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徒生活短文】

在靈和真理裏敬拜

江守道


經文:

  約四:19-30「婦人說:『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們的祖宗在這山上禮拜,你們倒說:應當禮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耶穌說:『婦人,妳當信我!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們所拜的,你們不知道;我們所拜的,我們知道,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在靈和真理裏拜祂,因為父尋找這樣的人拜祂。神是個靈〔或無「個」字〕,所以拜祂的,必須在靈和真理裏來拜他。』婦人說:『我知道彌賽亞(就是那稱為基督的)要來,祂來了,必將一切的事都告訴我們。』耶穌說:『這和妳說話的就是祂。』當下門徒回來,就希奇耶穌和一個婦人說話。只是沒有人說:『你是要甚麼?』或說:『你為甚麼和她說話?』那婦人就留下水罐子,往城裏去,對眾人說:『你們來看!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莫非這就是基督麼?』眾人就出城往耶穌那裏去。」〔原文另譯〕

 

我們一同禱告:

  我們在天上的父,我們何等感謝、讚美你!你給了我們這個權利和榮譽,可以用兒女的身分來敬拜你。哦,我們實在感謝、讚美你,因你把你的兒子向我們啟示,我們在祂裏面和藉著祂就能成為真正敬拜的人。父啊,我們實在願意在這個時候,藉著你的聖靈,你來教導我們甚麼是敬拜。哦,但願我們能成為真正敬拜天上之父的人。主啊,我們實在是這樣願意,求你教導我們,藉著你的聖靈來引導我們進入這個真理。奉我們主耶穌的名求。阿們。

 

  我們的主耶穌離開猶太,要到加利利去,聖經說祂必須經過撒瑪利亞。祂到了撒瑪利亞,坐在雅各井旁,在正午的時候,有一個婦人來打水。主開始跟她談起話來,降卑自己去向她要水喝。因著那婦人對猶太人有很深的成見,她不想把水給主,祂就向她提起活水。在談話之間,主提出她所犯過的罪,並且指出她仍活在其中。就在她靈裏給喚醒的時候,她說:「先生,你必定是先知,請給我講講敬拜的事。我們在基利心山敬拜,猶太人卻在耶路撒冷的聖殿敬拜。」

  你們讀聖經,有時候或會疑惑主怎可能跟這樣的一個婦人談到敬拜這件事。那婦人活在罪中,並且不過剛剛在靈裏甦醒過來。肯定說,祂應當跟尼哥底母談才是。祂應當跟這個婦人談一下重生,因為她是一個罪人;反而應當跟尼哥底母談談敬拜,因為他是一個神學家。然而我們的主耶穌並沒有跟尼哥底母談論敬拜的事,祂反而跟一個罪人談論敬拜的事,因為敬拜並不是一樣學術的題目,敬拜乃是一種屬靈的經歷。一旦人靈裏被喚醒,進到他們心思中第一樣事情就是:我要怎樣敬拜?人被造是要成為敬拜的人。神創造人,給人有敬拜的本能。當然,那個本能應當是向著真神的。敬拜已經放置在人裏頭。甚麼時候我們的良心被喚醒,立刻而來的問題就是:我應當怎樣敬拜?我應當敬拜哪一位?

  因此,這個撒瑪利亞婦人的良心一被喚醒,她就立刻想到敬拜這件事情,可是她對此模糊不清。雅各井是在基利心山旁邊。為甚麼他們在那裏敬拜呢?歷史告訴我們,在尼希米的時期(見尼希米記十三章),當他回到耶路撒冷,就發現大祭司的孫子以利亞實成為波斯帝國撒瑪利亞總督和倫人參巴拉的女婿。換言之,這個大祭司的孫子違背了神的律法,與撒瑪利亞人通婚。因著這個攙雜,尼希米就把他趕出去。這個孫子就走到他岳父參巴拉那裏去,參巴拉把他女婿立為在基利心山所建的殿之大祭司,因為撒瑪利亞人跟猶太人沒有來往,猶太人跟撒瑪利亞人也沒有來往。因此,他們把自己的殿建在基利心山上,就在那裏敬拜神。

