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家主日信息。2014年7月6日

經文:太六5-13;賽六十三16;耶三19;路二48-49;弗四4-6;太十八19-20

詩歌:386首


  主禱文是新約中最著名的經文之一,是我未信主前已懂念的聖經。這段經文是主教導門徒禱告唯一的記載,但很奇怪我們很少在禱告中直念這禱文,就是新約聖經的記述中我們也未見門徒念這禱文。究竟主所教導的主禱文有甚麼作用?對我們又有甚麼提醒呢?

 

一、不應有的禱告

  這段禱文以「所以」開始,是連接上文所作的回應,從第五節開始主指出禱告兩處應留意的地方,然後第九節才是主禱文的內容。原來主的教導方式與當代猶太拉比(老師)的教導方式一樣,使當時已習慣其他拉比教導的聽眾容易明白。禱告本來是人向神的說話,應沒有固定的禱文及格式存在,但自由發揮的禱告又會產生問題,才會發展出固定的禱文範本,以供學習初時的使用。當代的拉比提出禱告的兩大問題,就是禱告中不應有「空話」及不要「順口溜的重複相同的話」。空話不是沒有內容的話,而是祗顧自己的話。在猶太人的米示拿中有兩個例子,若一個人的妻子懷孕,他仍禱告說:「願他的旨意是她生個男孩。」這是空話,因為婦人懷孕時,性別已為神所定,人說要男孩是因自己的願望而要神改變祂的旨意,所以是空話。另一個例子是一個在回家路上聽見哭聲,便禱告說:「願你的旨意是哭聲不是來自我的家人。」這也是空話,原因和前一個例子相同,更甚的是第二個例子是希望將自己所不願的事轉移給他人,並且是自己的鄰舍。

 

二、假冒為善的禱告

  主說我們的禱告不可像那假冒為善的人,愛站在會堂及十字路上禱告,故意叫人看見。「假冒為善」新譯本及新漢語譯本翻作「偽君子」,意思是他們本不是君子,但卻表現成君子的模樣,這字的原文字根是指在台上演戲的演員。耶穌說我們不可像演戲般的禱告,是表演給人看而不是說在神面前,所以主要人進內屋,關上門,也要關上燈,因為父會在暗中察看我們的禱告,意思是要我們明白禱告是我們與神的事,祗有我們的內心是向著神,神必然回應我們的禱告。注意這裡地點與環境不是主教導的重點,在山上、在人前、在屋頂上我們也看見主及門徒在禱告,所以不要說我們祗應在家中的禱告,在公開的場合便不可以禱告。

 

三、嘮嘮叨叨或絮絮叨叨的話

  『重複話』的原文是一個我們不大明白的字,因為全本聖經祗出現了一次,連古文獻也沒有出現。我們祗從這個字的組合理解為很多的話或重重複複的聲音,所以呂振中及新漢語譯本分別翻譯為「嘮嘮叨叨」及「絮絮叨叨」。弟兄們,有否想過我們的禱告在主面前祗是一些嘈雜的聲音,重重複複的說自己的話。主說我們的事父早已知道,所以不用重複自己的需要。那麼父所要的禱告是甚麼呢?主禱文就是主給人的範本,但主禱文的內容我們又明白多少呢?今天我們祗能交通第一句的禱文。

 

四、我們在天上的父

  按希臘原文的次序是「父、我們的、在天上」,若參考希伯來文的馬太福音,這段經文祗有兩個字,就是「我們的父」(avinu)及「在天上」(shebashamayim)。「父是我們的父」是以賽亞所說神的啟示,祗有神應許的彌賽亞才可以稱神為我的父,主在十二歲時在聖殿中對馬利亞的話,就稱神為我的父,表明祂是神所應許的那位。禱告開始的宣告稱神為我們在天上的父,表明我們知道我們的家在天上,我們的幫助也是從天而來。「我們」對猶太人是指十個人以上,是亞伯拉罕在創世記中對所多瑪的標準,主的標準是兩三個人祂便與我們同在,所以主禱文是教會群體的禱告,是關係到神家的禱告,並不是個人的禱告。


問題思想
1. 回想我們禱告的日子,多少的時候是在神的面前?我們的禱告內容又有多少「空話」呢?
2. 神是我們天上的父,我們是神的兒女!試想想父對兒女所要的是甚麼?天父對祂的兒女所要的又是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