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第359首

自伯大尼你與我們分手後

(僅供參考。影片版權屬Youtube)

 

 

 



自伯大尼你與我分手後,我心有個真空無可補滿,
我坐河濱,將琴掛在柳枝頭,你不在此,我怎有心鼓彈?
當我深夜孤獨安靜的時候,(此時我無忍受,我也無享受,)
不禁歎息,我想著你是多遠,我想著你應許已久的歸旋。


你的馬槽使我生無家之想,你的苦架使我無所欲喜,
你的再來使我懷未見之鄉,你的自己成我追求目的;
你不在此,喜樂已減它滋味,詩歌也缺它所應有的甜美;
你不在此,終日我若有所失,主阿!我要你來,我不要你遲。


雖我在此也能享受你同在,但我深處依然有個缺憾;
雖然有你光照,也有你撫愛,有個什麼我不知仍不滿!
平安裡面,我卻仍感覺孤單,喜樂時候,我仍不免有吁歎,
最是足意中間,也有不足意,就是我還不能當面看見你。


亡人怎不想見生長的鄉邑?俘虜怎不想見故國故人?情人分離,
怎不一心羈兩地?兒女遠遊,怎不思家思親?主阿!
我想看見你面的心意,還非這些人間情形可比擬;
現今在此,我無法見你丰采,是否只好歎息等到你回來!


主你能否忘記你曾應許,你要回來,接我與你同在?
但一天天又一年年的過去,我仍等候,你卻仍未回來!
求你紀念,我已等得好疲倦,而你蹤跡好像當初一樣遠!
多久多久還有多久的時候,你才應驗應許來把我提走?


日出日落,一世過去又一代,你的聖徒生活,等候, 安睡,
一位一位,他們已逐漸離開,一次一次,我們望你快回。
我主,為何你仍沒有顯動靜,天仍閉住,我們觀看仍對鏡,
我們在此依然等候再等候,哎呀,是否我們等候還不夠?


當我回想,我已等候多長久,不禁歎息,低頭獨自流淚,
求你別再遲延不聽我要求,現今就來接我同你歸回;
來罷,我主這是教會的求呼!來罷, 我主,請聽聖徒的催促!
來罷,曆世歷代累積的共鳴,我主,能否求你今天一起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