  我們知道撒瑪利亞人相信摩西五經,那就是他們的聖經。他們不接受先知書,只接受五經,並且他們扭曲裏頭所寫的。神告訴摩西去吩咐以色列的子孫,當他們進到應許之地以後,要立起一些大石頭,塗上灰泥,把這律法的一切話寫在石頭上(見申廿七:2-3)。在撒瑪利亞的聖經裏,他們把以巴路山改為基利心山。他們說律法是寫在基利心山,因此,那必定是敬拜的地方了。再者,當以色列的子孫進到應許之地以後,有六個支派站在基利心山祝福百姓,有六個支派站在以巴路山咒詛百姓。因此他們說基利心山就是祝福的山。基於這些事情,他們就把殿建在基利心山之上,並說那就是敬拜的地方了。從那個時候起,撒瑪利亞人再沒有到耶路撒冷去敬拜,而是在基利心山敬拜。當然,我們知道殿在兩百年之後被毀,但撒瑪利亞人依然在基利心山禮拜。

  這個撒瑪利亞婦人說:「我知道我應當敬拜,但我應當在哪裏敬拜?這個變得很混淆。我們說我們應當在基利心山禮拜,我們在此以前已經有悠長的歷史了,也有聖經的基礎(按照他們的解釋),但你們猶太人說你們必須在聖殿禮拜。」


舊約底下的敬拜

  為甚麼猶太人這樣說呢?在申命記十二章,神吩咐摩西在以色列人進到應許之地以後,他們要毀壞一切偶像、高處、雕像、叢林、和高樹,因為迦南七族在那些山上、高處和高樹底下拜許多偶像。神要在全地揀選一個地方立祂的名,以色列人必須到那裏獻祭。他們不能再像在曠野那樣,去到那裏就在那裏獻祭。我們曉得後來神揀選了耶路撒冷,但因為寫申命記的時候,還未揀選那個地方,撒瑪利亞人便說基利心山就是那個地方了。但你們讀先知書的時候,就很清楚,神所揀選敬拜的地方就是耶路撒冷,以色列人必須到那裏獻祭和敬拜神。每年三次,每一個男丁必須到耶路撒冷去獻祭和敬拜,這就是那律法。

  為甚麼神這樣吩咐他們呢?為甚麼祂不容許他們到自己所想的地方去敬拜呢?在律法底下,百姓跟神並沒有一種內在的關係,如果容許他們隨自己所想的地方去敬拜,他們會隨意敬拜任何的神祇,就會陷在拜偶像的罪和可憎的事物之中。我們在以色列的歷史看見這個,他們開始在不同地方拜不同的神祇,在神面前行了可憎的事,最終落到被擄的光景中。因此,在舊約底下,撒瑪利亞人照著他們的傳統在基利心山禮拜,而猶太人則按照神的話語,到耶路撒冷的殿裏禮拜。

  撒瑪利亞婦人有點糊塗了,但今天甚至對於我們來說,敬拜豈不也是一個很叫人混淆不清的問題嗎?在全世界,神的子民都在敬拜一位神,但卻有那麼多形式和種類的敬拜。這個把我們弄糊塗了,我們不知道怎樣敬拜神。在舊約的時候,敬拜是限於一個地方。撒瑪利亞人到基利心山,猶太人到耶路撒冷的殿那裏。因著空間的限制,也必定在時間上受限制,因為你不能一生都留在基利心山或是在殿裏。並且,受空間和時間限制的敬拜也無法完全。再者,在舊約的時期中,對神的知識也有限。他們認識神是創造主,或許也是拯救者,但他們不認識神是父。換句話說,他們對神的觀念乃是:祂是超越的,是遠遠高過一切的,因此你必須從遠遠的地方,帶著畏懼、戰兢,和敬畏、崇敬來敬拜。這裏面並沒有甚麼親密,並不接近,也沒有父親和兒女那樣的關係。舊約時期的人並不認識這個,那時候尚未啟示出來。因此,在舊約時期,就著時間、空間、知識等各方面,敬拜都是很受限制的。那是外在的,是教條化的,是遙遠的。這就是舊約律法底下敬拜的性質。

