了使人有盼望的神,並終身事奉祂。我們有誰失望比他更大,絕望比他更深?認識了使人有盼望的神,今天祂就向我們呼召,叫我們前來就祂。


  這位弟兄名叫莫特曼。他也引一位日本的神學家,北森嘉藏的著作。北森在1946年兩個原子彈後,用耶利米書卅一章20節寫了他的名著,「神的痛苦」。為人的罪和救贖,愛世人的神,不單只自己痛苦,(父神有喪獨生子的痛);也有與人,代替人的痛苦(子神在十字架上的痛)。德日兩個自許為是優秀的民族,在戰敗,投降,亡國,經歷轟炸,原子彈之後,有人在經歷慘痛而寫出來,讓人類認識甚麼是盼望,神為我們而有的痛苦。「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十六18)「每次的打擊,都是真利益;如果你收去的東西,你以自己來代替。」(詩歌285首)


  世上所有的宗教,重點都在教人為善,給人盼望,解釋報應,賞罰,死後去處等。以人來說,盼望有稱為願景。有兩種不同的。第一種是不切實際的盼望,如我明天突然變為十八歲,或者明年以後天下太平,再無癌症等。唯物論者通常稱宗教的盼望是這種,所以只是暫時止痛的鴉片。第二種是有實質,權威,數據,科學證實的盼望和應許。例如銀行所發的鈔票。我們所信的,不是宗教,是永生,宇宙的全能者。並且是今生,現在,不是將來,死後才應驗的。我們現在就能有憑據,預嘗得到。小孫子和杏仁餅的比喻。信、望、愛的經歷。並且,人受教育幾千年了,知識大大增多,物質享受也有極大的進步。人比以前更快樂嗎?「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耶十七9)是2600年前南國猶大亡國之際所寫的。到了今天,所說的同樣一針見血。人的自私,詭詐,冷酷,怨恨等,何嘗因教育而改變?因為宗教是分別善惡樹出來的,叫人能知,卻不能行。我們所信的,並不是道理,宗教,而是生命之道,是生命樹出來的。人的生命改變了,才可能「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彌六8)寫於耶利米前一百年。


  教育,宗教,強國,文明,科學等,都不能使人有盼望。但丁神曲,說到在地獄之門外寫著「進此門者,摒棄所有盼望。」地獄是無盼望之處。有誰從死亡中回來告訴我們死後的事?雖然有人敢說自己不需要盼望,但絕大多數的人,是需要盼望,有自由的;並且是真實的盼望和自由,證據確鑿:可以經歷的盼望和自由。「所以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約八36。向罪自由,向邪情私慾自由。我們的神,是使人有盼望的神。我們的主,是死了,又復活的主。祂因我們的信心,將諸般的喜樂平安、充滿我們的心、使我們藉著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喜樂平安,是我們今天在世所能經歷的,且是所有信徒都應當經歷過的。


  在地上,信徒有主的愛和神的家,有勝過死亡,復活的生命,聖靈的每天引導和交通。其實,嚴格來說,這並不算是永存的盼望,不過是很短期的盼望而已。但是人多少時候,卻單單看眼前的,明天,甚至只是今天。所以就有「今天有酒今天醉」,明天懶得去想,實在也沒有可想可盼望的。難道我們就甘心如此混混噩噩過一生,沒有意義,沒有方向,沒有盼望的胡亂去活嗎?


  信主的人,不單單今生有盼望,來生和永恆更是有盼望的。主的話提醒我們,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我們應當清楚,目前,今生的喜樂平安,雖然可以存感謝的心來領受,卻仍然是短暫的。初信時可以滿足於今天的福樂,但好像一個剛學會走路的小孩,不過兩尺高,所見的極其有限。當爸爸把他扛在肩頭上時,所見的就遠遠不同了。這就是「只是今生有盼望」的缺憾。比眾人更可憐。我們不能夠停在這裡,我們需要長大成人,為主剛強作工,生活有力,不怕面對逼迫,引誘;在主手更有用,對主仇更勇。盼望,是我們前進的動力。所以神沒有留摩西,以利亞在平地;主耶穌也帶門徒上了高山。人看得越遠大,所能够承擔的也更多。在地上爬的螞蟻,永遠不能看見飛鷹所看見的。今天我們看見無人飛機,人造衛星的帶來的圖象,應該能明白這道理。


  「我們得救是在乎盼望。只是所見的盼望不是盼望。誰還盼望他所見的呢。但我們若盼望那所不見的、就必忍耐等候。」這裡的「得救」,不是指我們通常所說信主得救的得救。而是末日聖徒的得救,身體的得贖,是其中之一。是將來的,來生的事。所以是所不見的,但卻是確實的。神給我們一個「質」,「憑據」。「聖靈,是我們得基業的憑據,直等……得贖。」(弗一14)這是遙指將來,萬物更新復興,來生的身體得贖。十字架,耶穌的死,耶穌的復活,主每天與我們同行,內住的聖靈,信徒的見証,自己每天的經歷等,都是將來盼望的基礎。這是今天的預嘗,是神給我們現成的「質」,「憑據」,「揸手」。主未曾寵召之前,不要焦躁尋死。耐心等候,因為學習未完,工作未了。


  故此我們忍耐等候,直到路終。排隊輪到我們,主召我們去了,我們的信心就要變成眼見。「等候得著兒子的名分,乃是我們的身體得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