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家主日信息。2014年8月3日

經文:路加福音二章40-52節

詩歌:302首


  這是我手術後的第一次到荃灣家分享主日信息,感謝弟兄姊妹的關心和在早上晨更為我禱告。

  細看四福音,由耶穌降生至傳道的三十年間,記載耶穌所說的話就只有這一次:「豈不知我應當以我父的事為念麼?」三十年,一件事,一次講話,好像總結了耶穌傳道前的階段。這句話對我們有何意義呢?

 

一、豈不知

  意即應該知,但不知。約瑟和馬利亞以為耶穌走失了,便傷心地找祂。原來耶穌在聖殿裡與文士和老師談道。從這件事看,耶穌和祂的父母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約瑟以常理、屬肉體的層面來分析,耶穌應該是迷路了,作為父母,一定要焦急地找祂。但耶穌卻以屬天的看法回應:「豈不知」。馬利亞在懷孕前,天使已告訴她耶穌是神的兒子,是「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裡救出來」的那位,所以耶穌留在聖殿裡,以父的事為念,是理所當然的,馬利亞是應當知道的。又如耶穌說過:「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以屬肉體的眼光看,這根本不是福,而是苦,但祂就是教導我們要着眼於屬靈的喜樂。可惜,我們經常以屬肉體的辦法去待人處事。我教書已有三十多年,累積了許多經驗,大可運用各種行政方法來處事。學校每天要面對的問題層出不窮,諸如學生玩火、自殺、被邪靈騷擾,或需要心理輔導,我們都要召開緊急應變會議,最後還是與一兩位主內的老師一同禱告呼求主——人還能作甚麼?唯有仰望主,用屬靈的方法處理。

  按常理,耶穌當時只有十二歲,不應該在聖殿與老師談道。耶穌卻說:「豈不知」。父母害怕子女離開神,我們反問自己是否有教導孩子,用屬靈的方法面對人生問題?是否讓他在成長中以神帶領他的方法去處理事情?例如選校,我們是否只對高排名的學校趨之若鶩,對其他因素(包括宗教背景)卻視作等閒?我們是否真心的希望將孩子帶回主面前?很可惜很多父母卻只為兒女在地上的需要擔憂而忽略了兒女屬靈的需要。

  當我要入院做心瓣修補手術時,我深深的禱告主,希望不單單只是肉體得醫治,更希望在這次手術能經歷主同在的寶貴。手術後當我清醒後不久,因我沒有發燒及呼吸正常,所以護士很快就幫我拔去幫助呼吸的喉管。但一小時左右,我血裡的含氧量只有92度,於是護士要求我用呼吸輔助器用力呼吸以便達到98度或以上的水平,否則就要再在喉嚨插回喉管,那對我來說會是很辛苦的。於是我向主禱告說:「主啊!幫助我吧!我要經歷與你同在的寶貴。」禱告完了,便立時聽到護士說我的含氧度已升到98度了。我便哭了起來,因主真的讓我經歷與祂同在的寳貴。人生有甚麼重要過主與我在一起呢?

 

二、我應當

  意即理所當然。以父的事為念,是理所當然的。這是愛的關係,愛的催促,自然的流露。如你的兒子說:「我愛你,因為你給飯我吃,你喚我起床,你給錢我用。」這是父子關係嗎?耶穌說「我應當」,是指着父子關係而說的。假如我們心想親近主,肉體卻軟弱,只有還原基本步,跪在主面前禱告,讓靈性再次恢復過來。

  我曾經歷屬靈的低谷,神卻讓我深刻地經歷主的同在和大能。神藉着不同的環境,讓我們知道「應當」這樣作。我們是否願意踏上這條路?是否願意奉獻自己為主所用?還是愛自己更多?我們服事主,是因為愛的吸引,而不是因為主有甚麼金銀財寶。有人說:「如果天堂沒有主,它只是美麗的監獄。」

 

三、父的事

  有一次,耶穌趕走在聖殿裡做買賣的人,說:「我的殿必稱為禱告的殿。」(太廿一13)祂為着神的事而扎心。當祂快要被捉拿,經過聖殿時,便為耶路撒冷哀哭,也是為着神的事而憂傷。我們有沒有想過教會的需要,為弟兄姊妹禱告,為在神家勞苦服事的弟兄禱告?這都是神家的事。每逢週四荃灣家有禱告聚會,我們是否願意每月僅花上數小時去為神家的事禱告?讓我們效法主,常以父的事為念。另外,主耶穌升天時,吩咐我們要傳褔音給萬民聽,我們又有没有聽主的話去作呢?其實只要肯作的話,主就會應許與我們同在,直至世界的末了。你願意像主耶穌一樣關心父的事嗎?

 

四、為念

  少年耶穌在聖殿裡,又問、又聽、又念,十分尊重神的話。為念,就是記在心上。我想起詩篇第一篇,說到渴慕神的話語。我們真的要渴慕神話語的滋潤,這樣凡事都能順利;這不是指屬地的一帆風順,而是指實行神的旨意,即使遇上困難,也能靠主順利跨過。記得初信主時,我們青年聚會的弟兄姊妹會用金句咭背聖經,還有背經伴侶,彼此砥礪,這些金句成為我們在主裡成長的養分,非常寶貴。試想想,一旦有突發事情發生,是否有神的話提醒你,安慰你?

 

五、總結

  神愛我們,我們應當服事祂,與祂建立親密的關係,以祂的事為念,常常禱告,也努力學習祂的話語。這都不是儀文或規條,而是愛的回應,我們情願這樣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