  如今,當主與這個婦人談話的時候,祂說:「婦人,妳當信我!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但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在靈和真理裏拜祂。」(約四:21,23)

  當我們談到敬拜這件事的時候,首先,我們需要看見一個時代的轉換。主說:「時候將到。」祂所指的是甚麼時候呢?乃是時代轉換的時候。換言之,在基督降生以前,那時是律法時代。在那時代底下,有一種敬拜的方式,但如今基督已經來到,時代就轉變了。不再是律法時代,而是到了恩典的時代。正正在我們的主跟這個撒瑪利亞婦人說「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之時,時期就已經轉換了。因著這個,時代已經轉變了。因此,敬拜的性質和方式也隨之而改變。

 

新約底下的敬拜

  在律法底下,猶太人必須在耶路撒冷的殿裏敬拜。如果他不這樣行,而嘗試在別的地方去敬拜,那在神的眼中是可憎的事。他會完全被神所拒絕。在撒瑪利亞人的傳統底下,他們必須在基利心山敬拜。如果他不這樣行,他就不是好撒瑪利亞人。然而時候已經轉變了!我們的主來到這個世上,因著祂的來到,再不是猶太人,也不是撒瑪利亞人,而是全人類。不在基利心山,也不在耶路撒冷的聖殿。敬拜的基本特性已經有了一個巨大的變化。不再是舊的,乃是全新的了。在新約底下,敬拜是基於一種新的關係,那就是父親和兒女的關係。當我們的主耶穌來到這世上,祂把對神的新知識帶來,那就是神為父。在祂來以先,對於人,神就是神,祂是他們的創造主,但如今主已經把父向我們啟示。在祂的一生中,那正是祂所要做的。「從來沒有人看見神,只有在父懷裏的獨生子見過祂。你們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見約一:18)

  祂不單把父向我們啟示,祂復活以後,也是這樣。祂告訴那婦人:「妳往我弟兄那裏去,告訴他們說:我要升上去,見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我的神,也是你們的神。」(約二十:17下)藉著祂救贖的工作,祂不單叫我們認識神是我們的父,更是叫神成為我們的父。今天,神真的是我們的父,而我們也真是祂的兒女。這是一種活生生的關係,是舊約底下的人所從來不認識的。這是全新的東西。甚至當主教導我們禱告的時候,祂說:「我們在天上的父……。」「你們的父在暗中看見,就必報答你們。」今天,在新約底下,我們在基督裏發現我們跟神的關係,對於我們來說,神不單是神。當然,祂仍是神,祂是我們的創造主,但比這個還要多,祂也是我們的父。有一種親密的關係已建立起來。在舊約底下,人把神看作神來敬拜,但在新約底下,我們把神看作我們的父來敬拜,這是全然不同的。當你以神作一位超越眾生者來敬拜,你就必須站得遠遠的來敬拜。你不敢靠得太近,你就是不能這樣,你必須離得遠遠的。但如果你來敬拜你的父,你來就近祂。你乃是在愛裏而不是在懼怕裏來敬拜祂。我們的敬拜是基於一種新的關係——父親和兒女。

  並且,在舊約底下,敬拜是受制於空間。你不能在隨你所想的地方去敬拜。你必須到指定的地方去,就是到耶路撒冷去,不但如此,你必須到殿那裏。如果你是撒瑪利亞人,你就必須到基利心山,那你就是好撒瑪利亞人了。然而,在新約底下,就不再是這樣了。不在這山,也不是在殿那裏,因為敬拜已經成為屬靈的事情了,我們乃是在靈和真理裏敬拜。如果是在靈和實際裏,那麼就再沒有空間和時間的限制了。敬拜是必須在靈和真理裏的。

  今天在基督教裏頭我們怎樣敬拜呢?我們是否明白在基督裏敬拜的性質呢?許多時候,我們在基督教裏發現人是用舊約的方式來敬拜神,因為人以為神是一位遠在億萬哩以外的神。他們以為祂是超越眾生的,祂並不是靠近的,因此,如果你想敬拜祂,你必須有一個地方。因此你們發現有一個地方叫作「禮拜堂」。如果你要去敬拜神,就要去禮拜堂。如果有一個禮拜堂,那麼就會有禮拜的時間。在那一天?當然在「禮拜天」啦!你在那個時候敬拜呢?就是在崇拜的時間。我們有一個崇拜聚會,那就是人來到敬拜的時間了。換句話說,敬拜過後,你就可以隨意做你所喜歡做的事了。

 

真正敬拜的人

  我們怎樣敬拜?我們用儀式和典禮來敬拜。我們必須有一座用特別方式建造的建築物。我們必須用幽暗、燈光、燭光、燒香、音樂,以及各種各樣的東西來營造一種氣氛,把人裏頭的敬拜情操抽取出來。我們用各種姿勢來表達那種敬拜。我們必須有一種程序來挑起敬拜。我們是用舊約的方式來敬拜神呢,抑或是用新約的方式來敬拜神呢?

  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父要尋找真正敬拜的人,就是那些在靈和真理裏敬拜的人。「真正」這個字的意思,不單是「這是真的」,更是「這是完全的」,或許最接近的翻譯是「理想的」。父正在尋找理想的敬拜者,就是那些在靈和真理裏拜祂的人。

  神的百姓是要敬拜神的,然而我們敬拜神的方式,就如在舊約時期的方式,這是何等可悲!如果我們是這樣做,你們認為我們是理想的敬拜者嗎?你們想這就是我們的父所要尋找的敬拜嗎?我們的父看見祂的兒女像外人一樣站得遠遠,並且帶著畏懼和戰兢來敬拜,你們想祂會否喜悅呢?你們想父會不會接受這種敬拜呢?你們認為現今父是否得著敬拜呢?如果我們回到神的話語上面,現今神我們的父有多少真正得著祂子民的敬拜呢?父正在尋找真正敬拜的人,就是那些在靈和真理裏敬拜祂的人。

 

神是靈

  奧古斯丁說神是靈。如果神是有形之體,那麼在山上敬拜神就是對的;如果神是有形之體,那麼到殿裏去敬拜神就是正確的。因為山是物質的東西,殿也是。然而神並不是有形之體,神乃是靈。因此,那些拜祂的人必須在靈裏拜祂。當然,聖經說神是靈,這並不是指到神的位格,而是指神的本質。神本質上是靈,因此那些拜祂的人必須在靈裏拜祂。在舊約底下,這是不可能的。在古時候,這是不可能的。對於基督來到以先的人,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們都死在罪惡過犯之中。

  「死在過犯罪惡之中」是甚麼意思呢?當保羅寫以弗所書時,他說「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見弗二:1〕,他是對以弗所人說的,而當時他們仍然活生生的。你不能跟死人說話,因為他們不能聽見。因此保羅說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乃是指著那些活著的以弗所人來說的。他的意思是:因著我們犯了罪,我們的靈就向神死了。

  在伊甸園中,神告訴亞當說他吃禁果的日子必定死(見創二:17下)。亞當和夏娃都吃了,他們的身體卻活了好幾百年。然而,在他們吃禁果的那一天,他們就死了。他們死在罪惡過犯之中,在他們裏頭的靈死了。神給人造了靈,在人的靈裏有一種本能叫作交通,叫作敬拜。神把人造成一個敬拜者,把敬拜的本能賜給他。因為神是靈,所以人被造的時候就有靈,就是藉著這個靈,人可以來與神交通和敬拜祂。然而,在人犯罪的那一刻,他的靈就向神死了。換言之,接觸被切斷了。然而,在人的深處仍然有那種敬拜的官能。儘管那個靈是向神死了,但它仍在那裏作為一個器官。它與神失去了接觸,無法敬拜神,它受了損害。然而,在那裏仍舊有痕跡,仍舊有敬拜的本能。因此,他們沒有敬拜神,取而代之,他們就敬拜魔鬼和各種各樣的偶像。自從人的靈向神死了,他們就不能敬拜神,因此他們開始用身體來敬拜祂,嘗試用他們的魂來敬拜神。但是他們的靈是死的,因此他們無法接觸神。他們只能遠遠的敬拜神,永遠也不能接近來敬拜祂。這是舊約的時期。

 

新靈

  感謝神,我們的主耶穌來了,並且在加略的十架上成就了救贖的工作!藉著所完成的工作,我們已死的靈得以向神再次活著,這就是重生。從靈生的就是靈(見約三:6)。在我們相信主耶穌和我們的罪被赦免以後,發生在我們身上的頭一件事,就是那個從前死在罪惡過犯中的靈,被聖靈點活過來,叫我們重生,我們立刻呼喊「阿爸父」。我們的靈立刻與神的靈接觸,敬拜就開始了。今天,我們能夠以神為父來敬拜,是因為我們的靈被更新和甦醒過來。因此,在新約底下,我們在靈裏來敬拜我們的父,這是可能的。換句話說,我們不再在肉體裏敬拜神。在古時候,人是在肉體裏敬拜神,也就是說,他們用身體和魂來敬拜,而不是用靈。那就是墮落的人。如果我們用身體來敬拜,我們就必須用這一切的禮儀來幫助我們敬拜神。有人必須俯伏在地上,他們必須用不同的姿勢,必須營造一種意識和想像,他們必須編造一種觀念來敬拜神。人用這一切的輔助來在肉體裏敬拜神,而不是在靈裏。

  我們的主耶穌說:「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所以拜我也是枉然。」(太十五:8-9)今天,敬拜不再是在肉體裏,乃是在靈裏。我們的靈,因著在神面前被更新和甦醒過來,如今能與神接觸,並且出於我們的靈,我們來敬拜同樣是靈的神。這是超越物質,超越心理,超越情感,超越理解力,並超越意志的。

 

意志的敬拜

  在歌羅西書裏頭提到意志的敬拜〔參二:23「用私意崇拜」〕。人可以藉著意志的敬拜來敬拜神。換句話說,我們下決心去敬拜神,認定神應當用此方式來敬拜的。意志的敬拜並不是真正的敬拜。意思並不是說如果我們在靈裏敬拜,我們的魂和身體就不投入其中了。它們當然有分其中!我們的靈需要透過魂和身體出來,但這卻是發源自靈的。很自然,我們必須用我們的嘴唇,否則,我們怎樣能把頌讚的祭來獻給神?我們必須用口、嘴唇來稱頌神。有人說他們是在靈裏敬拜神,因此他們就不張開嘴巴,一言不發。他們錯了。是的,你必須從你的靈來敬拜神,但這必須透過你的嘴唇說出來,也就是獻給神的頌讚之祭。

  我們不能說因著我們在靈裏敬拜神,就不用投入情感了。完全不是這回事。然而,這是來自魂的情感呢,抑或是來自靈的呢?如果是來自靈的,就必會觸動你的情感,也應當透過你的情感來表達。

 

思想的敬拜
  對於你的心思或是思想來說,也是一樣。如果不過是要營造某種高貴或是崇高的思想,就嘗試挑起想像,或是要在思想裏有基督的形像,有祂十字架或諸如此類的形像,為的是要叫你可以敬拜神,那麼,其中一定有問題。這就像必須用一個有耶穌像的十字架來挑起你對基督的同情。這是錯誤的。然而,如果在你的靈裏頭,因著與神有接觸,你就開始敬拜,這些就來到你的思想中,那麼,這就不是錯的,而是合宜的。那是對的。對於意志也是一樣。如果是從你的意志發起的,那就是錯的,但是如果是來自你的靈,你的意志就揀選神的旨意,然後你願意來配合,那就是對的。有時候,你來敬拜,你決意不張開嘴巴,而你果然這樣做,你不配合。你必須揀選神的旨意,你必須決意來敬拜神,但敬拜必須從靈裏而出。因此,要記得,今天我們要在靈裏敬拜。

 

心的敬拜

  如果你不太明白「靈」這個字,那麼就用一個你所明白的字:「心」。主耶穌說法利賽人用嘴唇來敬拜神,但卻心不在焉,因此,他們敬拜神也是枉然的。當我們敬拜神,我們的心必須在其中。不論我們唱詩,或是禱告,我們的心必須在其中。如果心不在焉,那不過是用嘴巴說些應酬的話。這不是在靈裏敬拜。這正是為甚麼在我們聚集以先,必須預備我們的心,必須確定你的心是對準神,是與祂和諧一致,是受祂的愛所感動的,要確定那並不是經過一個星期罪的迷惑之剛硬的心,而是一個肉心,一顆向著神柔軟的心。

  甚麼是靈裏的敬拜?這是與在字句裏敬拜作對比。在舊約時期,在猶太教裏面,他們憑字句來敬拜:「這就是作事的惟一方式。」然而,今天我們乃是在靈裏來敬拜神。這不再是拘泥形式的問題。如果我們是在字句裏敬拜神,那就是拘泥形式。每件事都是按著程序而行,但那是死的。我們是在靈裏敬拜神,並不是在字句裏頭。

 

在靈裏敬拜

  「因為真受割禮的,乃是我們這在聖靈裏敬拜神、不靠著肉體的。」(見腓三:3) 這句經文有兩種不同的翻譯。第一種是我們在靈裏敬拜神,也就是說我們運用我們的靈來敬拜神,不單是我們的身體或心思。另一種翻譯乃是我們藉著神的靈來敬拜神。在新約聖經裏,有時候很難分辨是人的靈抑或是聖靈。人的靈和聖靈是這樣連在一起,以致有時候你不能分辨他們。然而,我們仍然必須在靈裏敬拜神。

  在約翰福音第四章,「靈」這個字在英文是用小楷的。這是翻譯的人之解釋。當聖經寫成的時候,若不是全用小楷,就是全都用大楷。因此,大楷或小楷是在於翻譯的人之理解。在這裏,那個譯者覺得這是人的靈,因此就翻作「我們在靈裏敬拜神」(英文是用小楷),那也是真實的。

  在腓立比書第三章那裏,你會發現一個困難。有些譯者覺得這應該翻作神的靈,其他譯者卻覺得這應該是人的靈。因此,你有兩種不同的翻法,兩樣都正確。在靈裏敬拜的意思實在就是你藉著聖靈來敬拜神。這裏有很大的不同。如果我們說我們在靈裏敬拜神,卻忘記了聖靈,我們就會進到極大的難處和混亂之中。首先,我們不知道我們的靈。你知道你的靈嗎?還記得西庇太兩個兒子的故事嗎?當主經過撒瑪利亞的村莊之時,因著祂面向耶路撒冷,那些撒瑪利亞人就不接待我們的主。西庇太那兩個兒子到主跟前說:「他們不接待你,你要不要我們求神使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嗎?」主耶穌說:「你們的靈如何,你們並不知道。」(見路九:51-55原文)

  我們說我們在靈裏敬拜神,意思是我們的靈甚麼時候想做些事,我們就去做。然而我們是否知道我們的靈呢?我們不知道我們的靈,因為從我們靈出來的,可以是從神而來,也可以是從我們自己而來。我們不知道怎樣控制我們的靈。如今有些人說我們應當被我們的靈來控制,但實際上我們應當由聖靈而不是由我們的靈來控制我們。箴言十六章三十二節說:「治服己靈的,強如取城。」〔原文〕換句話說,要治服你的靈並不是容易的。你若能治服你的靈,這是一件大事。「先知的靈原是順服先知的」(林前十四:32)因此,我們在靈裏敬拜,但這是與神的靈合作的。是神的靈感動我們的靈,那就是敬拜發起的源頭。這並不是發自我們的靈,而是發自神的靈。因為神的靈住在我們的靈裏面,所以祂就叫我們的靈明白祂的心思。祂把祂的印象放在我們的靈上面,當我們的靈從神的靈接受這個印象的時候,我們就被神的靈感動。這就是我們敬拜的方式。

  在新約時期,我們在靈裏敬拜。這不是外在的事情,而是內在的事情。這不是一種形式,而是屬靈的事。聖經說神正尋找敬拜的人,就是那些在靈和真理裏敬拜神的真正敬拜者。當我們引用這節經文的時候,我們常常說:「那些人在靈和在真理裏敬拜神呢?」然而第二個「在……」並不在經文中。這裏有所不同。這是一個複合句,不是兩個連合句。換句話說,我們傾向把靈和真理分開。不錯,兩者是有分別,但我們不能把兩者分開。你不能分開他們。如果你這樣做,就會有問題。必須是靈和真理。我們常常以為靈就是主觀,真理就是客觀,在某種意義來說,這是對的。

 

在真理裏敬拜

  甚麼是敬拜?有人說敬拜是基於兩樣東西,一個是感受,另外一個就是觀念。敬拜是一種內在的感受,而那就是在靈裏。但敬拜也是觀念,有一個是你的感受所朝向的對象。因此,一方面在你裏頭有感受,另一方面在你面前有一個對象。感受是在靈裏,觀念是在真理裏。換句話說,當我們敬拜的時候,我們必須認識我們所敬拜的對象。關於撒瑪利亞人,經上說:「你們所拜的,你們不知道。」(見約四:22)這是虛妄的敬拜。我們必須認識我們所敬拜的對象,這就是為甚麼說我們必須在真理裏敬拜。

  甚麼是真理?關於真理,我們可以說兩樣東西。真理就是神的道。在約翰十七章十七節說:「求你用真理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當我們敬拜神的時候,我們必須按照真理來敬拜。撒瑪利亞人按照傳統、人的教導和古人的遺訓來敬拜。那是虛妄的,他們並不是在真理裏敬拜。猶太人根據律法來敬拜,律法是真理,但他們卻沒有在靈裏敬拜。可是,我們作為蒙主救贖的人,既有靈也有真理。因此今天如果我們要敬拜我們的父,我們必須按照真理,就是按照聖經來敬拜。你不能隨你自己所想的或是按照自己的意思來敬拜。我們必須按照神的話來敬拜祂。

  在約翰十四章,主說:「我就是真理」(第六節)。換言之,那是我們敬拜的基礎。我們怎樣認識我們所敬拜的對象呢?乃是藉著聖經。如果沒有聖經,我們就不認識我們敬拜的對象。我們對神所有的知識都是從聖經而來的,因此,敬拜必須以聖經為基礎。然而真理比這個還要更多。真理乃是有位格的,那就是我們主耶穌自己,祂就是真理。這寫下來的話語,藉著啟示,向著我們就成為活的話。如果單單有話而沒有啟示,那不過是字句,字句叫人死。然而寫下來的話帶著從上頭來的啟示,就成為了活的話。這就是基督,祂就是真理。因此,當我們敬拜父的時候,我們乃是在基督的實際裏來敬拜祂。或者換個說法,當我們敬拜父的時候,我們乃是把祂向我們所啟示的基督,回獻給祂。這就是聖經所講的靈祭。我們不是憑著自己、用自己的行為來敬拜祂。如果我們這樣做,就像該隱把田裏的出產獻給神。我們敬拜神,乃是把藉著聖靈的啟示,對我們成為真實的基督帶來。那就是敬拜。

  在新約底下,藉著基督所成就的工作,我們今天的敬拜跟過去的敬拜全然不同。我們敬拜神,不光把神看作超越眾生的,也是把神看作很靠近的;不光是創造主宰,也是我們的父。神尋找祂的眾子來敬拜祂,這就是我們敬拜的基礎。當我們敬拜的時候,我們是在靈和真理裏敬拜,不光是在靈裏,更是在靈和真理裏;不光是在真理裏,更是在靈和真理裏。

  很多時候,我們有許多感受,但裏頭卻很缺乏實質和觀念。說到觀念,我的意思不是說頭腦的概念,而是從啟示而來的知識,是對神在經歷上的認識。因著我們太少在生活中經歷基督,儘管我們可能有許多感受,但實在卻是很空洞。神沒有得著祂所應得的敬拜。另一方面,我們可以知道關乎神許多的知識,但我們可能對祂沒有多少感受。如果是這個情況,那就是死,並不是活的,我們的父就得不著敬拜。哦,我們何等需要看見這個:當我們來敬拜的時候,乃是要在靈和真理裏頭敬拜!因著這個,從我們的心中就發出愛戴和感讚。並且,我們也有實質的東西可以帶來給父,就是在過去的一週或過去的日子中,祂向我們所啟示對基督的認識。如果是這樣的話,父就得著敬拜了。

  主說:「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在靈和真理裏拜祂。」(見約四:23)時候已經轉變,因此我們不要用舊的方式來敬拜。不是在耶路撒冷,也不是在基利心山,我們乃是在靈和真理裏來敬拜。然後,主說:「父尋找這樣的人拜祂……所以拜祂的,必須在靈和真理裏來拜祂。」(見約四:23-24)不光是時候轉變了,敬拜的性質也轉變了。因此,任何不是在靈和真理裏的敬拜,都不是真實的敬拜。但願我們成為真正敬拜的人。

  在撒瑪利亞婦人聽見主所談的敬拜以後,她就留下她所帶來的水罐子,走進城去,說:「你們來看!有一個人將我素來所行的一切事,都給我說出來了。」藉著她的見證,城裏許多的人信了主。那撒瑪利亞婦人已成為了敬拜的人,因為敬拜不再在乎時間和地點了。敬拜是一種生活,敬拜是事奉,敬拜是見證。因此,主把那撒瑪利亞婦人從一個罪人變為一個敬拜的人。那麼,如果主能夠在撒瑪利亞婦人身上做這事,祂在我們所有的人身上也必定能夠做同樣的事。

 

我們一同禱告:

  我們在天上的父,你正在尋找真正敬拜的人。靠著你的恩典,我們可以成為這樣敬拜的人。因此,主啊,我們所禱告的,就是我們想把你所要得著的敬拜歸給你,我們要成為真正敬拜的人。主啊,求你教導我們怎樣在靈和真理裏敬拜。奉我們主耶穌的名求。阿們。


註:這篇信息《在靈和真理裏敬拜》(Worship in Spirit and Truth)是江守道弟兄於1980年在美國維珍尼亞州里次蒙市(Richmond, Virginia)的聚會中,所交通一系列關於敬拜的信息的其中一篇。是出自基督徒影音帶職事(Christian Tape Ministry)所出版的Worship一書(於1998年6月出版)。方形括號〔〕內乃譯者邱克倫弟兄之附註。